──让垂危的母亲看一眼良心犯儿子刘贤斌

无论是民选而出还是专制国家的领导人,上任之初,都要哇啦哇啦一通,一般情况,大家称之为“就职演说”。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陆,出现了这种情形:一个依仗暴力,把阶级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长期主张和实行阶级歧视、阶级斗争和阶级教化的极端集团和他的领导人,终于要“政治文明”了,终于要“私有财产不得侵犯”了,终于要“人性”、“人道”、“人权”、“人文社会”和“和谐社会”了。欢喜的人们曰:胡温新政。因为只是听到哇啦哇啦的,我以为那只能说是胡锦涛先生的“就职演说”而已。

重要的是,你现在就开始践行你的诺言,咱中国人就看重你,尊贵你,抬举你。现在,有一件对于你来说非常小而对于小民百姓来说是天大的事的,或许是你从善和善后开始的第一步呢,提请你注意。

四川省遂宁市,有一位年轻人,名字叫刘贤斌,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管理学院经济系87级学生。因为矢志不移地主张和推进“人权、民主、宪政”运动(包括你新任上入宪的几乎全部内容),被你的前任多次迫害,1999年8月又判了13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现关押于四川省大竹县监狱101信箱附6号。刘贤斌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和多元互动”的原则推动渐进的社会民主化进程,在国内国际上有很好的声望。在监狱里,除了坚持自己的信念不动摇以外,他服从管理,帮助其他在押人员学除音乐以外的各种文化知识。他的母亲,一位普普通通的中国女性,一位虔诚的基督信奉者──邓代辉女士,因儿子的缘故,忧劳成疾,患肺癌、骨癌,现已到晚期,医生停止供药──没治了,生命垂危!老人的唯一愿望是:见一见儿子,见一见贤斌!

刘贤斌先生的亲友将这种情况反映给四川省遂宁市国安当局,答覆是:“自己直接到监狱去。”刘贤斌先生的亲友多次发电报到监狱和管理部门反映这种情况,没有一点回音和回应。

胡锦涛先生,刘贤斌先生的母亲及其亲友希望他们母子在这种特殊的时刻见上最后一面,是符合监狱管理规则和章程的吧?这种见面,不会危害到你和你的党的利益或统治基础吧?那么,你的同志、战友、部下,为什么会这样缺少起码的人性、人道、人文味道了?难道中国监狱要尊重人权、实行人文和文明管理的张扬仅仅是又一种欺世盗名?难道在你的治下,还要实行“毫不留情,打翻在地,踏上一只脚,要他永世不得翻身!”吗?

但愿这种非人间才发生的非人道非人性行为不出自你的本意。因为此,将此事公开,让你知道,并希望你作出反应,莫让老人家的愿望落空,莫让其亲友遗恨。

胡锦涛先生!请你践行你“新政”的诺言:文明、人权、人文与和谐。

这样做并不难,比如现在就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吩咐一声就搞定!

刘贤斌先生母亲邓代辉女士的电话:86-825-XXXXXXX

请所有信主爱主的人们为她和他的儿子祈祷:

那为义之人,那生育了义人之人,有福了!阿门!

2005、4、24

《新世纪》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