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家速食店等候一碗芽菜面条,服务生递过一张报纸。噢,2002年7月1日,今天,是中国共产党81岁生日了。头版仍然刊载一些据说是伟大的身躯和伟大的文化、先进的生产力以及最广大的利益之类。得承认,不少时候,我们空闲得很无聊,但除非无聊到象有发情之猫撕扯我们的心,这时我们需要用更无聊的东西来修炼自己,或许我们会这样选择:看它们,看下去。

翻检着看,或许会有一些内容,近二、三年来,在一些版面上,总有那么一些记者、编辑蠢蠢欲动,要恢复自己作为一个记者的良知与正义,或者为了报刊还能留下一些读者,在那些不那么显眼的版面,报道出一些并非本省市的真正的中国的事件。这种努力是艰巨的,代价也是巨大的,然而是在继续进行的。

遇难矿工遭抛尸野外

昨日在废弃窑洞和路边山沟里发现了12具尸体

这个标题很夺人眼目,说是新华社繁峙6月30日电,“6?22”事故发生8天后,“死不见尸”的遇难者尸体又找到了12具,加上原先的2具,遇难者尸体已达到14具。

出了安全事故,尸体找不到,在其他国家也有的吧。“9?11”事件,也有不少失踪的遇难者。可我们不能这样地比较。看,新华社记者面对的第一组6具尸体,是在距事故发生地10公里左右的繁峙县金山堡乡下涧村一个被废弃的砖窑的窑洞里,外面用尼龙袋堵住了洞口。另一组6具尸体也在距离事故发生地10公里外的繁峙县柏家庄乡的路边山沟里。

在无神论唯物国,相信诈尸或这样的诈尸奇迹的人决不会太多。黑心的矿主在有目的有计划移尸!

尸体居然由家属找到,繁峙公安局行为蹊跷

黑心的矿主,为了一己私利移尸,或许能够为人想象得出来。然而,12具尸体要不为人知地分头移走,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不说这矿主的黑度和胆大胆怯以及智力高下。

华商报说,6月23日凌晨4、5点钟,事故金矿的负责人派车把岚皋县遇难矿工家属从矿上拉走,后面跟了一辆神秘的北京吉普车和两神秘人,这让痛失丈夫的妇女王显翠深刻脑里。正是这位王显翠和其他几位死者家属,在一位叫储刚的岚皋县法院的副院长的配合下轻易找到了远离事故发生地10余公里的尸体。

这些矿工其实并不是国际意义上的工人阶级,他们是中国意义上的农民,说是素质低下,不具备享有民主的能力。在乡下,他们不能自治自己的乡镇,政治和经济权利都被无耻地剥夺,只好背井离乡去作苦力。打工的苦力是没有人关怀的,官府和企业主的勾结不是秘密,所以,雇佣关系中,被雇佣方处于极端的劣势。他们没有自己的工会组织,那是签署了《经济、社会和文化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中国所不容许的。

再说那些同样被指认为素质低下,不配享有民主权利的乡下女人,比她们的丈夫的素质,好象更应当低下得多。在繁峙县公安局无法找到他们遇难丈夫尸体的情况下,却自己找到远离事故现场10余公里外的尸体。难道是王显翠们的素质突然提升了不成?或者王显翠们并非是中国土壤里生长的素质低下的贱民?

在万般无奈下出警到现场的繁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赵银虎(音),被这帮死者家属质问:“爆炸发生的当天你就赶到现场去了,为什么那么快就走了?你们11点离开,矿上的人很快就搬运尸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队长一言不发,赵队长迅速走开。

象王显翠这样的中国人,或许素质还在低下着,他们或她们只是开始了用自己的眼光看事事,刁钻古怪起来,所以让繁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赵银虎之类的智民无言以对。刁民,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因而是需要严防的,必要和方便的时候,不妨打击打击。

蹊跷呀,真是蹊跷呀,12具尸体会移动,分批、等数量、分方向移动10余公里。乡下人不懂什么公里,只说里,就是20多里。

新华社记者说是隐瞒特大矿难事故,说在早前月余有山西富源煤矿事故也被隐瞒,还有其他事故的隐瞒。我们还知道,去年,因为特大安全事故,罢免了一位省级大官儿。这样基础上来理解,就不困难。

谁是这个事故被隐瞒的最大受益者,谁就是这桩抛尸案的主谋,当然,还有一帮没有人性的帮凶从犯。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性、德行和智力都靠不住,所以,这一帮主要的和跟从的应当说是犯罪的犯罪嫌疑人,以不可辩驳的事实表明:以德治国呀,三讲呀,将资本家拉进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呀什么的,不可能代表广大的利益,也不是什么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以及正常智力。

继所有金矿被令停产后,数千名矿工又被遣散,出事矿区,昨“清山”

中青报、华商报说,山西省政府高度重视了:6月23日,事故矿区全部停产;6月30日“清山”——所有矿井被填、设备拆除、地面建筑拆除,数千名矿工被就地解散而不是被遣散,因为工资得不到结算,回家的路费钱也没着落。记者们这样告诉我这个读者:“山梁上站满了面色沉黯的矿工……一堆刚刚拆除的矿山设备前,两位四川人啃着方便面相对饮酒,他们还在庆幸可以活着回家。”

怎样回家?回家后还出来吗?

啃着方便面对饮的四川人,你庆幸可以活着回家的时候,是否为死难者你的同伴伤心流泪?即使没有,我也不好责怪你。我只祝福你,如果有下一次、下下次,你也能够有这样的庆幸……

但我更愿意祈祷,上帝呀,你还是眷顾一下这片土地,尽管那些生命被指引坚持唯物无神主义。

同时,我也愿意祈祷:人权呀、自由呀、民主呀都来到!靠头版头条上那些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以及81岁的、与资本家相结合的、共产的人们,虚妄!

《议报》第51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