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罗宇的信进行恶意解读,对文革道歉行为作无端指责,对一切体制内可能认同民主的人士与可能为推进民主作出的努力予以一概否定,这等于是去堵住那些意欲向善与追求民主的人的路,这样做的人应该称之为“堵路党”。堵路党虽然有的是官方的,有的是民间的,但他们似乎配合很默契。他们既堵文革参与者认罪的路,也堵当权派可能走向民主的路,甚至他们还屡屡堵民间民主派的路。他们对民间一切探索推进民主的尝试都进行质疑甚至刁难,极力打击孤立那些敢于为实现民主付诸努力的人士。“帕格尼尼咏叹调”的帖子就是一个典型的堵当权派可能走向民主的路的帖子。当然,堵路党并不一定是特务、五毛,但他们客观上起着特务与五毛的作用。

12月3日,香港《苹果日报》刊登了中共前重臣罗瑞卿的儿子罗宇写给习近平呼吁其推行民主的信。当时不少人对这封信将信将疑。 接着网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帕格尼尼咏叹调”写的黑这封信的帖子:“其实这封信无所谓真假,用意在于栽赃习。你不想民主,所以我劝你民主改革。你若听劝,民主改革成功,你也不过是听劝的,真正有智慧有见地有良知的还是我这劝言者。若民主改革没成功,那你看我当初怎么劝你的,你就是不听,现在你害国害民罪过了吧。所以民主成功与否,习都是坏人,这才是此信真正用意。”

这个帖子采用一种“殊途同归”的分析手法,各种情况都推出同一个结论,看上去挺有道理,能够迷惑一些人。但是按照这个帖子的逻辑推下去,其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它得出的是这样的结论:既然习不管怎样都做不了好人,只能做坏人,那就别再费神想着做好人了,就顺其自然做个坏人吧,趁早能贪的就贪、能玩的(主要指女人)就玩——这就是这个帖子的真正用意。也就是说,写这个帖子的人,就是希望习近平不要推行民主。看清楚了这一点,也就能够更好地解读这个帖子了。我在转发这个帖子的时候,特意作了一点解读提示。

其实这个帖子的逻辑根本就不严谨,这里我就不具体分析了,这份作业就留给大家自己去做吧。

那么是谁不希望习近平推行民主呢?当然是中共里面的顽固派。中共里面的顽固派是掌握着较大的权力的,对于这个帖子的真假他们完全可以查清楚,如果它是假的,那就直接说它是假的就行了,那么这封信的作用就完全消除了。如果这封信是真的,你却说它是假的,那么当它被证实是真的以后,这个帖子的话也就不会被人们相信了,起不到作用了。其实这封信的真假是很容易证实的,也肯定会有媒体有兴趣去证实。所以,这个“帕格尼尼咏叹调”不敢说这封信是假的,但也不愿意说它是真的,于是就避开信的真假问题,说“其实这封信无所谓真假”。

12月5日,新唐人电视台播出了对罗宇的采访报道,这封信的真实性被完全证实了。那个“帕格尼尼咏叹调”也许在暗自得意幸亏没说它是假的,否则他后面那一番话也没人信了。

中共里面的顽固派为什么要抛出这么个帖子来呢?如果习近平根本就没有推行民主的可能,那么中共里面的顽固派就没必要花这个心思写这么个帖子。所以,这个帖子的抛出至少说明了中共里面的顽固派也不能肯定习近平究竟想不想推行民主,并且是对此颇为担心。

有意思的是,民间的民主圈里却有不少人坚称习近平绝不会推行民主。那么到底是民主圈里的这些人更了解习近平还是中共里面的顽固派更了解习近平呢? 我在《从纪念胡耀邦看政治分水岭》一文中曾说过:“中共在拚命地分化民主阵营,民主阵营的某些人却在拚命地让中共团结一致。”同样,中共里面的顽固派在担心习近平走向民主之路,民主阵营的某些人却在坚称习近平绝不会推行民主。这些现象堪称中国当前民主斗争中奇异的风景线。

如果习近平真想推行民主,那么应该是早有此心、早有准备,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帖子而改变心思和计划。那么这个帖子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误导民主圈里那些头脑简单的人?这没什么意义,这样的观点早已在他们脑子里根深蒂固了,何况这些人也起不了什么作用。顽固派更需要误导的是红二代中以及体制内的那些非顽固派,或者叫中间派,他们既不反对民主,又不是很积极地支持民主,并且多多少少有一些顾虑,怕被清算,怕发生文革式动乱,因此是容易动摇、容易被误导的。红二代里有些人并没有直接参政,文化水平也不高,对政治不太了解,更谈不上有什么政治智慧,加上跟习近平交往不多,对他不怎么了解,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因此有可能会被一些看似有道理实则是歪曲蛊惑的话误导。体制内也很多是酒囊饭袋。再说,反正这种帖子能骗一个算一个。

习近平如果想推行民主,当然是得到越多的红二代和体制内人的支持就越好。而减少红二代和体制内人对实行民主的支持,就会增大习近平推行民主的难度。 罗瑞卿是中共元老中有一定威望的人,他的儿子罗宇劝习近平推行民主,当然会对红二代们产生很大的带动性影响。如何消解这种影响呢?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把这种劝说歪曲成别有用心,说成是给习近平栽赃的,于是那些头脑简单的红二代和体制内人就会认为,一来罗宇不是真的支持民主,二来习近平也不会去做推行民主这种“傻”事。

体制内以及红二代里,事实上有一些人是支持民主的,还有一些谈不上支持,但也不极力反对,在一定的情况下也许会做出一些对民主有利的事。不管他们在推行民主方面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反正,让他们在这方面不发挥作用以及尽量消解他们的作用,正是顽固派们想做的事情。因此,误导红二代里和体制内那些中间派,就是这个帖子的根本目的。

当然,习近平也不一定就是要推行民主的,但是,让红二代里和体制内那些中间派不支持民主,这对顽固派来说肯定是好事。 有意思的是,民主圈里竟然也有不少人在配合那些顽固派、帮他们的忙。 如果仅仅只是坚称习近平绝不会推行民主,这倒也没什么,人人都应该有表达看法的自由嘛,但是,对那些认为习近平可能会推行民主的同仁进行辱骂,这就有点过分了。 比这更严重的是,有些人把红二代、体制内的人统统说成是有罪的、是顽固派,由此而对体制内的人以及红二代们一概不相信,把他们的所有言行都往坏的方面去解读,对他们的一切做法都表示反对。最典型的就是对陈小鲁、宋彬彬等人的文革道歉这种善意的行为也作恶意的解读。固然,文革道歉有他们为自己利益考虑的成分(谁不为自己利益考虑呢?),但不管怎样,这种道歉行为是有利于社会良性发展的。你可以不为之鼓掌叫好,但也不应该作恶意解读、进行指责。对文革道歉这样的行为作恶意解读、进行指责,等于是去堵住那些曾经有过罪过的人向善迈进的路,所以我把这类人称之为堵路党。 堵路党虽然有的是官方的,有的是民间的,但他们似乎配合很默契。他们既堵文革罪人的路,也堵当权派的路。“帕格尼尼咏叹调”的帖子就是一个典型的堵当权派的路的帖子。当然,堵路党并不一定是特务、五毛。

无论习近平是否会推行民主,中国都必将走向民主,这个历史潮流是无可改变的。习近平愿意推行民主当然是好事,民间的民主人士当然也希望他能走出这一步,但希望不等于“寄希望于”,不等于幻想他会这样,我们还是要走自己的路,靠自己,无论将来是怎样的情况,公民力量的壮大都是有利于社会良性发展的。但极力否定“习近平会推行民主”,则是不必要的,去堵他推行民主的路更是不对的。

堵路党甚至也堵民间民主派的路,例如秦永敏先生发起的和平对话。有的人说:“对话是要在实力均衡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人家有枪炮坦克刀把子,你拿什么跟他对话?”这话看起来挺有道理的,那么我弱弱地问一句:“咱们平时老说对侵犯人权的家伙一定要清算!那么咱们又凭什么去清算呢?”你一定会说:“清算是指推翻专制政权以后,不是指现在。”那秦永敏先生的和平对话也没说一定是现在就对话呀,他只不过是打着这样的旗号凝聚力量而已。也许有人会说:“秦永敏又失踪快一年了,和平对话这玩意儿就别再提了,行不通的。”那我又再问一句:“有哪种抗争方式没有被抓过人的?连律师都抓了,连跑到国外去的都抓回来了,是不是这些都行不通、都不能再干了?” 中国人的逻辑大多是用在别人身上的。

事实上,秦永敏的玫瑰团队目前在徐秦女士的带领下仍然很活跃、在不断壮大。 你自己爱走什么路走你的就是了,你去堵别人的路干嘛呢? 此外还有非暴力运动,等等,都有堵路党,凡是有利于民主之路,几乎都有堵路党,大有无路不堵之势。但是,不管堵路党怎么堵路,都堵不住专制灭亡这条路。

2015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

首发于《民主中国》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5995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