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金正恩负气撤乐队,牡丹峰戏弄习近平

Share on Google+

话说东亚大势,闹久必静,静久必闹。其中最能闹的,当属北朝鲜当今“伟大领袖”金正恩。

中朝音乐搭台,外交唱戏

不久前,朝鲜牡丹峰女子轻音乐团、功勋国家合唱团前来北京献演,音乐搭台,外交唱戏,这本是一件好事。自朝核危机爆发以来,朝鲜一意孤行,中朝关系每况愈下,中国付出了近百万人的生命牺牲和数不清的经济援助所换来的“中朝友谊”渐渐变成了中国政府的“负资产”。金正恩二○一一、习近平二○一二年上台以来,作为互为唯一盟国、相互间负有条约保卫义务的两国最高领导人(一九六一年签订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规定两国负有战时相互进行军事支援的义务,该条约经两次自动延期至二○二一年到期),迄今尚未见面。不是不想见,而是不能见,金正恩不仅瞒着中国莽撞进行核试爆,而且还杀掉了主张效法中国改革开放的“二把手”、亲华派姑父张成泽。显然,他丝毫不考虑中国的感受,更压根儿不打算向中国的立场靠拢,与习近平“相向而行”。而习近平的强硬姿态也非和事佬胡锦涛可比,习对朴槿惠待如上宾,与安倍晋三也已数次相见,连六十多年互为仇寇的台海两岸也开了习马会,周边国家几乎跑了个遍,可就是不答北朝鲜的茬,就是不请金正恩访华,而且还要断你的油路,扣你的粮饷,看你小子嘴巴还硬不硬,心里还服不服。

习近平“九三大阅兵”,金正恩为发泄对中韩亲近的无比嫉恨,气急败坏在三八线上闹事,指着韩国骂中国。但习近平似乎并未生气,相反,打算放他一马。一个月后的十月六日,中共派刘云山率高规格代表团访朝送温暖,参加了劳动党七十周年党庆阅兵式。这是习上台后中共政治局常委首次访朝,中国主动示好,意味着中朝关系或将触底回升。牡丹峰乐团、功勋合唱团之访华演出,正是刘云山访朝与金正恩亲自敲定的象征两国关系升温的重要戏码。小小一场演出,背后是两国最高领导人在操纵。

牡丹峰乐团临演出拂袖而去

这个牡丹峰乐团在朝鲜可不简单,它是由金正恩亲自组建、李雪主亲自指导、玄松月亲自指挥的轻音乐团,清一色的窈窕淑女,秀色可餐,其中不乏可以“通天”的人物。金正恩很熟悉中美乒乓外交典故,也曾想东施效颦,向美国发起篮球外交,可惜不入奥巴马的法眼。此番牡丹峰访华,女孩子们身上担子不轻,寄託着“伟大领袖”音乐外交、美女外交的厚望。在金正恩而言,此访或有“如朕亲临”之感,他的初心,应该是不想把事情办砸的。

然而,让全世界愕然惊诧、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牡丹峰乐团于临演之际竟拂袖而去,这场情人复合的春梦,终于变成了怨偶分手的闹剧。关于罢演的原因,中朝官方都秘而不宣,视同国家机密。大概是太儿戏了,说不出口吧?坊间版本则有“氢弹说”──习近平不满金正恩宣佈拥有氢弹:“级别说”──金正恩不满中方观看演出的官员级别太低:“绯闻说”──金正恩不满中国媒体炒作他与前女友玄松月的桃色新闻:“反美说”──习近平不满演出中有鼓吹核武和极端反美的内容,……等等。其实,是狗血还是圣灵,是意气之争还是原则之争,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国领导人竟然要么不愿意、要么没能力克服这些原因,以相互妥协让步的方式让这场双方都曾寄予厚望的政治性演出如常进行。

中朝彻底翻脸或为期不远

孔子说,“仁者以大事小,智者以小事大”。那么,是习近平薄仁,还是金正恩弱智?一场纯属政治秀的演出都合作不下去,还能指望这两个血盟之国、两位有权任性的“太子党”领袖办成其他什么合作事项呢?得了吧,不如从此分道扬镳,就别再浪费中国纳税人的钱了!此事足以说明,日益冷淡的两国关系已经无药可救,无力回天,彻底翻脸或许为期不远。

不消说,在这件事情上,朝鲜的责任比中国大,因为金正恩比习近平更任性、更霸气。无论如何,牡丹峰不是被习近平赶走的,是金正恩负气撤走的。据报道,中国方面在最后时刻仍试图劝说、挽留,但金正恩一点不肯通融,由着性子胡闹,刚愎自用,令出如山:女的立刻坐飞机走,男的随后坐火车走──似乎是怕中共劫了他的美女、夺了他的专宠,害得可怜的女演员们连行李都来不及拿就直奔机场。朝鲜国情如此特殊,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什么祸国殃民的事情,在那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搞核试、发导弹、弑姑丈、诛旧臣,或“炮决”或“犬决”,简直随心所欲。世界上的“伟大领袖”大抵都是差不多的德性,中国人民早就见识过了,对于朝鲜人民正在经受的深重苦难,也都感同身受。在此背景之下,牡丹峰罢演事件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与恶邻结盟是中国人民之耻

朝鲜是当今世界最奇特的国家:“主体思想”、“先军政治”、军国主义、世袭统治;军民比例、军费占GDP比例这两项指标多年来稳居世界第一,区区两千多万国民竟然供养了排名全球第四、多达一百一十多万人的军队;连年饥荒,饿殍遍野,却不惜耗竭财力、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展核武器;马克思主义早就不提了,却仍然挂着社会主义招牌招摇撞骗;一党专政早就异化为僭主政治、暴君专制了,却仍然标榜所谓人民民主欺世盗名;朝鲜战争早就停战几十年了,却动不动就以“将首尔变成一片火海”的恶毒语言对南边的同胞加以暴恐威胁。美国小布殊总统将朝鲜称之为“流氓国家”,此四字可谓传神之极。与这样的恶邻做盟国,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耻辱,恐怕也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光荣。

金正恩是当今世界最“奇葩”的国家领导人:据朝鲜官方媒体“爆料”说,金正恩天纵英才,二岁能背书,三岁会打枪,六岁会骑马,八岁驾驶大货车跑长途;十七岁从瑞士学成归国,这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就已经成长为举世无双、不可一世、学贯东西、精通七国语言的文武全才。他的下属当面吹捧他为“天才中的天才”、“无可匹敌的人民军最高司令官”、“精通一切领域的伟大领袖”。朝鲜军民从幼儿园的孩子到白发老翁全都要深情传唱“金正恩将军之歌”、“除了您,我们谁也不认”、“没有您,我们都会死”之类充满“正能量”的主旋律歌曲──此类宣扬金正恩丰功伟绩的红歌正是朝鲜牡丹峰乐团此次访华演出的主打曲目,据说还配有“伟大领袖”亲自按下导弹发射按纽的霸气画面。

金正恩既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当仁不让要在朝鲜“指导一切”──农民种蘑菇,渔民养鲶鱼,空军开飞机,运动员翻跟斗,妇产科医生接生小孩,只要他愿意插一手、露一手,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在行、不能“指导”的。当然,他最开心、最乐意客串作“指导”的,则是文艺工作。像习近平开个文艺工作座谈会,教训一下文艺家们“写什么、唱什么、演什么、为什么人”,这已经不能满足金正恩的胃口了,他更擅长的是“亲自指导”人民军队的女歌手、女舞者、女演员们。“寡人好色”,“伟大领袖”都好这一口,中国的毛泽东,乃父金正日,也都有此癖好。

青出于蓝,演出泡汤

实在说,在这个政客越来越乏味的世界上,能够与金正恩比天才、比伟大的,恐怕也只有他已故的父亲,“二十一世纪的太阳”、“战无不胜的军事指挥家”、“人类最高科学的拥有者”、“世界最伟大的文学家”、“朝鲜人民的艺术天才”、“伟大的画家、音乐家、摄影家、戏剧家、电影艺术家”、写过《论摄影艺术》、《论歌剧艺术》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光辉著作”的金正日同志了。不过,青出于蓝,想当年,金正日敢于拿出手来给外国领导人观赏的节目是十万人参演的巨型团体歌舞操《阿里郎》,送到中国作文艺外交之用的是新编歌舞剧《红楼梦》,而金正恩胆敢不知羞耻地把他的个人崇拜美学、暴力仇恨美学送到了习近平眼前,送到了中国大剧院。从这个意义上讲,牡丹峰演出泡了汤,也算是一件好事。

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1月号

阅读次数:1,2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