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八日,关于二零一七年行政长官选举制度的香港政改方案在立法会遭否决。这原本是在许多人意料之中的,只是表决过程和结果令人十分意外,可以说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意料。在当天表决前五分钟,大批建制派议员突然离开议会大厅,只剩下九名建制派议员,最终导致戏剧化的表决结果,现场只有三十七人参与表决(总共七十名议员)八票赞成,二十八票反对,政改方案遭到大比数而否决。这个二十八比八大比数否决政改方案的投票事件及后续发展,引发各界各种关于香港政治圈的揣测。政改方案获得少得可怜的支持票也让香港政府懊恼,北京当局也大为难堪。

在各种揣测当中,有一种说法颇为引人瞩目。此说法认为,当日离场的建制派议员在投票前陷入天人交战,倘若不投下赞成票,就无法向北京中央交代,无异于断送政治前途;可是如果投下赞成的一票,又无法向香港民众交代,势必引发众怒。在此情形下,这些建制派议员找理由藉故离开议事厅弃权,以确保两面都不得罪。这种说法是真是假,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知道了。

香港立法会这次历史性的表决,出现了北京始料未及的状况,开创了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六十多年以来,版图内首次有地方议会(人民代表大会)否决中央交付的议案,可以说是立下了一则先例。在此意义上,它为中国人民抗拒强权弊政、或不合理的制度政策,提供了一个新的鲜活的示范。去年八月三十一日北京出台的普选香港行政长官决议(简称“八.三一决议”)对选举特首作了制度性安排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在中国大陆,其是国家最高立法机关了,并且是全国人大(宪法上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构,一年后遭到下级立法机构否决她的制度安排,这势必会冲击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地位。

在香港,“八.三一决议”被泛民主派和不少香港民众视为“假普选方案”或“烂普选方案”,根据历次大学和媒体的民意调查,每次均有相当数量的民众对之表示不接受、或反对。香港的此次表决显示出,在一个国家内,人民才是国家主权的所有者,也才是自己命运的主人,政府的权力来自于人民的认可并服从人民的意志,人民应该在政府决策中扮演积极的、活跃的角色,任何一项政策,不论它是由多么权威的国家机关作出,只要是违背公理民心的,人民就有权否决它、推翻它。香港此次行使否决权,也可以鼓舞内地维权人士和民众去向不公义、不合理的政策说“不”。

按照“八.三一决议”,由北京操控的一千二百人所谓推选委员会,先提出北京属意的特首候选人两至三名,再交由选民投票,而不实行港人希望的由政党提名、或公民提名特首参选人,这显然是内地“人大”选举的港式翻版,谈不上“自治”,更谈不上基本法规定的“高度自治”;并且,决议使得泛民人士需要获得推委会的半数提名,而以前只需八分一的提名,在此意义上这是对九七回归以来历届特首选举的倒退。此外,负责香港政改的中央官员不断申明,香港特首的普选制度设计,就是要把对抗中央的人士排除在外,不仅要限制他们“入闸”、阻止他们“出闸”,即使他们侥幸当选,中央也会坚决不予任命。由此看来,分明是违反了基本法中的普选规定,背离了国际公认的普选标准,也剥夺了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长期以来,香港民众拥有不畏强权、对抗不公不义、坚守普世价值的优良传统。今次的否决人大常委会“八.三一决议”,是延续发生于去年九月至十二月的香港学界大罢课、“占领中环”和“雨伞运动”的又一次抗争行动。去年的“占中”和“雨伞运动”是香港为争取真普选而发起的一系列公民抗命,也是香港史上罕有的超过百万人参与的大型社会运动,运动中示威民众最普遍和常见的口号就是“我要真普选”,也即要求真正在港落实民主制度,要求一场真正的、不被操控的、有着“开放参与”和“实质竞争”的民主选举。此次香港否决北京对选举特首的制度安排,再一次标志着香港民众的民主觉醒,表明香港追求不受干预的政制,追求真正的政治自主和命运自主。

近年来随着一波波公民运动的浪潮,香港的年轻一代,正在接续着香港社会运动和民主运动的薪火。如今香港社会出现的思潮,不再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移民潮,而是新的一波“命运自主”、“我卫我城”的紮根潮。无论是在保育自然、保育古旧建筑、守护濒危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守护集体记忆、反对国民教育等活动上,还是在反对拆除天星码头和喜帖街、保卫皇后码头和菜园村等行动上,这一波新的公民运动体现了对香港历史的守护,对香港家园般的热爱,对长期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反抗,以及迫切希望改变香港现状的热情。

由是观之,共同的抗争经历为现今的公民社会带来强烈的身份认同,也在香港重新定义“本土”、“香港人”的内涵。面对此情此景,北京主政者应当正视这样的香港民心,回应这样的香港民意,具体到政改议题上,即是应正视港人的真普选诉求,履行让香港施行普选的承诺。走笔至此,我想起了去年香港学界大罢课时的一句标语“有筛选,假普选;为未来,要醒来”。是的,为了争取一个美好的未来,香港已经觉醒,基于此,所有关心香港前途的人们应当感到欣慰。

写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