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欧阳小戎因准备参与高智晟律师所发起的“反迫害维权接力绝食”而被警方拘押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一直误读中共当局对这次参与绝食人员打压的企图,以为当局主要是为保“两会”平安而采取的权宜之策,然而在一些因参加绝食被关押的人先后得释后,欧阳小戎至今杳无音讯,这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看来中共打压一切可能的异己力量的不遗余力、不择手段,什么时候都超于世人常理的想象。这说明国人对现实的残酷认识总落后于现实的真实残酷!

欧阳小戎会有幸成为极权专政的对象,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就我与欧阳小戎一面之缘而言,他给我的印象就是沉默寡言、面腆木讷,是典型的技术性人才。如此一个青年怎么一下也成了政治迫害的对象?

记得年前跟一个朋友吃饭时,有个青年中途正巧也赶去。那青年长相似北方汉子,较高大。听朋友介绍是云南人,复姓欧阳。好象我当时还开玩笑说欧阳这种复姓很有点诗情画意,对方只是面腆地笑笑,轻轻在我旁边坐下。吃饭中就算是叫他吃菜,或给他让菜,他也只是礼貌地点点头,或有点不好意识地捧起碗来接一下,然后非常轻声地说句谢谢,剩下就是低头吃东西,或是静静地坐着听。那次吃饭及聊天前后大约有两、三个小时,至今我就记不起他说过什么。若不是最近在网上看到小戎的照片,说实在的我还不记得那个一块吃过饭的青年就是欧阳小戎,可见这个欧阳小戎是相貌普通而又语不惊人。如此一个象小姑娘般文静而青年,今天被中共当局关押了51天,并且至今世人不知他在何方,他家中亲人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他的消息。

当我认出欧阳小戎并数着他被关押的日子时,心中很不是滋味。如此一个低调为人的技术青年怎么一下被套上政治的枷锁。后来读了小戎在《民主论坛》上发表的《渐近的青山》,我从中读到一颗赤诚的心,感受到一分对历史的反思、对民族的忧虑、对真善美的追求、对人性良知被政治阉割的悲怆。我认识到小戎那平静外表下的情感波涛。后来我又反复查找,至今也只是知道他准备参加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

准备参加绝食,就可以如此地让他在人群中消失?这是哪国的法律?就算在人类最黑暗的历史中谁能翻出这种先例?当然因绝食而被屠杀,中共在89已开历史的先河。但那时是在天安门广场,当局可以编造各种借口,今天的绝食是在家里,这可不能说影响公共秩序。这样和平、理性的抗议都要遭到这种人间蒸发的命运?我实在找不到解释的理由。只有感叹自己对现实的残酷与黑暗认识太浅。面对这样的当局,谴责显然只是损耗键盘而已。

在此我只想表达一分对小戎迟到的敬意,为他一分厚重的历史责任心,为他一分勇敢的抗暴精神,也为他一分务实的行动能力。同时这分敬意更深层的是他挽救着我的信心。说实在的,对于极权教化下的20几岁的青年,我一度是很失望的,认为他们是被极权从根上毁掉的一代。然而欧阳小戎的出现扭转了我这样的看法,他使我相信人类良知永续,正义永存,任何邪恶永远绞杀不了人类对文明的向往、追寻。

人类在追求真理、追求自由、追求人权、追求尊严上,从来也不会因任何罪恶的阻挡而止步。近半个多世纪来,从“右派”到张志新、王申酉、遇罗克,从“4.5”运动、“西单民主墙”到89“六四”运动,再到今天的维权运动。中华大地一批批为人的权利、自由、尊严而奋斗的志士前仆后继,从未停止。

今天年轻的欧阳小戎又以其道义的担当,行动的勇敢站到了中国维权抗暴的前列,在他的身上我们看到年轻一代的成长,说明他们在中国奔赴民主的路上已经跟上,这就是民族的希望,这就是祖国的未来。从小戎们的身上,我欣慰地感到:“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占旧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欧阳小戎请接受我迟到的敬意!

(2006-04-04于北京)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