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二战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欧美、亚洲多国举办了各种纪念活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二战纪念馆举行了纪念仪式,并由二战时期的老式战斗机飞行演示。在法国巴黎,也举办了二战胜利七十九周年纪念活动,逾千名健在的二战老兵、抵抗运动战士和集中营受难者被授予荣誉勋章。在波兰港口城市格但斯克,因为它是二战打响之地,联合国秘书长和东欧几个国家的领导人举办了系列纪念活动。

在英国伦敦,在二战纪念碑举行了纪念仪式,全国各地陆续点燃两百个火炬。在俄罗斯和中国,也举办了阅兵庆典。尤令人瞩目的是二战战败国德国,该国议长在议会特别会议上向打败法西斯的西方盟国和苏联军队致意,称七十年前的五月八日是德国的“解放日”。

七十年前的五月八日,盟军接受了纳粹德国的无条件投降,标志着二战在欧洲战场正式结束。三个月后的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标志着亚洲战场战事的终结,二战正式结束。七十年的岁月如流水一般逝去了,人类迈入了全球化和信息化的廿一世纪,尽管当今相对和平的世界,与七十年前战争阴霾笼罩全球的情状如有天渊之别。但值此纪念二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回顾历史,反省历史,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仍然是有必要的。在我看来,七十年前结束的那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对于当今世界来说至少有三点重要的启示。

首先,二战的胜利意味着自由战胜奴役、民主战胜独裁。二战的肇因乃是法西斯主义在欧亚一些国家的兴起,法西斯主义是一种国家民族主义的政治运动,具有不同的形态和表现形式,在二战战前和期间几乎蔓延了整个欧洲及世界,其主要国家包括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和军国主义日本,其跟随者则有几十个国家,并组成了轴心国同盟。在二战初期,轴心国以武力吞并了许多国家,战事节节胜利,几乎统辖了整个欧洲,人类社会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

之后,由美、英、苏、中等数十个国家组成了同盟国,不屈不挠地与德意日为首的轴心国同盟,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对抗,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开始扭转战争局面,直至最终打败轴心国,意大利、德国和日本先后投降,法西斯主义彻底覆灭。战后,同盟国集团为了能够维持之后世界秩序的和平,于一九四五年正式成立联合国,并于一九四八年通过《世界人权宣言》来作为各个会员国的共同标准,人类至此迈入人权意识高涨、民主体制日增的新世代。这是一个以亿万生灵的生命换来的巨大的历史进步,它也让世人及后人能够相信,自由终能战胜奴役,民主终能战胜独裁。

其次,二战的胜利,让世人对政治集团的罪恶有了充分的认识和警醒。法国学者路易斯?博洛尔出版过一本警世之着,名叫《政治的罪恶》,他在书中指出:“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最大的犯罪者莫过于政治上的犯罪者。政治上的犯罪者往往通过他们的野敌。被法院判决的普通的犯罪者虽然杀人抢劫,但受害者人数很少,他们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尚被限制在一定的程度,而政治上犯罪者动辄杀戮千百万人,伏屍百万,流血千里,受害者不可胜数,对社会造成的危害非常巨大,最终会导致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彻底败坏和毁灭。”

研究人类近代集体暴力和政府屠杀历史的夏威夷大学政治学教授鲁道夫?拉梅尔指出:政府犯罪是一切犯罪之首;至少有两亿六千二百多万的人在二十世纪被政府杀害;在现代社会里,大部分人所面临的首要危险是权利不受制衡的政府,而非犯罪,企业或恐怖分子。

回首二战历史,可以看出学者们的研究绝非虚言。二战是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战争,也是人类有史以来地球上最大的一场灾难。无论是德意日法西斯帝国的武力扩张和征服,还是种族灭绝,纳粹大屠杀、纳粹集中营、灭绝营、军医人体实验还是对平民的屠杀,都不是希特勒、墨索里尼或东条英机等人的个体行为,而是以国家和政府的名义进行的,都是政治集团的罪恶之举。在这些法西斯政治集团的暴行之下,无数生灵惨遭屠戮和戕害。

由此,将政府或政治集团的权力关进笼子里,乃是人类社会以鲜血换来的惨痛代价。正如鲁道夫?拉梅尔所主张的,在政治权力和大灭绝之间存在着连结关系,如果政治权力没有受到限制,政治的大屠杀便会越来越多;而另一方面,在政治权力被分散、制衡、和监督的地方,政治暴力则相当少见。于是拉梅尔总结道:“让政治权力集中是地球上最危险的事。”:“一个政权拥有越多的权力,其人民就越可能被屠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提倡自由。”

第三,法西斯主义对人的思想的控制,值得人类警醒。从古到今,一切专制都是令人憎恶的,但最可恶的专制,莫过于意图实现对人的思想的控制。而这,正是法西斯主义最热衷于并孜孜不倦去做的“宏图伟业”。法西斯主义非常重视意识形态的灌输和宣传,将“宣传”的目标设定为用灌输代替宣传,并且垄断信息、征服群众、控制舆论。

纳粹德国时期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公然宣称:“人民大众绝大多数始终是愚蠢、粗鲁、盲目的,他们很容易被蛊惑者和政客所蒙骗。”、“谎言重複千遍就会成为真理。”哲学及观念史学者以赛亚?伯林指出,法西斯主义意图抹杀人们的好奇心本身、个人的独立探索精神、创造和思考美好事物的愿望、寻求真理本身的愿望,让人们像绵羊一样驯服适应掌权者和他所处的社会。

因为二战的最终胜利,将法西斯主义埋葬进历史的垃圾堆,人类终于能看清楚法西斯主义对人类自由与尊严的践踏,也认清了法西斯主义的一系列愚民政策,以及胁迫人民作恶所造成的历史灾难。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治国的理念,法西斯主义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臭名昭著,但法西斯主义对人的思想的控制仍然值得后人警醒,因为这个世界上仍然存在着一些与法西斯主义同质同源的政权,仍然在对人民进行思想的控制甚至是洗脑。

七十年前,法西斯主义覆亡了,但历史还要前进。法西斯在二十世纪的蔓延全球,为二战之后的这个世界留下了诸多的启示,还有许多的警醒和反思。虽然二战战胜了法西斯,但这并不意味着人类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性尊严的努力已经成功,当今的世界存在着包括战争在内的许多严重社会问题,但是,人类社会从战胜法西斯获得了对自由的信心,对民主的响往,对政治集团罪恶的警惕,对控制人的思想的厌恶,这无疑是有着正面意义的。就让我们在回顾和反思历史、呼吁世界和平的同时,也为人类的现在和未来祈祷。

写于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