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雪崩的时候

Share on Google+

雪崩马法官被杀,微信群里群情激昂了几天,官方终于盖棺定论,高规格的追悼会,又是追授,又是见义勇为,老实说,马法官的遭遇令人感佩,但体制僵尸体文字令人作呕。

法律界,当然是一致的谴责,一致的悲痛,这时候,似乎出现了“法律共同体”,但仔细想想,有些疑惑,“共同体”,有吗?

谴责是必须的,因为没有人支持暴力。

悲愤也是必须的,因为只要是一线的司法人员,公检法也好,律师也好,谁一辈子没遇到过极端的当事人?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但我的思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合适宜。

我遇到过极端的当事人,不多。不过奇怪的是,我遇到过的这种当事人,并不是民众一看到和政府对着干的,就想当然地同情理解为弱者或者英雄的那种,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遇到过的极端当事人,基本上都是属于无理取闹一类。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体验,只能代表我自己,不具有普遍性。

刑事案件中,闹事的多是被害人。有时候,他家死了人,与他是个流氓之间,其实是可以划上等号的。可惜的是,死伤为大,稳定第一,给了某些被害人闹事的理由、机会和道德优越感。没有任何理由和依据的闹事,各种不合理的要求,以及不判死刑不罢休。我不会屈服,但体制屈服了,各种妥协,各种安慰,各种满足。还好,我遇到的极端当事人还没有拿枪拿刀,现在想想,得感谢他们的不杀之恩。

我办过冤案,也不多。虽然,基于我的经办人的身份和位置,我据理力争过;基于我的性格,和领导对着干过,但还是干不过体制。照理说,冤案中的当事人,最有理由闹事,也最有理由采取极端手段吧?但是,我经历过的真正有冤情的当事人,都是特别老实的人,他们不闹,不吵,默默承受命运的一切。

我在想,如果,这些有冤情的当事人,同时也是极端当事人,我是不是应该已经死过几次了?从我个人的角度,从了解内情的人的角度,我会觉得死得很冤,但,从当事人的角度,他的冤屈又如何诉说?他如何得到正义?虽然没有人支持暴力,但,法律给了他出路了吗?有人帮他主持正义吗?至少,我看不到。所以,我更要感谢他们,当然,同时也为自己身为检察官而羞愧。

离开体制后,从律师角度感受到的不公,让我更理解并支持任何除暴力以外的极端行为——其实,中国的老百姓,还能有什么办法,不就是上个访举个牌吗?几天前,因为我的一位当事人遭遇的不公,我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对于当事人“闹讼” “闹访”,我一向爱恨交加。尤其是原来当公诉人的时候,由于知道甚至参与了很多案件的处理细节和内幕,更是备受这种复杂而矛盾的心情的煎熬:

有时候,我恨当事人“闹访”,恨司法机关软弱无能:只要能闹会闹,为了息事宁人,为了所谓的稳定,哪怕再不合理的要求,也会得到满足。

有时候,我恨当事人不闹,恨司法机关欺软怕硬专门欺负老实人:这个案子你们敢这样处理这样判,不就是欺负人家老实不闹吗?

做了律师之后,我更绝望了:多少体制之内的良心尚且对许多案子的实质正义无能为力,遑论体制之外的律师?

所以,希望我的当事人不要问我:应不应该闹?可不可以闹?闹有没有用?我要说的是:如果司法不义,那么,请用你们的方式去追求正义;如果他们不和你们讲法理,那么,请你们和他们讲天理!

如果,你就是当事人呢?你将如何面对你遭遇的不公?

不要说自己不会遭遇,每位法律人,都应该问问自己:如果你是当事人,你希望得到怎样的对待,面对不公,你又当如何自处?

说说诉律协的案子吧。只要是法律人,用脚后跟想想都能得出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判,偏偏法官出个驳回起诉的裁定,法院为地方权力,地方行政擦屁股,已经到了如此贱格的地步,这还是在素以改革开放著称的广州,万众瞩目舆论关注的案子,普通人的案子如何保障,更不要去想。当然,我不是极端当事人,但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如果有一天,这样的法官,这样的判决,运气不好遇到个极端当事人,我可不可以说,悲剧的发生,我不会觉得意外?

所以,不要去怪什么极端当事人了,其实,只要你对中国的司法现状有真实切身的了解,就一定知道,绝大部分当事人,绝对都是好公民,他们忍受一切,承受一切,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不是极端当事人太多,而是任人宰割的老实人太多。

出问题的,不是当事人,而是不争气的法律人,是我们自己。

你不争人格争尊严争独立,一味委曲求全甚至为虎作伥沦为帮凶,就不要想收获尊严;你不在专业上能力上做文章,一味的想着找关系找熟人潜规则,就不要想收获正义。一句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报应总会来,只是不一定报到始作俑者的头上,群体都在为此付出代价。

最后,来看看这个差不多与马法官枪杀案同时发生,却被公众忽略的新闻:

新华社 郑州 3月4日专电 (记者李丽静)来自河南省南阳市委宣传部的消息,开汽车冲撞学生致1人死亡、11人受伤的当地退休检察官马高潮,目前已被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2月29日中午,南阳市宛城区建设东路南阳市一中门口,发生一起轿车冲撞学生事件。12时03分,一辆白色比亚迪越野汽车撞向放学中的学生,造成12名学生受伤,其中1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公安机关对肇事司机进行控制。初步调查显示,肇事司机马高潮系南阳市人民检察院一名正处级退休干部。其作案动机主要是对社会不满,悲观厌世,制造事端,引起社会关注。经检验,其尿样呈阳性。

目前,马高潮因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南阳市宛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案件仍在调查中。

其实,我们就是危险的一部分。

只是,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认为自己有责任。

压死骆驼的,不是最后那根稻草,而是前赴后继的稻草们。

杨斌

2016/3/4

来源:作者微博

阅读次数:1,0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