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上旬,全球媒体都在高度关註着一场选举,那就是位于东南亚的缅甸二0 一五年全国大选(联邦议会选举)。当地时间十一月八日,缅甸举办了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此次大选,因为缅甸最大的在野党、由民主斗士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的参与而格外引起世人注目。

缅甸向全面民主迈进一大步

这场选举,仍然为军方保留了议会百分之二十五的席位,且通过宪法排除昂山素季参选总统,但大体上来看,选举被认为相对民主和公正。选举结果一如人们事先预料,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在议会上下两院中赢得了逾八成的席位,控制了上下议院,可以说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获得军方支持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遭遇惨败,只获得了四百九十八席中的四十二个席位,该党大多数主导性人物在选举中落败,选后,执政的巩发党和总统登盛已承认失败,并祝贺全民盟胜选。

在遭遇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军政府统治之后,在二十五年前的一九九零年大选被军政府宣布无效之后,在独裁者一次次地镇压民主运动之后,缅甸人民终于迎来一场真正意义的选举。此次缅甸大选有九十多个政党、党派参选,有六千多名候选人角逐各级议会的一千一百七十一个议席,包括欧盟选举观察团在内的国际观察员(一万多人)认为,选举情况基本符合国际标准,也基本上公平。长期处于被打压状态的在野党全民盟,经此大选后成为缅甸第一大党,这表明缅甸在步入政治和解、实现全面民主的发展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了重要的一步。

身为东南亚发展中国家的缅甸的此次大选,却能引起举世的瞩目。究其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缅甸独特的政治状况——长期的军政府统治,以及缅甸有一位享誉世界的民主推动者、也是亚洲民主化的标志性人物之一——昂山素季。

军人政府令缅甸极度贫穷

缅甸在一九四八年脱离英国六十多年的殖民统治,而宣告国家独立,随后成立缅甸联邦共和国,然而好景不长,不久后,军方领导人奈温先是强行成立看守政府,再后来直接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民选政府,确立一党专政,开始军人独裁统治,并宣布施行缅甸式社会主义;继奈温将军二十多年的军人政府统治之后,陆续有苏貌将军、丹瑞将军的军政府统治。自一九四八年脱离英国而独立的缅甸,曾是东南亚地区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历经数十载的军政府独裁统治,今天的缅甸却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所幸,缅甸终于告别了军政府的长期专制统治,而逐步走上了民主政治的道路。

昂山素季的父亲是被缅甸人民尊称为国父的昂山的女儿,深受圣雄甘地的非暴力理论影响的她,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参与政治,并致力于推行民主制度。在一九八八年仰光的一次民众集会上,昂山素季准备发表演讲前夕,政府散播有关要刺杀她的恐吓,但昂山素季并不受威胁所影响,表示“我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昂山素季认为,不能采取以暴制暴的方法来反对专制争取民主,因为这种方法表面上看较有效果,实际上却让自己堕落到与军政权同样的地步。同年,昂山素季组建了全民联,并出任主席和总书记。全民盟很快发展壮大,成为缅甸最大的反对党。后来,军政府以煽动骚乱为罪名对昂山素季加以软禁,在此后二十年里,她一直拒绝了将她驱逐出境而获自由的条件,通过长期的抗争,逐渐成为缅甸民主运动的象征。

昂山素季为代表民主人士最终胜利

可以说,今日之缅甸在民主进程中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是以昂山素季为代表的民主人士长期不惜牺牲个人利益、矢志不渝地坚持和奋斗的结果,也是与缅甸人民数十年来抗争,不屈不挠地追求自由民主分不开的。远的不说,就说近二、三十年以来,较为重要的有这么几件:一九八八年缅甸爆发的“8888民主运动”,由学生们抗议当局的“货币改革”开始,包括佛教徒、穆斯林、学生、工人、青年人和老年人在内的各界民众涌向街头,在全国各地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行动;一九九零年缅甸大选,民众将超过百分之六十的选票投给了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使全民盟获得逾八成的国会席位;二零零七年,缅甸爆发了盛大的反军政府示威,参加人数大约数十万人,游行示威本为抗议油价高涨,后转为要求民主的反政府示威游行,被称为“番红花革命”。

回顾缅甸的历次民主运动,均不同程度地遭到了军政府当局的镇压,而当局的镇压更激发了缅甸人民的愤怒,反抗的火种越烧越烈。正是这种长期以来不屈不挠的抗争,才使得缅甸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同情。由是观之,缅甸今日的民主进展,是因为各种国内外压力、尤其是包括数十年来缅甸人民不屈反抗所结的果子。缅甸的故事告诉世人,民主的到来,是来之不易且充满血泪艰辛的;没有抗争,民主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唯有坚忍奋斗,永葆希望,才能品尝民主的果实。

回味昂山素季金句

如今缅甸已走上了民主大路,但该国的前途并不令人乐观。大选后缅甸的政局如何,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势必要面对重重考验,毕竟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席在军方手中,军方还直接控制负责内部保安的内政部。如何处理好军方的关系,进而达成共识以保障民众和国家福祉,是摆在昂山素季的首要考题。但无论如何,从二零一零年缅甸出台新宪法,宣告结束军政权,到五年后的今年大选政党轮替,缅甸终于走上了民主政治的道路,这是令人倍感欣慰的。

值此缅甸大选结束之际,且让我们再次回味昂山素季的部分言论。二零一二年六月,昂山素季抵达挪威正式领取她在一九九一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时坦言:“诺贝尔奖使得国际社会意识到缅甸对民主及人权的追求,我们并不会被世界遗忘。在缅甸追求民主,是我们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她在《恐惧与自由》一书中阐述到:“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民主政治,一个有着同情心和爱心的民主政治,我们不应羞于在政治上谈论同情和爱心,同情和爱的价值应成为政治的一部分,因为正义需要宽恕来缓和。一位记者问我,‘你和别人交谈时总是对宗教谈论得很多,为什么?’我回答:‘因为政治是关于人的,我不能将人和他的精神价值分离开’”。

谨以此文恭贺缅甸人民谱写出民主的历史性一页,并预祝缅甸今后能够进一步完善民主政治,并且成为东南亚乃至亚洲充满希望的新星。

写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