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十三日发生的巴黎恐怖袭击事件震惊了世界,促使人们对诸如伊斯兰国此类的恐怖组织予以更多的关注,也促使人们对恐怖主义和反恐行动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自十多年前的九一一事件以来,恐怖主义上升为西方乃至全球高度重视的一大议题。但阿尔盖达组织的衰落并没有给世界带来足够的安全感:一些新兴恐怖组织却不断冒出,直至出现了控制相当土地和人口、奉行极端恐怖主义的伊斯兰国。如果说,阿尔盖达组织制造的九一一事件改变了世界,那么伊斯兰国制造的巴黎“一一·一三恐袭事件”也极有可能改变世界。如今全世界都在思索:这是怎么回事,应该如何应对?

十一月的巴黎恐袭事件,虽然视觉上没有当年九一一事件中纽约世贸中心双塔轰然倒塌的震撼,伤亡人数也不及后者,但是无辜平民的遇难和血肉横飞,同样也使世人胆战心惊。巴黎恐袭事件表明,欧洲近一二十年来施行的种族融合政策已经失败,也许在这个星球上,人类无法建立一种超越种族和宗教的理想社会;巴黎恐袭事件也显示出,在应对恐怖主义的问题上,国际社会的策略还谈不上行之有效,当前和未来的反恐道路仍任重道远,甚至可说是困难不小。欲从根本上清除恐怖主义对人类的威胁,除了军事行动、金融制裁、加强国土防控等手段以外,还需要国际社会以更敏锐和更开阔的视野来审视。

巴黎恐袭过后,有媒体在论述滋生极端主义的土壤时,认为一些穆斯林国家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困难重重,挤进富裕国家无望;一些穆斯林移民到发达国家后落入社会底层,生存处境艰难。换言之,由于经济民生的不如意、生存的困境,导致极端主义的萌芽乃至壮大。更有媒体将极端主义的滋生,归结为中东不再有穆巴拉克、萨达姆、卡紮菲之类的政治强人,以及美国支持以色列。

实情恐非如此。经济民生和生存状况确实是一些穆斯林不满的原因,但恐怖分子乃是伊斯兰教徒中的极少数人,这极少数人作出突破人类价值底线的疯狂行径,用多数人不满现状来解释,无论如何是无法言之成理的。人们不仅要问,为什么绝大多数穆斯林没有因为经济上的艰难或是不满现状,而沦落为恐怖分子呢?甚至于,有不少的穆斯林也成了恐怖组织的受害者。

常识告诉我们,个人对生活感到不如意或是不满社会现状而实施杀人,一般来说是人格缺陷者;而有组织的大规模杀人必定另有原因。当我们阅读媒体曝光的一宗宗恐怖主义案例,不难得出结论,那些极少数的恐怖极端分子信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或者确切地说,伊斯兰原教旨极端保守主义,此教义排斥世界上一切与其信仰相异的人,为捍卫伊斯兰可对不被认可的他人实施暴力,这乃是极端分子(或宗教狂热分子)们抛家舍业、不顾一切来到伊斯兰国投身所谓圣战的最主要原因。

分析起来,这种教义的一些特徵与现代文明社会格格不入,极易产生巨大的矛盾冲突。譬如保守性,该教义认为现代世界受到世俗化、西方化的影响,不合乎伊斯兰教信仰的教导,试图回到其信仰的原初状态,根据《可兰经》来严格管理个人和社会生活;譬如封闭性,该教义仍将一千多年前产生于游牧部落时期的宗教经典,当作现代国家管理以及人类一切生活规范的最高准则,不可越雷池一步,并保持对经文不折不扣的贯彻落实;又譬如排他性或不宽容性,该教义奉行唯我中心、唯我独尊,而视世上一切非伊斯兰教徒为异教徒,不但加以排斥而且可以任意杀戮。

由此,对症下药、治本之策就在于宗教改革。对于已经过时的那些教义应当消除,这样做也是为了让广大穆斯林不再成为那些过时教义的奴婢或人质。在法治、人权价值观已成人类共识的当代,绝不可以将可兰经代替法律,不应实行奴隶制,应当彻底废除中世纪式的酷刑如鞭刑石刑等,破除女孩不能上学的陈腐观念,也不应取消电影电视等现代传媒,更不可主张对异教者实施暴力甚至杀戮。针对那些伊斯兰教当中的原教旨主义,那些有着封闭性、排他性的极端思想,伊斯兰教中的主流温和派、改革派,以及知识精英、有识之士实应站出来疾呼改革,以作教义上的扬善去恶。

美国宗教学者、巴尔的摩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哈米德认为,应当清晰分开“温和”与“激进”穆斯林,才有助于支持前者,击败后者。哈米德认为,激进的伊斯兰不仅是恐怖主义,而且还通过清真寺的读经、讲经来传播仇恨,结果自然滋养出恐怖分子。那种经书传授,包括允许杀害不信伊斯兰教的人、摧残女性和同性恋者、反犹等。这位学者强调,仅仅谴责恐怖主义是不够的,必须诚实地承认,伊斯兰的历史有太多的暴力和征服,清真寺的经书传授是有严重问题的,穆斯林世界应该一致拒绝那种传播仇恨的读经、对《可兰经》的解释——要用武力征服不信伊斯兰教的国家(圣战)、迫使他们成为穆斯林国家。正是那种暴力概念的传播,才喂养了圣战主义分子。

由是观之,只有正视伊斯兰教的弊端,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激进穆斯林乃至极端恐怖组织的问题。在当代世界,无论是发展经济民生还是採行西方式的民主制度,都无法医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痼疾。对那些恐怖组织发动包括军事手段在内的反恐行动确实有必要,也很迫切,但也只是治标之举措,真正治本之道在于宗教改革。也许,当前穆斯林世界需要一场由类似启蒙运动的思想革命,或者说宗教改革,如此才是人类社会之幸,亦是穆斯林世界之幸。

写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