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会常常认识到研究中国NGO的中国留学生。在日本的大学,以前没有那样的中国留学生。在日本,与NGO有关的专业并不受欢迎。由于我很想了解他们(90后的中国留学生)为什么觉得中国NGO有趣,我喜欢与他们聊天。

通过与他们聊天,我明白了研究中国NGO的留学生有3个倾向:(1)他们通过在日本从事志愿者、求职活动的经验开始对NGO产生兴趣;(2)开始研究中国NGO后,他们才知道中国也有NGO等市民活动;(3)关于中国的公民社会和NGO的未来,他们都很乐观。据他们的想法,目前在中国市民活动不太发达,最大的原因在于不完善的法制和制度。目前中国政府全面进行了规范化工作,于是今后中国NGO能实现稳定的发展。中国是很大的国家,政府管不了社会上的所有的课题,中国NGO有很大发展的空间。

他们不太了解目前中国的很多民间机构受到了官方的弹压,面临苦境。即使他们知道,也会以中国社会的混乱或者那些民间机构带有的问题(与海外反华势力保持一定关系等)为被弹压的原因,所以不会把中国政府的弹压视为很重要的事。

我不认为中国年轻一代都这样认为。例如,在农村很多年轻人作为职员或志愿者从事公益事业,他们都通过自己的经验能了解到非政府组织在中国从事公益事业的困难。而只在大城市的学校里学习NGO的大学生很难了解到那些具体的事例。因为中国很少有认识国内非政府组织的机会(报道、集会等)。不仅21世纪他们抬头的情况,而且目前他们所面临的苦境,都被介绍得太少。连国内大学生也很难了解到,何况留学生呢。

像中国留学生那样的乐观思考是在开辟新领域上有益的武器。也有可能将来的中国NGO以那样抱有乐观思考的年轻人为主,在中国政府的完全管理下,能实现很大的发展。但是我禁不住要问那些中国NGO是否值得叫公民社会、或者市民活动的组织。要创造正宗的NGO能活跃的社会,我们应该从1990年代以后正宗的民间机构在他们的活动中获得的经验里来学习他们的努力、苦境、界限。

我这样认为是因为我知道日本社会经验过的失败。即在日本,1945年以后抬头了叫战后民主主义的各种各色的市民活动。那些市民活动形成了现在日本的市民社会。但是他们在开始活动的时候,不完全考察从19世纪末自由民权运动的挫折到形成军国主义国家的历史上的教训。我认为这是目前日本的市民社会还有很多课题的原因之一。

要突破前人所面临的苦境的话,应该学习前人活动里的教训。只有从事大陆市民活动的人士能向年轻一代写下来这十几年市民活动所经验的教训。这也是我们的课题。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