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位于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县的一所扶助残疾人士机构,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枪击案,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数小时后在案发地点附近两名枪手与警方驳火,枪战中该两人被击毙,两名警员受伤。这是奥巴马担任总统七年以来的第十七起严重枪击案,但与之前的十六起枪击案不同的是,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确定该起枪击事件为恐怖袭击。

该起恐袭作案的是一对青年夫妇,均系穆斯林,是巴基斯坦移民的第二代,均为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调查表明,两名枪手与位于中东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有着密切联系,这夫妻俩在家中和车中藏有六千多发子弹,十多个管状爆炸物,俩人杀人的手法纯熟,作案时身穿迷彩服,头带面罩,手持杀伤力强大的半自动步枪,携带一千七百发子弹,作案后还在现场安放了爆炸物。事后,妻子被发现曾经在脸书上以别名向伊斯兰国首领巴格达迪宣誓效忠。这是美国近三年来造成最大伤亡的恐怖攻击事件,全美国为之异常惊恐,全世界也为之震惊不已。

事后数日,美国国家安全部部长约翰逊表示,他将就恐怖主义威胁宣布新的警报系统,提醒美国公众保持警惕。约翰逊在华盛顿出席一个论坛活动时表示,美国目前使用的“国家威胁警报系统”只有在出现“具体、可信”的国家安全威胁时才会被启用,因此自2011年推出以来从未被启用过。这位国安部长声明,即将推出的新警报系统新增了“中间级”预警级别,能更好地反映目前的国内安全局势。

显然,这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在美国本土进行的一场所谓“圣战”。自九一一事件以来的十多年来,美国大体上未受到恐怖袭击,予人的感觉较为安全,期间造成较大影响的是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自2001年九一一事件后,有评论家曾悲观认为,恐怖袭击将永远改变了美国,政府在反恐议题上神经绷紧,民众也不时有安全之庾,甚至可说是人人谈恐色变。

事实上,岂止是美国,那次世纪恐袭事件恐怕也至此改变了全世界。以往各国民众乘坐飞机、进出政府机关,或者参加大型群众活动,一般不会像现在这样要进行严格的安检。在欧美,在公众场所可说是处处反恐,除了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飞机、火车、汽车等)以外,凡在人多场所随处可见脱鞋检查、翻查背包、通过X光透视机,有关当局一旦见到无主弃置的皮箱或包裹,总是会立即紧急疏散群众。就在本月中旬,位于南加州的洛杉矶联合学区因收到一封电邮,威胁将采取背包炸弹攻击,结果当局责令所有学校关闭一天,七十多万师生受此影响,事后被证明是虚惊一场,可以说这是一起起恐袭事件的后遗症。

然而,与九一一和两年前的波士顿爆炸案不同的是,这次南加州恐袭事件的作案分子,作案的28岁男凶徒是在美国出生、有着正当职业的地道美国人,他在圣贝纳迪诺政府的环境卫生局担任巡视员,而波士顿爆炸案的凶手系来自俄罗斯车臣的两兄弟。再加上另一个不好的消息,安全当局认为,伊斯兰国目前正在美国招募圣战志愿者。这就给人一种清晰而可怕的预警,那就是,今后伊斯兰恐怖组织的所谓圣战,有可能会在美国本土发生,而所谓圣战的发动者或肇事者,不一定是潜入美国的外来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而很有可能发动者就是在美国本土出生和长大。这无疑给有关当局的反恐措施增添了难度,也让美国民众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南加州的这起恐袭事件发生后,美国的媒体和政界仍然就两项议题争论不休。其一是,希望限制中东难民入境美国,包括居住在欧洲的中东难民;其二是,希望实行更加严厉的枪枝管制措施。可细加分析,这两项议题似乎均存在现实的难题。因为,此次南加州的恐袭事件传达了一个信息,即使今后可以杜绝外来的中东难民,也难以阻止本身就生活在美国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或者受到伊斯兰极端思想影响的人发动所谓圣战。就枪枝管制议题来说,即使日后当局实行更加严厉的枪支管制措施,对于杜绝恐袭事件也许效果也不大。

事后的第一个周日,奥巴马罕见地发表全国电视演说,重申肃清激进恐怖组织,维护美国安全的决心。奥巴马演说时表示,要求国会授权派遣更多的军队参与消灭伊斯兰国,但仍然拒绝派出地面部队,似乎并没有什么新反恐策略。对于枪支管制,奥巴马希望名单列名者禁止买枪,让恐怖分子杀人难度增加,总之奥巴马再次倡议严控枪枝。我注意到,这次素来温和的《纽约时报》以头版刊登社论,指出美国枪枝泛滥,导致加州滥杀这一可怕而不幸的事件,这是美国的国耻。该篇社论振聋发聩,实在值得人们细读、思考。

如此看来,美国社会已处于“伊斯兰恐惧症”的关头。日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提出,美国需要全方位的反恐政策,可以说这一见解符合当前美国的安全状况。但难题在于,尽管奥巴马总统再三强调要努力不懈地保卫人民安全,但难题是,全美国拥有约九百多万穆斯林人口,这造成部分美国民众忧虑,而穆斯林族群也因此被怀疑甚至遭歧视,美国社会由此已出现一定程度的分裂。而枪枝管控亦是美国的老大难问题,如何肃清国内的恐怖威胁更是急迫,期待在兼顾民权和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当局能出台有效的反恐政策,让人民生活在安全的环境当中。

写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