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90630china1
兰州晨报、西部商报和兰州晚报是甘肃省的三家都市报。2016年1月15日有网帖称此三家媒体的驻武威市记者均失联。(public domain)

甘肃三家媒体驻武威市的三名记者日前因涉嫌“敲诈政府和个人”,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报社指不掌握案情,以警方通报为准。究竟是公权力滥用还是媒体人以权谋私也引发舆论争议。

《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及《西部商报》三名记者日前突然“失联”。微博认证为“微博区域媒体人(太原)市场信息报记者”的大V用户“记者谈春平”1月15日晚发消息称,三家都市报驻武威市站记者失联好多天,其中兰州晚报女记者雒焕素电话也好多天打不通,为此征集线索。至1月17日,谈春平再发微博说,武威公安凉州分局回复称三名记者因在武威采访时同时打配合,涉嫌敲诈政府和个人,已被刑事拘留,已告知报社和家属,不存在失联,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之中。谈春平还说,武威警方致电他说,为了配合办案,问其能否先删除微博。

事件发生后,有消息说,三人或是因为深度报道“巧克力女孩”事件而惹祸上身。2015年12月28日,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一名13岁初中女生,因在某超市内偷窃,被超市营业员发现,对其进行体罚并让其通知家长,索要500元赔偿。该女孩离开超市后,从广场高楼坠亡,家属到超市讨要说法,引发万人聚集。

本台记者1月18日向《兰州晚报》总编办查询有关情况,对方表示,雒焕素确系报社记者,但报社对案情不了解,一切以警方通报为准。

记者:“您这儿是《兰州晚报》总编办吗?”

对方:“对。”

记者:“我想问下,雒焕素这名记者因为敲诈政府的原因被刑事拘留。这个事情贵报社知道吗?”

对方:“这个事情我们报社当然知道。”

记者:“是什么时候得到的通知?”

对方:“最近吧,就最近。”

记者:“报社对这样一个事件有没有什么回应?”

对方:“我们回应就两点,第一点,雒焕素是我们《兰州晚报》的记者,第二点,关于她涉及的案情我们不掌握,一切以公安部门的通报为准。”

记者:“之前雒焕素工作有没有一些违规的情况?”

对方:“我们最近没有掌握她违规的情况,没有。”

中国媒体记者进行敲诈勒索的现象存在已久。去年10月,中央巡视组也曾点名批评党媒人民日报下属媒体及求是杂志存在新闻敲诈的情况。

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1月1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如果警方所说属实,三记者“敲诈政府”确实成立,那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中国的政府部门以及一些官员的劣迹令他们存在大量“被敲诈”的空间,加上中国的新闻并不独立,背靠党政机关的媒体所拥有的权力令一些道德缺失的记者索性以权谋私,获取利益。

不过,朱欣欣也表示,不排除三名记者因报道而遭到当局的打击报复。

“假如说确实是官方利用这个作为借口来对调查事情真相的记者进行打击报复,那完全是破坏新闻自由的表现,那实在是太恶劣了。这两件事情结合得特别紧,刚刚把这个事情报道出来,记者就遭到抓捕。本来这个事情又不牵扯到什么政府的部门,也不是一个政治事件,如果这样打击报复的话,实在让人感到愤怒。”

事件也引发舆论热议,网民“梧桐雨-V”留言说:偏向性报道应该治理治理了,不过以敲诈政府罪名恐怕不能服众。杨学林律师则认为:访民敲诈政府,记者也敲诈政府,政府如此软弱可欺,如何为人民服务?还有网民感叹,律师、记者原本是受人尊重的职业,现在竟成了一对难兄难弟,一个颠覆政权,一个敲诈政府。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