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6-02-27

戴耀廷没有被雨伞运动的挫败所压倒,继续战斗,坚持思考,冷静分析,找寻“雷动计划”出路。他研究立法会的结论是民主派在选举中取得一半议席是可能的。不用砖头,不用纵火,只要一张合法的选票,可以达到阻止梁振英连任的目标。

当历史来到一个关口就要审视一下全局,以便定出路向继续前进。2008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香港三足鼎立之势》分析政治形势。三足是指香港特区政府,地下党亲共派和泛民主派。把当时的港府定为三足之一,是因为曾荫权只是中共的统战对象,只要他愿意他还有独立作主的空间,可自成一股政治力量。

但时至今天,经雨伞运动和2?8骚乱之后,香港政局来了个大转变。笔者认为仍然是三足鼎立,即中联办、地下党和港府合称的“泛港共派”(香港评论统称“建制派”,没有“共党和地下”概念,并不完全准确);泛民主派和“暴力港独派”(简称暴独派)。这三年来,相信港人已经看得清楚,梁振英政府与曾荫权政府的区别。目前的港府已被中共通过梁振英所骑劫,完全归向中共,没有独立意志,应归入“泛港共派”,没有独立成派的可能。这一派由中央港澳协调小组张德江透过两条渠道去领导,一条经港澳办、中联办地下党,统领全港各地上地下工作,一条直接派员领导梁振英统领港府的公开工作。

暴力港独派在民主派纵容下坐大

“暴力港独派”高举反共和本士港独口号,实行暴力抗争,以夺取香港民主运动领导权为目的。当年是司徒华先生首先洞见他们夺取领导权的野心才会转向不参加变相公投。“暴力港独派”有理论,有纲领,有计划,是有人刻意图谋,处心积虑,装扮成民主派而建立,并不是民主阵营的分裂。他们在几年间藉着几件事一步步地宣掦暴力抗争而发展壮大,首先是在2010年变相公投和区议会政改方案事件中,否定民主党的决策,发动票债票偿,狙击民主党,狠狠地要一脚踏死民主党。打击司徒华心狠手辣,差不多要置他于死地。华叔过身后,攻击继续,舆论界却把他们纳入民主派行列,只加上“激进”标籤,民主党同仁束手无策,听之任之。自此,社会上出现是非黑白模糊不清,抺杀民主党多年贡献的言论,认定这只是民主派的分裂。以后,暴独派无力自行举办有规模活动,就采用参与和利用民主派所举办的游行集会,如七一大游行等,举起龙狮旗显示实力,壮大自己的队伍。这期间民主派仍然未能察觉事态发展严重,实在是给与机会,纵容他们的坐大自成一派。

直至2014年,暴独派积蓄了足够的力量,自行举办“伪六四纪念”会,并开始培养骨干,一股新的政治派别以无可阻挡之势出现在香港政坛之中。他们又利用雨伞运动,提出取消大台,勇武抗争,号召盲从的学生参与暴力占领,迫使学联就范,把运动推向暴力。而包围政总失败后,他们却把责任推给学联,然后发动退联运动。这一切发生时民主派都没有能力站出来纠正抗衡,学联的年轻人故然看不懂其中的奸诈,占中三子亦毫无思想准备,看不清第三种势力已然利用雨伞运动的险恶形势,遂让他们壮大到可以召集一次2.8骚乱。

在视频上看到梁天琦和黄台仰,令我想起“六七暴动”中,皇仁书院反英抗暴斗委会的何安顿和李继潘。我感到有些心酸。何李两人本来只是来参加“学友社”的口琴组,经我们这些地下党员,包括叶国华的教唆而加入斗委会(有人不喜欢教唆这讲法,可以用教导,虽说二十多岁的学生应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但其实他们仍然在学正在长知识,需要教师,教授,校长,教主,国师去教导,而教甚么,如何教就是教唆或教导的分别),我们地下党员教百年列强侵华史,激发学生的爱国,爱毛主席的热情,却没有教共产党的本质是甚么,便在幕后秘密动员推赶他们去撒传单、挂布条,走上犯法之路,我认为我们所做的就是教唆。那些教主国师教了梁天琦,黄台仰甚么?。何李两人被捕,在法庭上撕下校服上的校徽,以示反对奴化教育,被所有官津补私学校斗委会拥戴为英雄之后却前途尽毁,港人并没有认同年轻人的所作所为,他们是白白的牺牲了。以后,皇仁斗委会有一位伍镇环考进了港大,有一位蔡文田考进了中大,都成了国粹派的领袖,在大专院校里呼风唤雨,散播“认中认祖”意识,为共产党发展党员。现在,也有学生在大专院校兴风作浪,散播“暴力抗争”意识,历史是否正在重演?

学民思潮以十年推动自决公投,修宪普选很有志气

我无法证实“暴力港独派”幕后的背景,但可以提出两项疑问:一。事实证明几年来的客观效果是,这派做了很多破坏民主运动的事,罄竹难书。如果说中共的破坏心狠手辣,那么他们的破坏也不分伯仲,民运陷入困境他们的破坏是主因之一。这样的政治团体是真正追求民主自由吗?能归入民主派行列吗?二。中共喉舌铺天盖地去批斗吴志森、陈文敏、戴耀廷等人,却并未见到对反共透顶的该派头目的批判,为甚么?也许中共并没有把他们的反共当真?最近看到梁天琦的参选造势晚会,差不多所有头面人物均有出场,堪称“暴力港独派”的实力大检阅,让我们把一些曾经面目模糊不清的人看得更清楚。

今后,泛民主派应清楚瞭解“暴力港独派”不是同路人,不属民主阵营,而是竞争对手,请作好被中共与暴独派两面夹攻的准备。暴独派也打倒共产党,也喊梁振英下台,也本士,也说追求民主,欺骗性很大,我们要有高明的策略去对付,有时要用合纵连横之计。

不是所有年轻学生均为“暴独派”。在弥漫着本士思潮的今天,有一批具本土情怀,本土意识,本土优先,主张非暴力的本土派却是非常可爱的,我们应把他们与“暴独派”分别开来。学民思潮提出以十年时间推动“自决公投,修宪普选”是相当有志气的计划。这是取回九七时我们应得而未得的自决权利,也是我们应做而未做,现在由年轻人来接力的使命。我赞成非暴力居民自决,学民思潮的计划就是我所认为的香港民主运动的长远路向,我感到很安慰。不过,现实是我们要立即面对立法会选举。

本文上篇提出要“智取”,智取要有“智者”。据维基百科解释,智慧是一种高级的综合能力,包含有:感知、知识、理解、逻辑、辨别、分析、判断等多种能力。智慧使我们做出成功的决策,有智慧的人称为智者。

戴耀廷的“雷动计划”:需要智慧的选举工程

笔者认为智者已经出现,也提出了智取的计划。他就是戴耀廷和他的“雷动计划”。戴耀廷没有被雨伞运动的挫败所压倒,继续战斗,坚持思考,冷静分析,找寻出路。他研究立法会各类议席的分佈,结论是民主派在选举中取得一半议席是可能的。不用砖头,不用纵火,只要一张合法的选票,可以达到阻止梁振英连任的目标。他说,这是一个庞大的全港选举工程,也是一次抗争运动。我在一月份的文章曾提出 “我们还有半截子民主政制,今年立法会选举,希望大家拿出争取过半数议席的豪气去发动市民投票,取回立法会的主动权,打破分组点票,功能组别的魔咒”,雷动计划与我不谋而合,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雷动计划”是一项需要智慧的选举工程,我有以下的几点意见,仅供参考:

一、“非建制”的提法有危险。吸收早年“真普联”的经验,民主信念实在不能瞹瞹眛眛,含糊不清,应该与暴独派划清界线。

二、计划的关键在选民。要深入地区,发动公民社会、学生组织、专业人士组织,指出拉布或否决权是被动的防守,要过半数议席才能主动出击。让选民认识立法会过半数议席对民主运动的重要性,从而愿意参与配票工程,有智慧地投票。以发动地区选民的觉醒来制衡泛民党派内本位和愚昧的思想。

三、反对本党主义。因为民主理想的追求,应该超越本党利益。因为共同敌人,共同目标,全局高于本党利益。各党应团结起来,本着大无畏大无私的精神商讨选举策略,协调参选名单,建立公平分配制度。这真是一次对民主派领袖们人格素质的考验。

智取即“智慧抗共”有别于“暴力抗赤”,愿追求民主的市民运用智慧的一票,打赢一场史无前例的立法会选举!

2016年2月24日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