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孟谦:“国家机密”,你伤害了我们!

Share on Google+

——以此声援师涛及其家属

以“泄漏国家机密”为名,我们的人民政府已经抓捕、治罪了许多人,如杨建利、宋永毅、高瞻、林海、郑恩宠、吴仕深、赵岩……等等。而今天,这个名单上又增加了一位,他是湖南《当代商报》编委兼编辑部主任师涛先生。

根据师涛弟弟师华的紧急呼吁透露:

“11月24日中午,师涛去太原长途汽车站准备赴宁夏探望母亲,自出门后就再无音迅。

“11月25日中午,由山西省国家安全厅张处长出面以请客名义将我嫂请至一饭店,口头传达师涛因涉嫌向境外非法泄露国家秘密己被湖南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拘捕。11月26日,张处长在某宾馆告知我嫂要进行住宅搜查,由山西史处长协助长沙方面进行。在没有出示搜查令的情况下,抄走包括电脑主机、记事本等几十件物品,仅出具了盖有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公章的扣押物品清单两张。

“11月27日,山西张处长告知我嫂,师涛己被带往长沙,相关法律文书己寄出(该文书直至12月2日才被送达)。11月28日,我嫂所在的报社领导出面与我嫂进行了谈话。”

读到此消息我不惊想起了自己:2002年5月13日下午,在杭州萧山我被诱捕绑架,当即从萧山押到了安徽马鞍山。我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一天!

我于12月6日、12月9日分别致电师涛的妻子王媛,向她表示支持与问候。作为师涛妻子的王媛所受到的伤害让我震惊。

在第1次的电话里,当我介绍完我自己并表达了对师涛的支持及对她的问候后,王媛已经泣不成声。她完全失去了常态,声音模糊、发抖,连声不迭地问我:“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真切地感受到她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惧当中。

在第2次的电话里,王媛一直在哭泣,并陷入一种极度地恐惧与慌乱当中。她告诉我,自从出事以后,她不敢回家,她害怕。后来师华、王媛母亲以及婆婆都来了,她才敢回家。这几天王媛与婆婆相依为命。但是,今天婆婆去了长沙打探消息,只剩下她一人。

她说,她害怕,所以给我发短信。

王媛对我说:

“这件事情真是让我感到没有安全感了,即使在自己买的房子里,我也很是怀疑下一秒钟,下一分钟会被抓走。真的!!”

“其实,在这几天里,我有一种与师涛妈妈相依为命的感觉,她走,让我的心理无限凄凉。”

“如果,有一天我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你相信吗?”

“我担心的是,师涛”失踪“了,还有我知道;就我一个人生活,哪一天我也”失踪“了,恐怕就没有一个人知道了,你说可怕不可怕,可怜不可怜,凄凉不凄凉?这也是我最大的困饶!!我何辜啊,要过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

“这样吧,我每天都给你发短信,告诉你今天我很好,还没有人来抓我,如果哪天我不发了,那肯定是我也”失踪“了,行吗?”

“说真的,我很信任你,祝你幸福,希望你的妻子不要承受我这样的苦难。”

王媛惊恐万状、声泪俱下的倾诉,让我极度悲凉!因为,这样的恐惧,我也有过:在我被绑架的日子里,我甚至恐惧地想自己会莫名其妙地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王媛还说,他们还要她不能对外说(师涛被拘的事情),因为是“国家机密”,否则的话要拘押她“十五天到若干年”。而在2002年,我也是如此地被警告,说他们对我的绑架以及其他是“国家机密”,不能对任何人透露,否则可以判我个10年、8年的。

这就是我们的“国家机密”!这些“国家机密”是如此尖刻地伤害了我们的心灵!而我们难道任其伤害吗?不!决不!我们要把这些“国家机密”公告于天下!

(2004年12月10日凌晨于萧山)

阅读次数:6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