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看到报纸头版头条赫然入目的大字标题:“《江泽民文选》是最好的教材”。好家伙!一条多年不见的文革式话语句一夜之间又登陆神州了!最者,顶峰也。不可超越乎?用此断语意在何方?一探究竟,原来是中共中央已作出关于学习《江泽民文选》的决定,而且,团中央也要求团员青年认真学习《江泽民文选》,胡锦涛总书记也在学习《江泽民文选》报告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的《江泽民文选》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10日起在全国发行。而且还要按照党中央的要求,切实抓好学习《江泽民文选》工作的落实,认真组织学习《江泽民文选》。甚至把它上升到“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我认为,任何形诸于理论性的思维或表达都是不可绝对化的,都是很自然会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逐渐被重新认识甚而至于被彻底推翻的。即使是著名哲学家的经典语录或科学家的定理还有经后来的实证证明被彻底推翻。这样的事例在思想界、科学界实在不胜枚举。

狭义地说,失败和挫折才是每个人一生之中最好的教材。而广义地看,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应该用发展的眼光来看,而不可用固定不变的、权威的语言强词夺理。即使伟大如列宁、马克思,他们著作中断言的观点如“帝国主义是垄断的、寄生或腐化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后阶段”等阐述即使在当今党内的理论家看来就已经成为颇有争论的话语。今天的帝国主义如美国很明显不但没有腐化也没有垂死,而且国内政治稳定,经济蓬勃发展,在国外似乎越来越“嚣张”。这是国际现状中不争的事实。再者,如果从历史的、宇宙的发展眼光来看,《毛泽东选集》也不过只是当时权倾一时的产物罢了,何来最好之说?即便按现在报纸标题的推论展开下去,《江泽民文选》倘若是最好的教材,那么,《邓小平文选》不就等于被贬低为次好的教材了?以后轮到出版《胡锦涛文选》的时候,不知是否还会索性在“最”字前面再加一个“最”来媲美这本“最好的教材”?

一想到“最”这样的字眼,就不能不令人联想到毛泽东一手发动的、至今在公共领域成为隐晦话语的“文革十年大浩劫”,那时的“最”字几乎就是给毛一人独享的专利。而我们糊涂的芸芸众生也居然习惯了在高呼“最最最”的同时,失去了所有属于自己的思考、个人的自由和公认的常识。那个年代的全体国人一齐滑入了“个人崇拜”的泥坑而无法自拔。而今天,又准备从上至下的大肆宣传“《江泽民文选》是最好的教材”之举不也就是在变相地鼓吹“个人崇拜”吗!

某个人的专著是不是最好的教材,显然不是由某个人或某个政党抑或某个社会团体可以有资格下结论的,而应是由时间、岁月,由历史、由人民去评价的事。更何况江某既非科学家也非哲学家更非思想家,而只是一位并无什么理论建树的新型政客罢了。“三个代表”充其量也就三句话而已,类似的论述在毛选中其实早已涉及过。实无多少新鲜感。胡总书记至于把马屁拍到这个份上吗:总之,您老的东东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好的人生教材。简直荒天下之大唐,令人肉麻之至!不过,这或许从一个侧面透露出某种不为人知的信息,那就是胡依然还只是儿皇的角色,许多事仍然还得像赵紫阳在8964期间十分无奈地向戈尔巴乔夫吐透露的一样:现在许多事还是需要假惺惺退下来的老邓说了才算啊!中国政治的特色就是这样,浮现在表面上的东西往往是不能凭常规去推测和想象的。

说到逢迎拍马之风,高到中央集权,小到县、区甚至一个普通的单位也未能免俗。

“下面就请某某总经理(或书记、局长)给我们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

“下面我们请某某作重要指示!”诸如此类的恭唯话在任何一地的官场上你都不难听到,而且此种场合多半要鼓掌的。只要你混到一种手中有点权力的“长”,你的话自然就成了“重要讲话”。你的会议发言很可能随时一不小心就成了下属不得不聆听和引用的“重要指示”了。而许多当领导的,每次要走过场式地说出“重要讲话”时,我想其实连他本人都有勉为其难的感觉。

我承认我还没读过,当然将来也肯定没有兴趣去读什么《江泽民文选》,而且我也有充分的理由断定,许多老百姓愚笨如我一样也根本没有兴致去“认真学习”这本所谓“最好的教材”。除非是单位因为遵照上级指示统一订购而不得不人手一册傍身之外。

在我看来,可以称得上最好的教材当然应该是属于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具有普世价值的读物,如荷马史诗、圣经、全球通史、教父、简爱、生存智慧(奥修)、百年孤独、红楼梦、三字经、山坳上的中国以及美国出版的国家地理杂志等都堪称经典传世好书。

本人难忘在中学刚刚毕业不久的八十年代初,就曾经读过一本书皮已经发黄发皱的好书:卢梭名著——《苏菲与爱弥尔》。那本书中的每一节都是用卢梭与爱弥尔的对话形式完成的。书中涉及的幸福观、健康观、运动观、长寿观、爱情观、择偶观、幼儿初期培养观,母亲的职能观、父亲职能观,同情心观等等,特别是苏菲,这个充满艺术美感的名字,无不让人沟起人们对艺术美感的无限向望和执著追求。苏菲仿佛就是人类心中的艺术美神雅典娜,又仿佛是人类心中的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而爱弥尔就像是人类的理性之神阿博罗的化身,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理性的光芒。主人公爱弥尔在笔者充满智慧与哲学的感悟下获得心灵与身体的健康成长。当你在人生中不管是遇到迷惘、痛苦还是快乐、兴奋的时候,你都能从书中得到妙语如珠的人生启笛。书中许多堪称经典的哲语我都作过认真的抄录。可惜后来在自己不由自己作主的命运辗转中流失掉了。至今每每想起来,都觉遗憾不已。像这种书无疑称得上是年轻人在道德、礼仪、情感上最好的人生教材,也是老年人值得珍藏的好书。这种字里行间充满美感和哲思的闪光不仅经得起时间流逝的考验,而且至今读起来,仍然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他那排山倒海的气势、无比广大的胸襟和妙语如珠的哲思。书中无数深刻的教育观点都非常具有建设性和可操作性。卢梭的教育理念历来是培养一个健康、充满理性和博爱、处处散发着美感、高尚的人。豪无疑问,像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好教材是平庸如江泽民之流的政客之辈穷其一生也鼓捣不出来的。

只要看《江泽民文选》的目录,就可知其大概。不论从文采或哲理甚或人士教义都远远谈不上是“最好的教材”,而不过是收集了他当政期间的一堆文字垃圾而已。而里面的许多文字垃圾我想甚至不用他亲自动笔,只消他“指示”一下秘书班子去操作然后自己再在上面画画圈圈或至多提示一下修改意见便可一掷而就。在这一点上,江还远远不及毛泽东的勤奋,至少毛那时因客观条件所限还不得不自己动笔。然而不管是谁的垃圾书,既是垃圾就注定迟早要被时间抛进它该去的地方。

如果要说国际礼仪方面,说江泽民的一些上不得大雅之堂的“小节”举动才当属我们最好的反面教材,如当作国际新闻媒体的面多次大挖鼻孔,被境外摄影记者逮个正着,有照片为证;还有,当着美国总统小布什的面,自己一下车就径直扬长而去,置自己的老婆于不顾远远抛在后面,把个小布什惊得一恁一恁的。西方文明社会是很讲究“lady first”的,可我们一阔脸就变的江总,才不理会你这一套呢。周恩来曾经说过,“外交无小节”。诚哉斯言。再举一例,江某在有众多北欧元首出席的礼宾宴会上恁是兴之所致,不顾国格和常识忽然间用意大利语高歌一曲《我的太阳》,生生把在座各国政要惊得不知所措。看来他是根本没有摸过《苏菲与爱弥尔》这本“最好的教材”的,不然就不会犯这种有失体统的低级错误。还有一次在访问以色列时居然被记者拍到一幅大如冬瓜的雪白肚皮仰卧在静静水面的镜头,他莫不是忽发思古之悠情,想在缺水的以色列用仰泳的姿式表演一下悠然看南山的水上绝活吧。此类不雅的新闻照片虽然因为国内新闻严密封锁的原因,一般民众难以先睹为快,如果让女士看到了,一点会令其羞得一个个掩面而过,同时也会让身为男同胞的我们感到无地自容、十分难堪以极。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