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藏餐馆里,偶然地见到一群年轻的西藏人,其中,尼玛多吉的年龄最大,有四十四、五岁吧,已属于这群人中的父辈了。尼玛多吉在大学里工作,受过良好的西方教育。谦和,诚挚,又不随波逐流,像我见到的大多数西藏人一样。他手里拿着已译成英文的王力雄等人的十二点建议和一家美国报纸刊登的西藏和平抗议图,走近了我。

“这十二点建议非常好。”他说:“王力雄是一个真正了解西藏的汉人,我敬重他的学识和品格,应该让所有的汉人,尤其年轻一代,阅读他的作品。自从西藏发生和平抗议以来,我惊讶地发现,中国年轻一代,甚至包括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竟然对西藏一无所知,只是盲目地渲泻他们的民族主义思想,没有任何分辩地跟着中国政府跑,指责藏人,甚至达赖喇嘛。我的朋友,他是哈佛的法学博士,也是藏人,和我有着相同的感受,他说,中国年轻一代的强烈的大汉族主义思想,来源于中共政府,这个政府正在运用一种非常危险的游戏教育他们的年轻的一代,这样狭隘的操作方式,有害于整个人类。当然,不可必免地波及到了西藏。从一九五九年到现在,可以说,西藏从来没有和平过:三反四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还有日常生活中不断的宣传,揭发,和批斗,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人们的行为,出现在今天的暴力,一点也不奇怪。

“从历史看,西藏人对汉人是友好的,他们之间也从没有中断过往来,就像和不丹,印度,尼泊尔一样。可是,今天,为什么藏人不像八十年代那样仅仅在拉萨,而是遍布几乎所有的藏区,对中共进行大规模地抗议呢?汉人是不是也应该站在藏人的角度,客观地看看西藏存在的问题?是不是也应该想一想,数以千计的西藏人,仅仅为了政治,政策的原因,正在监狱里受煎熬,还有三大寺的僧人们,被困在寺院这么长时间,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

“西藏的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而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法,它会让藏人和汉人真正地走到一起,相互接受和认可。任何指责和污陷达赖喇嘛的行为都是愚笨和不明治的,并且明显地表明没有解决西藏问题的诚意。

“是的,近些年来,中国的经济在发展,可是,人们的精神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甚至人们之间更加缺少信任和尊重。在西藏的乡下,甘肃、青海一代,连基本的经济繁荣也没有见到,我的家乡西藏东部,依然没有电和自来水。应该承认中国政府在西藏的投资,可是,百姓并没有得到好处,真正富起来的是那些官员们。我是说,贪污在西藏极为严重。而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是一条不需要经济投资而又能让人们从经济和精神双重方面得到好处的方法,只要达赖喇嘛在,西藏,我认为就不会有暴力。

“就我个人的生活而言,在加拿大,我没有任何忧虑,我是说物质上,可是,我是一个藏人,我的家在西藏,今天,我的三个了孩子都在这里,他们主动地和西藏的其他年轻人集合在一起,正在想办法为境内的西藏人做一点什么,我也和他们一样,为境内的藏人感到骄傲,他们非常勇敢,像唯色,她明确地知道,她将面对的是什么,可是,他们忧虑的并不是他们自己的前景,而是西藏的前景,我们,这些安安全全地生活在境外的藏人能做什么呢,我们要和他们连接起来,一定要连接起来,共同地为解决西藏问题,为西藏人能够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被歧视,为我们的文化能够在自己的土地上不被毁灭而努力。还要教育我们的孩子,好好地对待汉人,即使面对那些强烈的大汉族主义者。事实上,尽管我对我的孩子们说得很少,但是,他们已经开始了,孩子们每个人都有许多汉人朋友,他们的心中,没有恨。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西藏的希望。”

完稿于2008年3月29日夜里12点51分

(此文首发于唯色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