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2014-08-14 12:05 来自 文化课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8月11日公布投票结果,作家阿来的报告文学《瞻对》一票未得,舆论大哗,而该奖评委何建明认为得0票“很正常”。8月14日上午,阿来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表示这个结果“不能接受”,要“问一问为什么”。

Ahlai

 

 

 

 

 

 

 

 

投票情况显示阿来的《瞻对——两百年康巴传奇》一票未得。

null

阿来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表示这个结果“不能接受”,要“问一问为什么”。CFP 资料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8月11日揭晓之后,四川旧体诗诗人周啸天的获奖以及著名作家阿来、岳南一票未得的结果,令吐槽、质疑、争论再次汇聚到这一奖项上。尤其是投票表公布的当天下午,阿来向媒体表达了对“鲁奖”报告文学奖的不满,表示“我要抗议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迅速将公众的眼球从“不争馒头争口气”的周啸天争取过来。不过周啸天仍然会大量出现在吐槽中——网友“荣剑2008”发微博称“鲁迅文学奖评委共11人,周啸天得9票,而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得0票。”其中的反讽意味不言而喻。

据《成都商报》报道,8月11日下午,阿来在电话中表示,“过几天我会有个公开回应,一两句话”。而对于几天后的回应是否是针对评委,认为评委团队存在问题?阿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毫无疑问。”之后,本届“鲁奖”报告文学奖评委、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在媒体的询问下,认为阿来得0票“很正常”。至于阿来觉得评委团队存在问题,何建明又称:“这个也不对,评上了就没有问题,评不上就有问题?”

当被告知阿要来抗议“鲁奖”报告文学奖,何建明感到很惊诧,“他说他抗议啊?这个不会的吧。”何建明说他们不会主动联系阿来,“不能说谁没评上就要联系他解释一通。我们要按照程序来办事。”至于为什么他也没有投阿来一票,何建明称评委团队有基本的发言纪律,这个问题请问奖项发言人。

终审评委之一、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认为,客观来看,票数的多寡反映了评委们“达成共识的过程”。归根究底,还是好作品太多,名额太少,竞争太残酷。“中国每年产生中篇的量那么大,4年才评1次,每次才5 个,平均每年评出1个多点。”白烨惋惜地说,从他个人角度来说,仅仅中篇小说的“落选名单”里就包含了许多好作品,比如林那北的《龙舟》、畀愚的《邮递员》、潘灵的《一个人和村庄》等。“我真的建议今后能把获奖者扩容到10名。”

8月14日上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0票风波”电话采访了阿来,以下为电话采访实录:
澎湃新闻:《瞻对》得0票,何建明评委认为“很正常”。你认为正常么?
阿来:不能简单以“很正常”这种官气十足的话语来回答,正常的理由在哪里?这不是以理服人,是以权压人。

澎湃新闻:作家方方的分析是,可能《瞻对》的体裁与“鲁奖”终审评委的要求不符合。
阿来:文学奖是广泛的文学奖。《瞻对》不放在报告文学中,难道放到诗歌里面吗?“非虚构”只是一种国际上更常用的分类方法。如果体例不和,如何到终审的?应该在最初公示阶段就提出来,到最后再权衡、蝇营狗苟,不能令人信服。我不是说获奖者的作品不好,但是难道《瞻对》低于他们吗?《瞻对》中的每一句、每一段史实都是由根据的,有来历的,是对今天中国的现实问题进行的梳理。中国的民族问题不重要吗?这涉及到我们如何保持稳定,是重大的、真正的社会关切。

澎湃新闻:是否如某些评论家所言,是《瞻对》涉及的问题过于敏感呢?
阿来:没有敏感。《瞻对》是得到中共中央统战部发文件高度评价的作品,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特别发文章(指即发表于《华西都市报》2014年6月20日的《我读》)推荐的作品,怎么会有敏感?我不是说一定要得这个奖,也不是要质疑。我只是要问一句,为什么是这样?

澎湃新闻:那么你是否觉得“鲁奖”评审机制存在问题,仅仅十几个评委以讨论后投票的方式评选是否有问题?
阿来:我不想谈论评审机制的问题。

附: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奖评委名单
主 任:何建明
副主任:梁鸿鹰
委 员(按姓氏笔画为序):
丁晓原 马步升 白轶民 邢军纪 李青松 李朝全 范咏戈 贺仲明 黄济人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