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徐萧
2014-08-14 17:07 来自 文化课

阿来的《瞻对》得0票正常吗?作家方方认为,“写得真不错,可能是体例有争议,不然不至于得0票”;麦家这样寻找其合理性:“也许评委更倾向于将这个奖项颁发给无名作者”;《收获》主编程永新则表示,“不正常”。

Ah Lai

 

 

 

 

 

 

 

 

 

 

 

阿来的此次在“鲁奖”上得0票的作品《瞻对》

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阿来写的《瞻对》参评本届鲁迅文学奖中的报告文学奖,竟然一票未得,外界认为这明显不合常理。对此,本届“鲁奖”报告文学组评委何建明说:“写小说得过奖的作家,写报告文学不一定能获奖,而且能够从上百部参评作品中经过反复筛选进入前十,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建明本人也是报告文学作家,写过《共和国告急》、《部长与国家》等作品,曾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现为中国作协副主席的何建明此前担任过作家出版社社长、总编辑,2012年5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百位作家抄“讲话”(指《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纪念册,就是出自他的策划。

何建明也许不知道,“写小说获过奖”的阿来其实得过报告文学类的奖项。2013年12月11日,阿来的《瞻对》就得过《人民文学》杂志社颁发的人民文学奖“非虚构”大奖。当时评委会认为,“在这部厚重的作品里,作家将近些年来兴起的非虚构文体由现实延伸到了历史”,也有评论家指出,《瞻对》是非虚构写作史上不容忽视的力作。

不过,也有读者提出不同意见,上海悬疑小说家那多的妻子、微博名人赵若虹(微博名“赵小姐失眠中”)在微博中说,“读者飘过,这本书是真的不好看。” 网友“夕阳漫游”也称“耍刀的不一定能使好枪”。

那么,《瞻对》得0票到底正不正常?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8月14日采访了《收获》杂志执行主编、同济大学兼职教授程永新。程永新明确说:“不正常,尤其是对《瞻对》这样的好作品。《瞻对》没得奖不是阿来的损失,而是鲁奖的损失!”上海女作家走走也对澎湃新闻记者说,“0票显然说明某些方面存在问题。但这不是说背后一定有什么,但起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海青年作家则表示,在文学奖的终审阶段,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不止一位参评者获得0票,绝对是不正常的。

而著名作家麦家则在其微博中表示:“据我的判断,得到当下这个结果,很可能是评委们考虑到阿来已经是名誉等身,所以更倾向于将这个奖项颁发给那些无名的作者,或者更年轻的作者。总之,《瞻对》得0票,绝不等于这部作品写得不好。”

作家方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达了对阿来《瞻对》的肯定,并分析了0票的原因,“我一看到这个结果,是感到很奇怪。阿来的文学素养、水平,作品品质都是公认的,我也刚好看了他这部作品,我觉得写的真不错。我分析了一下:应该是这部作品与其参评的‘报告文学’体例有争议。坦白说,以我的阅读经验,这部作品很像长篇小说,事实上,我就是在一本长篇小说选刊上读到这部作品的。很可能是体例的原因,不然不至于得0票。”

此次“鲁奖”爆出周啸天古体诗得奖和阿来得0票这样的槽点,是不是说明该奖的评审机制有改进的余地?对此,程永新认为评奖机制多少都会有缺陷,但“关键是什么人来评”。对于作家白烨说文学奖得票数的多少,是体现评委共识形成的过程,程永新表示:“就是事先通气,评委还是应该有骨气才对。”但程永新同时也表示:“凭心而论,这次鲁奖还是比以前进步了,文学评论组的评委就很称职;但诗歌组评得就很差,网民吐槽也很自然。”

早前,阿来曾对媒体说过,“生活在这个世界必然存在很多人情关系。我们也是正常人,要面对人情问题,但我有一个原则,不拿文字做交换,你们没有看到我歌颂领导、歌颂老板吧。不拿文字做交换是我最最起码的,也是底线,你们媒体可以监督我。”

null

《瞻对》选摘。瞻对是个历史地名,位于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一带。200余年来,清廷官兵、西部军阀、国民党军队、西藏地方军队乃至英国军队,都以不同的方式介入此地。《瞻对》以此为线索,展现了汉藏交汇之地的藏民独特的生存境况。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