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he Choesang 拍摄

Yeshe Choesang 拍摄

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大宝法王17世噶玛巴将成为达赖喇嘛尊者的继承人,接替西藏政教领袖职务。为此,2008年12月6日星期六,我在达兰萨拉大宝法王17世噶玛巴的驻锡地,采访了尊贵的17世噶玛巴。

朱瑞:十年前,我在楚布寺拜见您时,看到很多的朝圣者。具体地说,我的前后左右,尽是匍匐的声音,我是说,人们都在磕长头,我甚至听到大家由于激动,而急促的呼吸声。显然,在见不到达赖喇嘛尊者的黑暗中,有您在西藏,给藏人,尤其是噶玛噶举的信众带来了稍许安慰。另外,我的直觉中,您在楚布寺的生活似乎很安逸。那么,什么原因使您秘密地翻越雪山,选择了流亡?

17世噶玛巴:在西藏的时候,我个人的物质生活的确不错,但是,身为宗教领袖,我担负着很大的责任。主要是从释迦牟尼佛到我的上师的法脉,必须延传下去。不过,一些聚德的上师,也就是我应该亲近的上师,比如大司徒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创古仁波切等,都在印度。因为政治原因,他们没有办法到西藏向我传授,我就得想法,尽快地完成身为朱古(转世化身)的责任。本意上,我不想离开西藏,那里是我的家乡,我的信徒,也就是我的亲人。

朱瑞:到达印度后,您如愿以偿了吗?

17世噶玛巴:是的。我见到了很多经论方面的大师,也就是说,我想亲近的大师,都自由地接触到了。在印度,这一点,非常方便,容易。尤其是见到了我们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大师是西藏民族的骄傲,我有幸亲近他,在他的身边学习一些佛教精神,这是很宝贵的。

朱瑞:在这里,我愿意告诉您,原西藏自治区主席多杰才旦,曾上书中央政治局常委,谈到从前西藏完整的宗教体系,多年来,遭到极大的破坏,尤其是密宗上师,在西藏境内几乎绝迹。他特别提醒,噶玛噶举派的传承,也就是您的法脉,主要以密宗为基础,如果不尽快地解决,很可能出现无法挽救的西藏宗教危机。他还善意地告诫,有资格传经授业的密宗上师,都在流亡社区。事实上,是中国政府的一意孤行,使您不得不走上流亡之路。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认为,您将作为达赖喇嘛尊者的继承人,承担起西藏政教大业的重任,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17世噶玛巴:身为一个藏人,我有义务关心西藏民族的未来。尊贵的达赖喇嘛,已经做出了榜样。并且,就我个人的宗教位置,成为政治新闻的关注目标,也很正常。不过,历代大宝法王都没有参与政治,我也不擅长政治。你听到的只是传言。流亡政府里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可以承担起这个责任,就我个人来说,政治并非我心所在。

朱瑞:关于西藏的未来,您是怎么看的?

17世噶玛巴:西藏问题,目前看来,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还需要西藏的年轻人能够真正地继承自己的文化传统,把民族精神延续下来。另一方面,我认为,中国政府领导人应该非常清楚西藏的真实情况,他们也比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去解决这个问题。我曾寄望于中国政府能有一个新的政策,实际地保护西藏文化,给藏民族一个尊严,不要用他们的权力,而是用仁慈和道德来解决西藏问题。现在是21世纪了,暴力是不会长久的。和过去比,中国政府方面已有了很大的变化,也许因为经济的原因,不得不变。目前看来,中国民主的实现和中国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对西藏是很重要的。

(唯色博客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