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朋友:

我是病人刘淼的毛院学友。今天受湖南作家网原总监黄中泉委托(他出差在外),帮原湖南作家网资深网友、湖南省第四期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青年作家刘淼筹一些善款,这是他当务之急需要的救命钱。

刘淼是一位优秀的青年作家,勤奋、老实、本分。他患病三四年了,在自己勉强能支撑的情况下,他连自己身边的熟人与毛院同班同学都不说。可是,他是一位早年下岗的职工,近年家庭又遭遇变故,连每月2000元基本药费都支撑不下去了,联系到一位长沙名老中医,给他一个两年的治疗方案,前半年每天需300元,大家初步帮算下,前半年费用得5万左右,两年下来10万元左右,这对于他来说,无疑雪上加霜。老中医要等他筹够钱,才给他治疗。他还只有三十几岁,上有老下有小,他渴望好好活着,所以不得已写了求助信,恳请众人帮助。

歌词唱过: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现在患重病的人太多了,几乎每天大家可能都在朋友圈、微信群接到相似的求助信与众筹,很多人已经麻木,很多人开始厌烦,因为各有各的难。但我希望认识或者不认识刘淼的,如果能帮帮这位五岁孩子的患病父亲一把,让他能好好活下去,继续写作下去,那是我们这些文友衷心期待的。

期待您的爱心,期待薪火相传,期待刘淼鼓起生活的勇气,好好活下去。

亦蓝
2016年2月29日

附:
一个重病作家的求助信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

大家好。

今天,我怀着沉痛而又忐忑的心情写下这封求助信,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我叫刘淼,是一名作家。只不过,多年来默默耕耘于中短篇小说的创作,大多数作品只能在受众面极小的文学刊物发表,可以说既无多大名气,也也无多大影响力。因此,依靠文学创作,我完全不能够生存。

我没有念过大学,中专毕业后,在父母的安排下,进入株洲市煤气公司工作。原以为,我可以安安心心在这个国有企业过一辈子,不曾想,2008年,株洲市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决定关闭一批污染企业,煤气公司恰恰成为第一批关闭对象。于是,在2008年10月,我成为了一名下岗工人。下岗后,每个月仅六百元的生活费,生活过的非常艰难,但因为有文学陪伴,我依然觉得美好而又甜蜜。三年后,2011年,我因为文学创作成绩斐然,被招聘到市某内部文学刊物做文学编辑,在这里,我更是如鱼得水,创作了很多散文和小说作品,有些甚至得了全国大奖。譬如散文《斯人寂寞》,获得了湖南作家网举办的全国网络文学大赛三等奖。小说《沈情的背叛》也获得了网易论坛举办的小说大赛二等奖。很快,我加入了省作家协会,推荐到省第四期中青年作家班学习,并被选举为市作家协会理事,2014年更是入选湖南省文联文艺三百工程人才库。

然而,2012年下半年,在单位一次体检的时候,我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多囊肾导致的慢性肾功能衰竭合并肾性高血压。拿到体检结果的那一刹那,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晕了过去。经过后来的复查,我再次被确诊,医生告诉我,必须立刻开始服药治疗,延缓病情恶化。起初,我以为吃一段时间药就可以了。谁知,医生告诉我,服药只不过是延缓你肾衰竭的时间,最终你只有换肾或者接受终生血液透析。事实上,我心里明白,这是一种家族遗传疾病,我的父亲就因此在54岁的壮年去世。而我,现在才30多岁,我应该要为自己的命运做抗争。

前面已经说到,我被查出有重疾之后,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只好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回家休息。但是,在中国,仅仅依靠写作,除了极少部分金字塔尖的人可以维持生活外,其他大多数作家,根本不可能维持正常生活,更不要说遭遇突如其来的大病。而这么多年来,我仅仅只有积蓄将近3万元的积蓄,生活,吃药,赡养老人,照顾小孩,样样都要花钱。尤其是吃药,最基本的药物治疗,都必须2000元才能挺过去。现在没有了工作,坐吃山空,我的积蓄很快花光了。

现在,我已经完全被击垮,已经陷入借债治疗和度日的危机。更让人难过的是,我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各项生化指标持续升高。面对未来的巨额治疗费用,我实在无能为力了。我渴望继续活下去,所以恳请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能够奉献一片爱心,让我能够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在这里,我先说一声谢谢。祝好人一生平安。

爱心捐助方式:
中国建设银行株洲分行
6217002940102983193 开户名:刘淼

中国工商银行株洲分行
6212261903001036999 开户名:刘淼

支付宝账户:13873310749(他本人手机号)
微信号:fangzhanbo2013

000 001

000 002

000 003

000 004

000 005

000 006

000 007

000 008

文章来源:微信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