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国际西藏邮报)

目录

序言

一、文化贡献

1、民主贡献

2、难民社区贡献

3、宗教贡献

4、教育贡献

5、藏医藏药的贡献

8、新闻、出版,建筑,绘画,藏戏,歌舞的贡献

二、人类贡献

1、藏人的幸运

2、汉人的幸运

4、著作和荣誉

写在后面

序言

拥挤在白皮书1里的陈旧信息,牵强附会的对比和空洞的数字,都淋漓尽致地暴露了中共官僚们对西藏文化的无知认识和错位理解。更让人贻笑大方的是他们竟自喻为西藏文化的保护者!

几乎所有的文化领域,在今天的中国,都出现了断层。不说宗教,哲学,教育,艺术,新闻……怎样被蹂躏成了远离世界文化的一种孤立和丑陋的存在,单说政治,已完全堕落成了对人类和平的威胁:对外,支持所有的独裁政权;对内,在承诺改善人权的2008年,枪杀、追捕三月和平抗暴的藏人,掩饰瓮安事件真相,刑罚无辜……,尤其是对《零八宪章》异议人士的抓捕和传讯……显而易见地暴露了中共政权末日般的疯狂和反文化的本质。

中国纵然如此,中共控制下的西藏文化,怎能被保护?1959年以后,西藏文化出现了比中国更加严重的断层:深如海洋、独一无二的西藏文明,被看做是落后的,黑暗的,甚至必须划清界线;珍宝一样衔接着历史与未来的西藏学者被监禁;重要的节日和风俗被取缔;古老的寺庙建筑被拆毁,佛像被砸碎,经书被焚烧,僧人、尼姑被毒打,甚至枪杀;尤其是今天对西藏寺院的军管,开始了公开地与西藏文化之魂对峙。同时,胡锦涛执政以来,在西藏变本加厉地破山挖矿,开湖建坝,残酷地制造了第二次藏民族大迁徙,有目的、有计划地破坏西藏文化的物质依赖,毫不顾及西藏高原是亚洲诸大河流的发源地,保护那里的生态环境,就是保护整个亚洲福祉的事实,把西藏沦为玩弄权术、施展强权的试验基地。

“1959年以来,藏人从没有中断过逃亡,即使在文革最惨烈时期,也有藏人冒着生命危险翻越喜马拉雅山出走印度。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从1993年以来,平均每年有2500到3000名难民到达联合国难民署设立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西藏难民接待中心。” 2

他们背着糌粑、佛像、经书,爬过一座又一座大雪山,有的冻掉了脚趾、手指、割断了双腿,有的死在中共的枪下。可是,囊帕拉的枪声清晰地证明了,这条延续自己文化、寻求达赖喇嘛尊者庇护的苦难之路,从来都没有中断。

各族群之间的文化,没有进步和落后之分,也没有阻碍和发展之分,只有相同和不同之分。“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这是享誉世界的英国浪漫主义先驱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的著名诗句。是的,我们的社会模式不是绝对的。古老的西藏文明,提醒和引导着人类,去凝视另外的生存方式,思考人和大自然的亲缘关系,为人类拓开了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然而,从上一代和自身的经验中,今天的藏人不仅清晰地看见了自己的民族文化正在被迫走向衰亡,同时,也看见了汉地的堕落正在毫无遮拦地向西藏高原蔓延。未来是可怕的,他们思念自己的文化。“我也许就是像你一样的一只苍蝇?你也许就是像我一样的一个人?”远在英格兰的布莱克,神秘地道出了西藏文化中尊重一切生命,与万物和谐共存的境界。可是,那个文化在哪里?

“让达赖喇嘛回家!”这声音有如海啸,在西藏史,中国史,和世界史中起伏。然而,中共官僚集团充耳不闻这绵延千里、跌宕而来的思念,居然在《白皮书》里写道:

“达赖集团和一些西方反华势力自己享受着现代文明和文化的成果,却以‘保护西藏文化’为名,要求藏民族和西藏文化永远停留在中世纪状态,成为活化石,这显然是别有用心,是包括西藏人民在内的中国各族人民不会答应的。”

早在《流亡中的自在》里,达赖喇嘛尊者就说过,“我尤其感到兴趣的是日本达到极大的物质成就,却没有丧失历史文化与价值的视野。”这句话,一方面赞美科学的发展带来了物质文明,另一方面,赞美传统文化的保留和发展,滋养了人们的精神。尊者始终如一地对科学有着强烈的兴趣,甚至探索了次原子物理、宇宙论和生物学(包括神经科学和心理学)等方面。他鼓励展开佛学和科学之间的对话,甚至多次创造条件,使世界上成就卓著的科学家们和精进的佛教领袖,进行具有历史意义的交流,努力地使物质和精神和谐地并存在一个层面。

否定达赖喇嘛尊者对西藏文化的贡献,就否定了一个时代。事实上,在白皮书宣称达赖喇嘛尊者“……从未对西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出过一点力、作过一点贡献……”的时候,在南亚次大陆,西藏文化的长链,已融入二十一世纪,并被喻为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迹。

文化贡献

1、民主贡献

“我力劝政府排除古老的,无生产力的作为,决心把西藏推进二十世纪。”
——摘自达赖喇嘛自传《流亡中的自在》

根深蒂固的民主传统,始于久远的聂赤赞普时代,尽管在松赞干布和赤热巴巾时期都得到了发展,但是,她的果实应该是伴随着甘丹颇章王朝而来的“春都杰措”即民众大会。因此,在少年达赖喇嘛的精神里,孕育的许多适于西藏现实的发展计划中,都以民主政体的建立为基础。一九五二年执政不久的尊者,就成立了列居列空,即改革委员会,详细地讨论了如何在西藏建立民主制,减免赋税和债务等等。然而,中共的入侵,使西藏失去了自我完善和发展的良机。

被迫流亡途中,中共解散了西藏噶厦政府,于是,尊者在山南隆子宗,宣告成立了临时政府,山穷水尽之时,延续了甘丹颇章王朝政权。1959年4月,到达印度默苏里后,正式成立噶厦政府,为后来实现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制,筑起了立足之地。

1960年3月10日,达赖喇嘛尊者在发表藏人抗暴周年纪念声明时,正式宣布西藏流亡社会实施民主制。9月2日,成立了西藏历史上第一个民众议会,即“藏人代表委员会”。议会制定了平等地选拔使用干部制度,取缔了旧西藏的世袭制,并收回旧西藏的所有封爵。

尊者达赖喇嘛首先从自己做起。为了正式脱离神权统治,1961年,在《西藏宪法草案》中,坚持加入了一项崭新的规定:国民大会三分之二票数,可以解除达赖喇嘛的职权。

1963年,西藏民众议会颁布了民主宪法——《流亡藏人宪章》。宪章规定:人们拥有言论、信仰、及集会的自由,并在宪章里详述了流亡政府的工作指导方针。

1990年5月,由达赖喇嘛尊者任命的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和第十届议会同时辞职。分布在印度次大陆和其他33个国家的流亡藏人,通过一人一票的民主程序,选举产生了扩大的第十一届议会,并产生了由政府部长组成的新内阁。

2001年9月,在尊者的主张下,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了流亡政府首相——噶伦赤巴,并有权向议会提出内阁候选名单,由议会通过后正式任命。

西藏流亡政府由最高司法机构、人民议会、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三权分离的方式组成。另设有审计总署、公务员考核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等独立机构。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之下分设七个部:宗教与文化事物部,内政部,教育部,财政部,卫生部,安全部,外交与新闻部。各部门主管,由民主选举产生,并采取轮换制。

流亡社区里,不同思想和背景的人们,还可以自由地组织不同性质的团体。比如西藏青年会,前政治犯“九• 十三”运动组织,西藏全国民主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西藏妇女会等,都可以直接挑战政府的观点、政策,甚至达赖喇嘛尊者的主张。

五十年来,达赖喇嘛尊者坚实地建立了一个民主政体,使流亡政府的管理工作,臻于完善和成熟,经得起来自各方面的监督和批评,代表着境内、外藏人的心愿。这一政治贡献,将随着时间的积累,不仅越来越利益一代又一代藏人,也先驱般地提醒着同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民众,到了非民主不可的时候了!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