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厨房的餐桌旁,看着早晨的阳光,一吋一吋地游移进来,窗外的庭园,落英缤纷。

空气随着天候与温度总会酝酿出不同气息,季节的变幻,总会触动到心灵深处敏感的一角。

此时此刻,我正播放着韦瓦第的〈四季交响曲>.

几个星期前,向画商订购的画都已錶好送来了,每一幅都配合着家具与建筑空间的色调。

一年前这栋由被澳洲媒体和建筑界捧为MR TOORAK的建筑师NICHOLASDAY先生所设计的房子,对我而言,可用“惊艳”与“一见锺情”来形容。

他的作品有一种内敛的优雅,不算宽广的空间里随处可见他的匠心独俱、挥洒自如。

为不枉他特殊的个人风格,我特别找室内设计师与空间艺术设计师一起参与,并给我意见。

从錶框,摆画的位置和高度,他们的意见和我原始的构思,很快达成协定与共识。

每一幅画,都企图让它在不同空间、不同时间,因为阳光或灯光的照射,呈现不同的情调。

把这些画摆入生活的起居空间,就是希望闲暇时候,能与这些艺术创作者的心灵相呼应。

在心静神凝之间,感受艺术创作的深邃意境、原创者所传递灵魂内在的奥祕.

艺术,可不是人类文明最奢华瑰丽的演出啊?

我发现这是许多天平座的人共同的特症。

无可救药地沉溺在美与优质的氛围,花很长时间选择和研究品味的格调,使之成为生活中令人兴奋的思考过程。

天平座,并不算是一种有强烈占有欲的星座。

相较于许多蒐集名牌、古董、珠宝成痴成狂的族群,喜新厌旧、难以枯守无聊的天平座,毋宁只纯粹当一名欣赏者。

事实上,并不是每一种“名牌”都适合自己。与其一昧追逐高价名牌来烘托自己的行头、身份、地位。

倒不如多瞭解、内省、思考自己的风格,矗立自我独特的品味,让披挂上身的品牌,能因个人的风格而生辉。

如果,自己本身就是一种风格与型象,那么那些标上商标和写上设计师名字,就能多卖较诸商品本身价值高出好几倍的所谓“名牌”,则就不再是购买者作为取决商品时的指标了。

流行,是趋势文化的表象,个人在追逐流行的同时,若能准确地掌握文化演变的内涵,让时尚与自己的风格结合,对于“有格调的琐碎”多一些体贴和细腻,那么有关生活的一点小小浪漫的耽美,也就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了。

我喜欢林语堂先生在〈生活的艺术〉里所提出“有格调的琐碎”这样的概念。

他在食衣住行等琐事中,将人的有品无品归结到生活中,人必须在生活的琐碎里治理自己,而品格的高下也就隐藏其中。

想以“格调”自许,追求的当然与众不同。

不附和时代的八股,不媚世阿俗,即使与普通人廝混,看八卦杂志,购物逛街,在人与人间寻找俗世的趣味,但平凡琐碎的材质,经过其特殊的思维模式后,经常重新被组构成饶有新意的创作或意见。

或此或彼选择其所爱,自由自在却秉其个人的坚持。对于粗糙冗赘虚伪的应酬和人际关系,并不愿意流连太久,以免浪费宝贵的生命。

我们所处的时代,“说使命,太沈重”,一大群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最后往往反而把世界搞得乌烟瘴气。

冠冕堂皇的言论,最后往往被揭露,其实只不过是撒旦的面具。

当世界太激情,我毋宁选择孤独冷清,当文以载道太多,我宁愿沈耽琐碎平凡。

在物欲的巴士或权力的渡轮上,让自己,自动选择脱离排队的行列,靠在一边站。

此文于2006年05月20日做了修改

文章来源:南十字星空下的独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