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的某天从美国飞回台湾,读到的第一个新闻就让我震撼:

“国立政治大学教授江明修参选苗栗县长!”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好傢伙,到底还是出手了。

有这份感慨,是因为我早知道江教授的土地情结,知道他对家乡的深爱。

我们是老朋友了。今年春节,我就在他的家乡苗栗过的。他带我走街串巷,沿途解说苗栗风情,字字句句带着骄傲。在我看来,今日苗栗已经很美、很好,听了他的解说我才知道,昨日苗栗更美、更好:门前小溪清澈见底,有鱼虾嬉戏水中。小溪两旁,是密密的林荫……

显而易见,对家乡现状,江教授不满意。记得去年一次教授茶聚,谈到台湾的困境,苗栗的困境,他很激奋,呼吁同座教授:关键时刻勿明哲保身,一定要挺身而出。今天回头看,那时他就已经有了准备。

当中国大陆的民众因不满现实,往往对台湾政治充满玫瑰色的过度想像时,台湾政治其实正陷入危机中。国会的失能,政党政治的失能,政治人物的失能,背后潜藏的是整个宪政体制的失灵,始有今年三月的太阳花学运,超越所有党派、所有利益集团的公民社会,发出了自己愤怒的吼声。以公民政治补救宪政体制之不足,越来越成为台湾社会的共鸣。公民社会不再满足于传统的非政府状态,要求参政乃至直接执政。

街头只是公民政治的第一步,民意表达可在街头完成,公民参政、公民执政则不可能依靠街头。即将到来的九合一选举,恰逢其时地给公民参政、公民执政打开了天窗。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医生柯文哲参选下届台北市长,柯文哲并筹组公民顾问团,为自己的选战把脉。沉寂多年的林义雄也大有重出江湖之势。地球公民基金会代表的台湾环保团体,也有参选冲动。

这即是说,江明修参选苗栗县长,绝非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有着宏阔的大背景支撑。这便是公民参政、公民执政的大背景。如果说,国会的失能、政党政治的失能、政治人物的失能,呈现了台湾宪政之危,那么公民参政、公民执政或将是台湾宪政之机,即台湾宪政危机或将倒逼出公民政治的崛起。公民政治的崛起或将为台湾宪政闯出一条突围之路、一条新生之路。

这不足怪。无论是民主,无论是宪政,也无论是人权,其发展本来就不可能一劳永逸。即便堪为典范的美国,宪政确立后,也用了两百多年时间来深化,何况台湾。公民参选或有成有败,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成败都是深化宪政的新尝试。无论成败,公民政治都将发展为台湾政治的新生态。江明修、柯文哲、林义雄,则是这新尝试、新生态的领军人。他们在不同的位置,从不同的方向,致力于同样的事业。

更独特的是,作为学者的江明修,不仅有学,而且有能。他毕生致力的,不仅是公民社会研究,而且是地方治理研究。实际是要打通公民社会与地方治理,把公民社会的经验与资源,具体应用于地方治理,以公民政治翻转地方政治。台湾很多成功的社区营造、成功的地方治理,他都曾深度参与。他参选苗栗县长乃有备而来,也包括这方面的准备。如果他执政苗栗,我相信,苗栗一定会是公民社会的试验场。像埔里桃米社区、竹山小镇文创等公民社会的成功试点,一定会引进苗栗,遍地开花。苗栗或将成为他主张的新政治即公民政治的重要景观。

而这,当然不只是台湾所需。公民参政、公民执政在世界范围都属于前沿。这方面的试验无论成败,都将成为台湾新经验的一部分,而具有世界意义,这于彼岸的中国大陆尤为难能可贵,也是我关注的动力之一。

悬念只在于,历史会给“江明修们”机会么?

小档案1

江明修,55岁,政治大学公行系特聘教授,苗栗县社区大学(志工职)校长,推动公民社会发展与社区终身学习,曾任中央大学客家学院院长,致力传承客家文化,其妻刘梅君任教于政大劳工研究所。今年4月间表态将以超越党派、公民参与的第三势力参选苗栗县长,日前并正式登记,成为苗栗县长六位候选人之一。

小档案2

这次年底九合一选举,登记参选苗栗县长者共六人:国民党提名徐耀昌,现任立委;民进党提名吴宜臻,现任立委;其他四人都是无党籍,包括:康世儒,曾任竹南镇长、苗栗县议员、立委;曾国良,证券期货分析师;陈淑芬,执业律师;江明修,政治学者。而过去苗栗县一向是蓝大于绿,国民党优势迄今存在。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2014年09月2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