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纪念‘六四’27周年国际电视连线会议”上的英文发言

2016年6月3日,华盛顿

王雪笠

(中文意译)

二十七年前,我还在上高中,但我已经俨然一个,根据我校校长事后的描述,“兴奋异常”、“上蹿下跳”的“中学生领袖”。某一天的家庭聚会上,我热情洋溢地谈起在学校和街头激动人心的经历以及中国貌似正在走向的美好愿景……所有人当中,唯有我爷爷皱着眉头,沉重地对我说:“你呀,你根本不知道中国共产党可以干出多么可怕的事情来…”——这是我记忆中,自一九四九年就收拾雄心、陷入沉默的爷爷,唯一一次评论国事。

不出数周,坦克就在枪声和哭喊声中轰隆碾过了天安门广场。我震惊了,正如在座各位一样。我们震惊不已,因为我们完全没有料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会用真枪实弹来对付我们——“人民”!可是为什么“不会”呢?所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人民开枪、屠杀中国人民的事迹,此前不是已经发生过成百上千次,历历在目、斑斑在册吗?只不过,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已然遗忘,另一部分人还茫然无知。

可是我爷爷知之甚详。他预见到大屠杀,因为他早已目睹过更暴虐更恐怖的屠杀。实际上,天安门屠杀并不是中共最残暴的罪行,甚至,文化大革命也还不是中共最血腥的罪行。中国共产党犯下了太多令人发指的罪恶,太多太多远甚于此的罪行,只不过,我们或是抛诸忘川,或是尚无从知晓。

如果我们已然知晓这些罪行,事情会否有不一样的的走向?在一九八九年,如果我们已经对中共的黑暗历史具备更清晰更深刻的瞭解,我们会否设计出更有效的战略和战术?我们会否作出更明智的决策?

我们无法改变过去,无法修正过去,也无法否定过去,但我们可以从中学到教训。

由于1989年的这段经历,我开始癡迷于研究历史;从6月4日天安门枪声响起那一刻起,我开始认识到:对历史真相的自由获取,对一切历史真相的自由获取,是政治文明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

直面六四屠杀的真相显然是中国走向政治文明无可回避的先决条件之一。然而,二十七年过去了,时间已经将我们磨砺得面目全非,一九八九年的黑色伤口却还是原样,横亘在原地。她是一个禁区:不能被提及,不能被记起。今天的年轻一代对天安门屠杀几乎一无所知,正如当年我们八九一代对中共更早的累累罪行几乎一无所知一样,这都是因为中共无时无刻不穷尽所有力量来掩盖和涂写历史真相。

可是,我们需要真相;我们需要癒伤;我们需要解决的良方。但谁来开启这一切呢?经过1989年的悲剧,我们已经再清楚不过,中共永远不会主动跨出迈向真相与和解的一步。必须,由我们来引领这一进程;必须,由我们来采取行动!

正因于此,“公民力量”策划了“六四申遗”。我们必须将六四铭记,使其不可磨灭。这不是一件轻易的任务,或将经年累月,但我们必须坚持,因为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六四屠杀档案”的建立,无论是否能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加持,都是我们必须承当的责任,都是富有价值的努力。同时,透过我们持续的呼吁和游说,我们将不断地将真相揭示给世人和中国人民,不断地提醒世界、警醒世界,要对中共政府保持警惕。最后,我们这一努力将为其它濒临湮灭威胁的黑色记忆树立典范——无论是文革的记忆,大饥荒的记忆,还是1949年中共夺权后数不胜数的惨酷屠杀和数不胜数的英勇起义的记忆……所有这些都必须作为世界记忆遗产被牢牢铭记,永不磨灭。

我们的祖父母辈从战争、饥荒和迫害中存活下来,并且保存了他们那个时代的真相。现在,该是我们的职责来捍卫真相和传播真相。六四问题的解决,以及其他所有类似问题的解决,必须从真相的自由获取开始,从历史真相的自由获取开始,必须从历史真相的传播开始,从你开始,从我开始,从当下开始,从现在开始!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