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喻户晓,解放后出尽风头、文革时红得发紫的歌颂毛泽东的歌曲《东方红》,也随着毛泽东从农民儿子到一国之长而经历了一个发迹、发展和登峰造极的过程,通过《东方红》歌词的变化和内容的扩展,我们对毛泽东其人也能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老根据地时《东方红》这首歌的歌词是“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嘿哟,他是人民的老长工”,到四九年毛泽东大权在握后,歌词就改为“呼儿嘿哟,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了。

一九六六年,文革的造神运动把个人崇拜推向极致,中国人唱《东方红》达到百唱不厌,唱必“东方红”的程度。而且,这支歌还长着翅膀向外扩张,不仅柬埔寨、北越等兄弟国家的青年也狂热地唱起《东方红》,据当时的报纸报导,世界人民也齐唱“东方红,太阳升”——头版通栏大红标题“毛主席是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泽东思想也一夜之间成了世界的精神财富。

那时候,无论演什么电影,一开幕,肯定是旭日东升,戴着五星帽闪闪发光的毛泽东,与太阳一起冉冉升起,天空一片火红。观众马上联想到“救星”、“中国人民的红太阳”、“世界人民的红太阳”,内心对毛泽东无限崇拜敬仰,大家为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无限自豪。当时,中国人真的相信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正等待毛主席去解救,毛泽东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了。

早期《东方红》称毛泽东是“老长工”。富农出生的毛泽东,他肯定不愿意当老长工,否则,他就留在他的农村老家,不说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推泥巴翻身,起码也是吃农村的饭吹农村的风,而不去搞什么共产革命,鼓动贫下中农到地主富农的牙床上打个滚了。

称毛泽东“老长工”,是革命策略的需要,是毛泽东的权宜之计,是拿“人民牌”油膏妆扮出“老长工”的面孔骗人,招兵买马搜集炮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一句话,他需要“万骨枯”来堆砌他皇帝的宝座。一旦黄袍加身,毛泽东立即露出真面目,就“呼儿嘿哟,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了。

怪不得,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用他至死不变的湖南口腔抖抖地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时,他是多么地志得意满不可一世。他清楚,包括国民党时期海内外知名的反蒋、反国民党的英雄豪杰君子们在内的全体中国人,从此齐刷刷跪在他脚下过日子。

既然是大救星,他就是当然的征服者、胜利者、恩赐者、奴隶主,这块土地上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小辈都是他的儿孙,都要对他顶礼膜拜、三呼万岁。他诗词里不是叫人“不需放屁”吗?意思就是对他的胡作非为不能说半个不字,他讲的话只能言听计从,哪怕是半夜三更的胡言乱语。毛泽东在用暴力强迫老百姓就范的同时,继续拿“老长工”骗人,只不过送旧迎新,换了一块“为人民服务”的现代化招牌而已。

毛泽东的野心尚未就此而止,他要当世界的头子。他输出革命,打肿脸充胖子,把中国人牙齿缝里省下的,甚至带了三千七百万条命债(“自然灾害”死的人数)的民脂民膏,买通各国共产党与政府对抗,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损害该国平民百姓的利益,致使当地华侨李代桃僵受迫害。幸好毛泽东所求不遂,没当上“世界的红太阳”,否则那才是世界人民真正的灾难。

从“老长工”到“大救星”到“世界的红太阳”,几个字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口是心非玩弄权术的奸诈和统治世界的野心。

有人认为,毛泽东四九年就自杀,那他就真的是大救星了,他建国有功。

且不提一九二一年共产党建立时它“激进、排它”政策的畸形,且不提四十年代初,“老长工”在共产党内屠杀了多少他自己的同志,且不说他暴力建政何功之有——尽管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的暴君,但是在中国共产党党史上,他是建立奇功伟业之人,正如“尿在化学史上是香喷喷”的一样,没有毛泽东,就没有共产党枪杆子掌握政权,就此而言,他或许可说对共产党有功——只从“大救星”建政后说起。毛泽东建立的红色政权,估计有七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仅仅从拯救这七、八千万条生命出发,我们送给毛泽东一顶大救星的帽子,换取他四九年自杀,这是划算的,尽管给毛泽东冠以大救星一词永远是一种罪恶。

可“大救星”不肯杀自己,我们不得已而求其次,让毛泽东过把皇帝瘾,于五六年暴毙,早死二十年也不错。尽管“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对私改造”……已经使老百姓吃了大苦,数百万人头落地,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至少,几十上百万知识分子逃脱了“五七反右”的大难,被三年“自然灾害”送进死神怀抱的三千七百万饿死鬼还在灶头上端着斗碗吃饭,也不再有人知晓什么叫“文革浩劫”,当然就不会有不计其数的老百姓为造反有理文攻武卫送命,广西吃几百人的惊天恶行……就永远不曾发生。

一个人早死二十年,意味着数千万条生命的保全,无论如何这是好事,中国人还可算有福。

我们得寸进尺,再假如毛泽东他根本就不曾生出娘胎,中国就根本不存在什么非正常死亡这个名词,那,毛泽东就是立了大功,功德无量。

这话很荒唐也极无奈——就像强盗杀了儿子,留下爹妈做种,我们谢谢强盗,说他立了功!

毛泽东暴君直到他死,如果他做过“好事”的话,只有一件,就是他用一以贯之的谎言和高压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使越来越多的人夜半梦醒,认识到受骗上当。多少人付出了青春的代价,辛苦劳累奉献一生,就像莫伯桑《项链》里的罗瓦赛尔夫人,为的却是一串璀灿夺目的共产主义假项链。

毛泽东死了,七六年九月九日,这是一个好日子,总比晚死五年十年甚至万岁好。我相信这一天,许多中国人在心里,用不同的方式庆祝这特大喜讯,一言九鼎、独步一时的暴君闭嘴啦!

四九年起,毛泽东自己一步登天,从“老长工”变成“大救星”,他的跟班喽罗也一个个从“老长工”变成了“大救星”,变成了小毛泽东。毛泽东和小毛泽东们组成的统治体系,密不透风地控制着中国人的思想言谈举止行动,妄图在中国一党专制万万年。

毛泽东死了三十年,一党专制由小毛泽东领导又走过了二十七年,五十七年来,小毛泽东们与大毛泽东本质上毫无二致,万变不离其宗,政权就是他们的命。他们把中国人当傻瓜,拒绝还政于民,拒绝让老百姓自己选择政府选择领导人。他们清楚地知道,一旦人民有权,选票就要发言,请共产党出局!

小毛泽东们也想称霸世界。

且不说他们对9·11杀死三千个无辜者幸灾乐祸,希望把世界踩在恐怖主义(包括它自己)的脚下,且不提和平时期军费开支急剧增长,且不提朱成虎的战争威胁论大有来头,只说一个在澳洲读书的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她很认真地宣称:“总有一天,这个世界是中国的!”这就是小毛泽东们用狼奶养育出来的狼孩,她一语道出小毛泽东们的天机,他们继续在做毛泽东“世界最红最红的红太阳”的美梦。

毛泽东的僵尸躺在北京纪念馆的水晶棺材里已经三十年了,小毛泽东们浪费不计其数的人力物力财力供奉这具僵尸,因为它对一党专制还有利用价值。不把毛泽东请出天安门,不跨出彻底否定毛泽东的第一步,中国就依然浸淫在专制独裁的黑暗中,中国的民主就无从谈起。那,毛泽东的幽灵就还在中国游荡,毛泽东思想就继续在中国的人头脑里泛滥。毛泽东在行动,他没有死。

文章来源:齐家贞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