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14日(一)

对于中国的少数民族,我称其为“异民族”、“边疆民族”等,不使用“少数民族”的说法。在谈谈中国的民族问题上,我认为首先要修改自己的想法,于是不使用“少数民族”。我还把维吾尔族、苗族、蒙古族等称为维吾尔人、苗人、南蒙古人等。

“少数民族”的说法不仅在中国,而且在越南、缅甸等国家使用。世界上不少国家有少数民族,但他们在各自国家的地位是不一样。例如,20世纪住在非洲各个国家的白人,他们是在人口规模上是少数派,但对于在政治、经济上的影响力而言,不能被叫少数民族。另外,不少国家,由于很复杂的民族构成等原因,不能使用少数民族的概念,而使用土生民族、少数族群等说法。而在中国,虽然有些少数民族有几百万、上千万人口规模,但汉族不仅在人口规模上,而且在政治、经济上影响力甚大,所以对“中国少数民族”的说法很少有批判意见。

我曾很喜欢“少数民族”的说法。很多日本人以为日本是单一民族国家,没有意识到阿伊努人、在日北韩人等异民族的民族性。所以,我首次去中国大陆,在认识到中国的少数民族和与他们有关的各种各色的措施(例如人民币纸币上有少数民族的文字等)的时候,我感到很新鲜。对比日本而言,我认为中国的民族政策,至少在?民族区域自治法?等制度上,可以说能尊重各民族的民族性。当然,中国的各种法律和制度有正反两面。但是我还认为在民族政策上日本有很多课题要学习中国。

我只以比一比中国和日本而得出这样结论。而按照少数民族的心情的话,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后来,我认识到各民族的朋友,我逐渐了解在中国的民族政策上,有很多像日本那样的推进同化的黑暗面。

一些朋友告诉我他对“少数民族”的说法觉得反感。即这样说法会把他们化大为小,会侮辱他们。我认为大多数汉人,虽然叫他们少数民族,也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但是,对被支配的民族来说,无意识上的发言往往会成为对他们的暴力行为。即通过“自己是少数派”的感觉,很少人会抱有活力。尤其在内蒙等地方,蒙古人原来在他们居住地域的多数派,对他们来说没有被叫少数民族的理由。

目前大多数日本人使用“少数民族”的说法。像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他们在这样说法里没有什么政治上的意图。而不使用“少数民族”的说法,这会带有政治上的意图,即支援民族自决活动、企图分裂国土等。我的主意不在于民族独立。我只以不使用“少数民族”的说法来表达尊重各民族的想法。我还希望愈来愈多的中国公民会使用这个说法。即这意味着他们会开始认真地意识到民族问题。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