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们经历了漫长的奴役和压迫所带来的痛苦和担忧时,独立与自由的国度便成了他们所向往的乐园。在这个国度里,因为冲突和竞争使政治与经济、自由与民主显示出勃勃生机的活力。竞争和冲突以及有理性的骚动,都是人们应有的生存活力在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中、值得高度赞扬的独立精神。独立自由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当人们在受尽了奴役与迫害的同时,示威和呐喊的权利便形成了独立自由的抗争。在无数的抗争和反叛以及有理性的骚动后,最终将导致自由民主在富有人性的立法中,促进社会的进化与和谐、稳定与秩序。

一个超稳定以及超秩序的所谓“和谐社会”是不存在的,因为独立自由的精神不可能在非常平静和异常稳固的社会中生存。这种非常平静和异常稳固的现象,非但不会使社会得到安宁和稳定,实际上,还会起到削弱和破坏社会进化的危害作用。

在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中,充满着独立自由以及冲突竞争的理性精神。事实上,这个和谐的社会已经出现在中国国民的身边,它就是台湾。毋庸质疑地,台湾是个和谐的社会。它的民众经过了多年的抗争和反叛以及有理性的骚动,终于实现了独立自由的和谐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多党团政治的选举格局已经形成。宪政中国的理想,在这里得到了实实在在的体现。就连百年老字号的中国国民党,也不得不抛弃专制独裁的政治体系,从内部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对党的首脑实行普选,使真正有能力、有才华、以及有和平革命精神的党内精英登上党主席的领导岗位,使这个党充满了理性的冲突和竞争的无限活力。随着独立自由精神的自然演变,中国国民党将和台湾其他的政治党团,把宪政中国的理想,结合中国当代的政治国情,在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推波助澜中,联合中国海内、外的各个政治党团,将未来的自由民主中国的建国构想彻底实现。

独立自由的精神满含着分歧、冲突和制衡的相对概念。它是自由民主政体结构的基础。理性的骚动和无序、有限的冲突与竞争,都是自由民主这一政治哲学的根本;同时,也是一切政治的本质所在。只有容忍有限的冲突和理性的骚动,才能确保政治自由的存在。在台湾这个和谐的社会中,执政的民进党确实体现了这一政治哲学的理念。在构建台湾自由民主的和谐社会的过程中,民进党继承了美利坚合众国独立自由的荣光,以和平革命的手段和专制暴政作无情的抗争,利用有限的冲突和理性的骚动,从一个弱势的政治群体,在独立自由精神的引导下发展壮大,成为了当今台湾和谐社会的执政党。这是台湾光荣的和平革命的实践。它的幸福和富裕是因独立自由的和平革命及其实践的经验,以及独立自由理论的纯洁性,在适应于台湾自由宪政的过程中得到永存。

独立自由的精神,将使拥有经验和理论洞察力的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领袖们明白:富于人性的法治和自由民主的制度,是在人类独立自由精神的进化中不断地自我更新。在渐进式的和平革命中,为了使人类社会不断地进化和演变,为了提高每一个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的生存质量,必须对纯粹的理性逻辑和激进而盲目的轻率进行调节和革新。这样才能让中国国民在进入未来自由民主中国的过程中,不至于被迫通过流血和暴力去寻求具有破坏性的革命。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领袖们,应该通过和平革命以及独立自由的精神,来保护中国国民的社会,让它免遭暴力革命的动乱和激烈的悲剧性的创伤……

大一统的政治局面,确实能够被非法的政治党团草率地营造出来。但是,这种大一统的选择是不得人心和不可接受的。因为它的代价是自由的丧失以及镇压和奴役。大一统的专制独裁只是一种痴人说梦的空想。当独立自由的精神在和平革命的大潮中形成了一种普世的价值观念后,大一统专制独裁的制度,将在有限冲突的竞争和理性骚动的反叛中,被中国国民抛弃而灰飞烟灭。

(2005年8月24日)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