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贝蒂•弗里丹给我们的遗产

Share on Google+

美国第二浪潮女权主义运动始作俑者,《女性的奥秘》一书的作者贝蒂·弗里丹于2月4日以八十五岁高龄去世。美国知识界一片哀悼之声。各大报纸纷纷发表吊唁,向这位改变了美国文化的杰出女性致敬。

希拉里·克林顿,前总统夫人、现任纽约州参议员撰文说,“我为贝蒂·弗里丹的过世深为悲伤。她是美国最响亮的声音之一。通过终生的社会活动和强有力的写作,她为美国的男男女女以及后代人打开了大门,打开了心灵,打破了对女性限制的栅栏;扩展了女性的机会。我们所有人都是她设想的世界的受益者。”

1963年她出版了她的第一本书,提出五十年代美国妇女的“无法命名的问题,”那就是受过教育的妇女被迫回归家庭,无法在社会上有所作为的问题。美国妇女运动在二十世纪初风起云涌,妇女由此争得了选举权,工作权。二战期间,大部分美国妇女参加工作和生产,为美国的战争胜利做了举足轻重的贡献。但是,二战后的五十年代,在士兵回家后,妇女被迫回归家庭。特别是知识妇女,受过大学教育后的唯一选择是作家庭主妇。很多妇女感到烦闷,这就是著名的“无法命名的问题。”

弗里丹采访自己在斯密斯女子学院的毕业校友,提出了这个问题。一石激起千层浪,共鸣之声响彻全国。第二浪潮女权主义运动从此开始,势头之勇,无法比拟,浩浩荡荡如江河奔腾,四十年来,彻底改变了美国社会。著名女作家爱瑞克·荣说,“贝蒂·弗里丹单枪匹马地激活了美国的女权主义。”

美国的女权主义运动与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结合,根本地改变了美国社会的面貌。弗里丹曾预想,一个男女平等的社会是男女都有机会和选择发展自己,实现自己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照看孩子不仅仅是女人的事情。男人将同样以父爱,激情和无微不至的关怀照看孩子。弗里丹预言,男女共同工作的双职工家庭将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男女共同分担家务也会成为美国家庭与社会生活的主要模式。弗里丹当初的设想就是美国主流社会如今的现实。现在在这里,至少在大学校园里,当了父亲学生或老师背着孩子上课并不是罕见的。如今看到男人给婴儿换尿布,好像天经地义,没有人会觉得奇怪。更多的男人在做家务,家务不被看成仅仅是女人的事情。

女权主义运动并不是把男人看成敌人的运动。如弗里丹在书中说的,“妇女的敌人就在这个国家里,但是并不是男人,至少我不认为如此。”弗里丹号召的是女人不要把男人或婚姻当成自己生活的全部。每个女人都应该同时也发展自己,有自己的领域。弗里丹也不是号召女人都不要作贤妻良母,而是说,作贤妻良母的同时,女人也可以作自己。

弗里丹一生都在为妇女的权利和一个更平等美好的社会而斗争。她一共出版了五部著作,每部著作都关注妇女的问题。她还是美国全国妇女联合会的创始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思想有不同的发展。但是她始终如一的是为一个更平等和美好的社会斗争。

弗里丹留给我们的遗产是相信女性应有与男性同等的发展机会。相信一个平等的世界是由两性共同创造的,而不是一个性别控制或统治另一个性别。弗里丹还相信,一个女性是可以既是贤妻良母,也可以发展实现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这要通过两性的合作来实现。任何既定的性别限定比如男性不能公开表达软弱的感情等应该改变。男女的真正平等是彼此都能发展的平等。

弗里丹的著作被译成中文,她也多次到中国访问,十分关注中国妇女的地位。我以此文对她表示敬意。

2/7/2005

文章来源:沈睿文集

阅读次数:9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