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凯:五万美国华人表演的一场闹剧

Share on Google+

二月二十日,美国各地华人为误杀黑人被法院裁定罪名成立的纽约华人警察梁彼得举行示威游行,美国有中文媒体称之为海外华人历史划时代的伟大事件。游行的组织者声称有四十个美国城市的十万华人参加;中国国务院侨办在美国出版发行的《侨报》报导此事时,兴奋的说,参加示威游行的华人有一百万,如果是真的,等於全美四百万华人,除去不能上街的儿童和老人,剩下三百万,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上街游行。但据美国着名中文网站《文学城》汇集全国网友当天从现场发来的统计:全美华人最多的八个城市,参加游行的人数约三万人。由此推算,把八个城市以外华人较少的各城市游行人数统计在内,比较靠谱的数字应是:全美参加这场示威游行的华人充其量五万人左右。

应该说,五万人上街,也是美国华人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情。不过,那不是什麽海外华人历史划时代的伟大事件,而是五万华人表演的一场闹剧。

纽约华人青年警察梁彼得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在搜查一幢政府公屋大楼时,手枪走火,误杀黑人青年葛利,在六分钟内不予施救,遭检察官起诉。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一日,法庭陪审团裁定梁彼得二级误杀罪名成立。其中,梁彼得的手枪扳机要有十一点五磅的力度才能扣发,手枪不会自动走火,在事发现场,梁彼得只顾掩饰自己的错误,不对葛利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成为陪审团裁定他罪名成立的主要理由。此项罪名的刑期可从五年到十五年。

美国华人为这位误杀黑人的梁彼得警官举行游行示威,示威者举着“梁警官无罪”的标语,谴责法院的裁决,称是对华人的种族歧视,是让华人警察为白人警察滥用武力广受美国舆论谴责做替罪羔羊。因梁彼得案,示威者指称完善而公正的美国法律体系,是最糟糕丶最失败的法律体系。中共媒体迅速报道了这场示威游行,《人民日报》发表该报驻美国记者的报导,来自当权者无法无天的中国的这位共产党记者在报道中说:“梁彼得案表明了美国司法体系的崩溃”,就像一位太监振振有词的评论别人的性生活如何如何。

美国确实有法官判案不公的现象,不仅对黑人,也有对白人。美国当然存在种族歧视现象,这不是因为美国的制度,而是因为人的种族性。美国的黑人感受到白人的种族歧视,美国的华人却是一遇不如意的事情就扯上种族歧视。其实,在美国,最歧视黑人,甚至歧视墨西哥人的,不是白人,而是华人。美国的华人享受着黑人前赴後继为有色人种争得的平等权利,但华人从来没有为黑人遭受的不公正举行过任何抗议行动。二月二十日那一天,游行示威的华人,有谁问一问被杀黑人葛利的公义何在?葛利才二十八岁,有一位两岁的幼女,有谁理会葛利家人的感受?游行当天,有美国网友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一名黑人女子在一群举着标语声援梁彼得的华人示威者前高呼:“黑人生命也是生命!”视频显示,这位黑人女子被一群中文媒体记者包围,她对这些记者说:“没有人可以得到杀害黑人的通行证,白人不行,亚裔不行,拉丁裔不行,没有人!”但在美国的任何中文媒体上,人们找不到有关这位黑人女子的报导。

二月二十日游行示威的美国华人除了打出一张种族歧视牌,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法庭判案不公。中国的维权律师丶哈佛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滕彪对这场游行发表观感,他说:警察把无辜公民打死了,无论是出於故意还是过失疏忽,大家都应去谴责警察丶支持受害者,仅仅因为皮肤颜色就去支持打死人的警察而不去支持受害者,可见种族丶民族丶国家神马的概念,对人的心智污染到了什麽程度。

滕彪认为:梁彼得案的起诉和审判,没有任何问题。美国的司法制度对於被告人权利的保护,包括律师的参与,法官的独立性,陪审团制度,保证了被告人有充分的权利,无罪的被告人在美国法庭上被判有罪的可能性是极低的。从案件的情节来看,梁彼得要为他的行为负刑事责任,也没有什麽问题。滕彪表示:从梁彼得案也看不出种族歧视。很多人拿梁彼得和白人警察的案子做类比,这样的案件没有可比性,因为每个案件的情况都不一样。说白人警察打死黑人没有被起诉过,也不是事实,也有很多白人警察被起诉丶被定罪的案例。

那麽,是什麽力量能在全美国的范围动员一盘散沙的华人参加这样一场游行示威呢?说全美华人并不准确,参加示威的华人多数是美国各地大陆同乡会的成员和美国大学中国学生会的留学生。这些同乡会和学生会完全受中国驻美使领馆的控制和资助。他们跟二零零八年迎接北京奥运圣火来美国巡游,跟去年欢迎习近平来美国访问,那些领取中国使领馆的津贴丶穿着一身红衣服丶高举五星红旗的华人是同一个群体。二月二十日游行的发起人起初也要求所有的参加者穿红衣服上街,後来觉得这样会把背後的中国使领馆暴露而作罢。没有人怀疑这场游行是受中国驻美使领馆的策动,即使不是直接部署,也是背後操控。

近十几年来,美国的中国移民急速膨胀。洛杉矶有一条山谷大道,一段数英里的街区,为大陆新移民的聚集地,满街的中文招牌,把其他族裔开的店子都挤走了,就像是洛杉矶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些移民的大多数,都是为逃避中国恶劣的政治环境和严重的环境污染丶向往美国良好的社会福利和高品质的生活而来。他们来到美国,享受了想要得到的一切後,又都成为爱国华人,一头扎进了中共的怀抱。他们组织爱国侨团,遵照中国使领馆的指示举办各种活动。他们在美国插五星红旗,庆十一国庆,唱革命红歌,看央视春晚,支持中共对台湾动武,维护中共对中国实行的专制统治,策应中共对美国的侵袭和渗透,反对美国对中共做出的任何回应。他们与流亡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丶维权人士作对,绝不会对中共的践踏人权丶残害百姓的暴行举行抗议示威行动。中国这部分移民和一些穆斯林移民一样,是美国各族裔移民中,唯有的两个移民美国後仍对美国图谋不轨的族群。

二月二十日五万美国华人大游行,试图改变法院对梁彼得误杀案的裁决,从而证明美国的司法黑暗,这是基於对美国司法体系一无所知的痴心妄想。因一无所知而受策动举行的游行示威,五万人也好,十万人也好,一百万人也好,什么都不是,只能是一场闹剧。

来源:《动向》2016年三月号

阅读次数:8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