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一日,位于东南亚、毗邻马六甲海峡的城邦岛国新加坡举行了二0一五年大选。这届大选选出了新一届新加坡国会全部八十九个民选议席。虽然处于执政地位、由总理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在所有选区都面临反对党的强力挑战,不过最终仍然赢得八十九席当中的八十三席,蝉联执政。人民行动党已在新加坡执政长达五十六年,在四年前的上届大选中得票率掉至百分之六十点一四,这次攀升至百分之六十九点八六,可谓意外获得压倒性胜利;而选前气势如虹、在每个选区都推出人选的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原先在国会席次的八十七席中占七席,选前被外界预料这次大选的议席和得票率将双双上升,结果仅获得六席,完全出乎专家们的意料。

本次选举是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在今年三月逝世后该国举行的首场大选,被舆论称为新加坡首次“没有李光耀”的大选,也被观察家视为新加坡历史和政治进程的分水岭,结果却让许多人大感意外。这个一个月前(八月九日)才庆祝建国五十周年的年轻岛国,本届大选可以说是迈入后李光耀时代的第一步,新加坡过去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深深打上了李光耀的影响力,新加坡未来在没有李光耀的社会环境下往何处去,令世人注目。

在本次大选中,一九六五年新加坡独立建国后出生的选民人数首次突破选民总数的五成,新一代选民的诉求已不同于他们的祖辈。自二0一一年大选以来,人民行动党政府吸取选票大幅下降的局面,通过设立与市民对话会、电视论坛等方式,意图营造执政党党愿意听取民众意见的形象;这次也希望民众出于对李光耀功绩的缅怀,以提升人民行动党的选情;该党并希望借助新加坡独立五十周年的系列庆祝活动,令民众对国家的发展历程感到自豪,进而继续支持执政党。由选举结果来看,人民行动党的选举策略收到了效果,该党得票率止跌回升,执政基础更加稳固。

但也必须看到,近年来人民行动党的一些政策引起民众的不满。当局在二0一三年发表了一份人口白皮书,提议让新加坡人口在二0三0年由目前的五百四十多万人上升到六百九十万人,引起相当多民众的不满,更引发了在星国罕见发生的示威游行。和上届二0一一年大选相同的是,收入不均、房屋价格偏高和交通问题依然是本届大选的热门议题,在这几件议题上当局交出的执政成绩单不尽如人意,甚至可说是差评,而其中地铁列车延误和停驶的问题,更是拖累了当局的民望。

此外,依照该国选举法,年满二十一岁的公民即拥有投票权,导致本届大选年轻选民成为新高,而年轻一代选民对人民行动党执政早期创造的经济奇迹的共鸣远低于祖辈,并且对于本国政治上长期的一党独大状态,新一代选民更偏好多元政治、社会上存在不同的政见。国际社会批评新加坡政治接近一党专政,属于开明专制,而不是真正的民主体制的意见,也令年轻选民认同,因此一些选民也希望出现有力量的反对党可以制衡人民行动党,以期提升新加坡的政治透明度和国际形象。

这个国土面积比香港还小的城邦国家,自一九六五年独立后在李光耀的领导下迅速成为富裕的亚洲四小龙之一,但囿于自然资源的匮乏,长期以来一直在为本国的长远发展找出路。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虽所创造了新加坡奇迹,却不可能永远吃老本,也不可能成为走向“万年执政”。在经济获得高度发展之后,就应当开放政治权力,按照国际社会的民主体制标准,实现真正的民主转型,真正交由人民决定执政者。

澳洲《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厄尔评论说:“从大选看,新加坡执政党似乐于探讨改变一党独大的可能性,改变”威权民主“,学习像台湾和南韩的权力转移,这是新加坡历史未有的转捩点。”如果这一预测准确的话,那将是新加坡之福。但是倘若情况与之相反的话,如果人民行动党沈醉于昔日的荣光,而违背世界民主潮流的话,那么终将被选民抛弃。

而包括新加坡工人党在内的反对阵营,在本届大选中虽然惨败,但也不必太过沮丧。败选的重要原因之一,乃是人民行动党精心设计出的不合理的选举制度,再加上当局对媒体的操控、执政党庞大的资源等因素,就拿上届大选来说,反对党获得了将近百分之四十的选票支持率,可是在议席上却只获得不到执政党的十分之一。可以说,新加坡经由上届、本届两次大选的洗礼,已经初具两党制的雏形。

本届大选反对党虽然选举惨败,但经由他们参与选举带来的制衡执政当局的呼声,应当给当局带来警醒和反省,并且,反对党随着选举历练、国会经验和人才的不断加入,未来必然会壮大,他们的未来道路值得世人期待和关注。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次新加坡大选对中国大陆的影响。今年三月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辞世时,包括大陆在内的华人世界曾掀起“新加坡模式”的热烈讨论。新加坡建国以来奉行威权统治、政治上一党独大、经济上在东南亚一枝独秀,很像今日大陆的缩影。而且中共一直对新加坡“经济开放、政治缩紧”的治理模式感兴趣,不断派官员学者前往观摩学习,但应当看到,两国大小悬殊、国情有异,新加坡作为小国寡民的典型例子较易治理,而且新加坡体制内有很多的西方元素,比如廉能政府、注重法治、反对党的合法存在和竞选等,所以两国的可比性并不是很大。

最近,中共七常委之一的王岐山发表关于中共统治合法性的谈话。这是中共最高层首次谈及执政合法性的问题。回首六十多年前,中共凭借枪桿子也即暴力革命从国民政府夺取了政权,退一步讲,就算当年夺取政权真如中共自称的乃因“人心向背”。但执政六十多年来,民心的向背尚未经过人民的选票检验,就很难在执政合法性的问题上自圆其说。在当今华人世界中,如今台湾发展成为初步成熟的民主体制,新加坡和香港也均有着局部的民主,唯独大陆是所有华人社会中唯一排斥民众用选票选择政府的国度。何时包括选举在内的民主制度能成为中国梦的题中应有之义,这是世人的关切所在。当本届新加坡大选落下帷幕,李光耀父子领导下的新加坡这些年来出现的改变,就让我们期待包括大陆在内的全球华人社会,都能够早日落实真正的民主制度。

写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