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三年来,中共展开广泛的反贪行动,但贪腐问题却越来越严重,以至形成无官不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法无天的情势。甚多贪腐案件牵涉的金额常高达数亿人民币。

在胡温时代,《纽约时报》曾大幅报道温家宝家族的贪腐问题,最近该报又开始广泛揭露中共高层官员的贪腐问题。

该报驻北京记者傅大德(Mike Forsythe)于二月二十三日在推特上首次揭露中国首富王健林旗下的大连万达集团内部文件照片,佐证去年四月有关万达集团与中共权商勾结的报道。文件显示前中共政治局委员王兆国之子王新亮曾为万达第四大股东、前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女婿李伯潭的五谷丰投资谘询公司及著名影星章子怡的母亲李涿生,均为万达股东。

该报道特别指出,王健林具有强大的政治力量支持,因而可以发挥无比的政商影响力。

建立监督机制的重要性

欧美民主国家均已建立独立的国会与各级议会及独立的司法体系,政府甚难干预。西方的媒体(如《纽约时报》及CNN电视台)均为民营,独立发挥批评、建言及揭露阴暗面的功能;英美等国根本没有党营及国营媒体。独立的议会与媒体及独立自主的司法体系均可发挥强有力的监督功能,有效打击贪腐。虽然西方各国也有某些贪腐问题,但与中国相比,却有天渊之别的差异。

反观中国的各级人大代表,他们对政府的政策及施政根本不可能批判,也无法对政府官员提出质询。欧美民主国家的各级议会议员均有权批评政府,并向有关官员质询其施政,甚至要求不尽责的官员下台,但在中国看不见这样的民主景象。

人大只是中共的橡皮图章,不可能否决中共所提出的议案,因人大并非真正的独立议会──所有重大决议均由中共作出,人大、政协代表只有举手赞成、肯定,不可能批判、修正、反对或否决中共所提出的议案。人大代表的产生均是钦定,并非通过真正的选举机制产生。

真正的民主体制需要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包括强有力的反对党,对执政党及其政府发挥监督与制衡的功能,也需要独立的媒体提出批评、建言及暴露黑暗面,但中共却不允许真正的反对党存在──大陆的民主党派其实就是摇旗呐喊的尾巴党,没有群众,也没有民意的支持。

至于中国的媒体,是党的“喉舌”,他们从未发表对中共领袖的批判。没有独立的反对党及独立媒体的监督,中共及其政府官员哪有不腐化?

此外,中共也不允许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其实,今日大陆的各级公检法体系也是由党任命、领导,甚至比行政体系更为腐化。在各级司法机构中也有中共政法委直接领导。在美欧民主国家中,绝不可能有执政党官员在司法机构坐镇、指挥。

因此,在现今的中共政治体制下,中共不可能有效打击贪腐;如要成功清除贪腐,就需要建立民主监督机制。

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如要有效整治贪腐,中共就必须推动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

一、改变人大的橡皮图章之功能,使之成为真正的独立议会;人大代表必须通过民主选举产生。政协为安置退休官员的养老院,并无任何作用,应予废除。

二、民主党派实是中共的尾巴党,只有摇旗呐喊的功能,因此民主党派必须转型,成为真正的反对党(类似现今美国的共和党),发挥对中共及其政府监督、制衡的功能。

三、澈底改变党国不分、党政不分,推动党国分离及党政分离。

四、推动党政体系退出媒体,媒体应改为民营,成为真正的独立媒体,发挥对中共及其政府的批评与监督的功能。

五、中共党委必须退出公检法体系,中国必须建立独立的司法体制,以便独立公正审判司法案件,不受中共的干扰。

六、现今人民解放军为“党军”,由中共领导及指挥,与西方民主国家的军事体制迥异。欧美民主国家不论哪一党执政,军队均是由国家元首(三军统帅)领导及指挥。中共必须退出军队,以便建立真正的国军。

在一党专政体制下,中共坚持党国不分、党政不分,在现阶段根本不可能推动政制改革,也不可能有效打击贪腐。

胡耀邦坚持推动政经改革

在八十年代初,邓小平复出后开始推动改革开放新政,但时至今日,中国的经改虽有重大进展,但政改在中共的反对下,并无具体的成果。虽有某些大陆学者的呼吁,数十年来中国的政治体制并无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一九八六年夏,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曾与笔者进行了一次坦诚的对话。他痛批文革、反右等中共的恶政,他也反对“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他明确要求政经改革同步进行。但一九八七年他却被中共打倒,两年后病逝,实是壮志未酬身先死。

权力是贪腐的源泉,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化──这是至理名言。因此,推动政改,建立监督机制,遏制各级官员的权力才可能整治贪污腐化。除经改外,胡耀邦因而坚持同时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除少数具有良知良能的学者外,胡耀邦过世后,中国共产党内外甚少有人挺身而出,要求推动政改──时至今日,一党专制仍是中共的坚持,政治体制的根本变革在可预见的未来并无任何可能性。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