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领导人一则标题为《发习近平是“中国最后领导人” 新华社起轩然大波》的海外网文中说:中国两会期间,官方新华社对外发稿错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事件未了。据了解,涉事的编辑面临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的处分,作为预备中共党员资格也被取消。新华社在两会期间问题层出,引起中共高层不满。

这起事故发生在全国“两会”期间,3月13日新华社发稿,题目是《(两会观察)记者手记:从昆泰酒店内外寻中国经济信心》。报道在倒数第三段中写道:”中国最后领导人习近平在今年的两会上表示,中国发展一时一事会有波动,但长远看还是东风浩荡。广大非公有制经济人士要准确把握中国经济发展大势,提振发展信心。”

该报道当天下午3时57分发出,新华社在5时15分发出改稿通知,请转载上述报道的媒体将“中国最后领导人习近平”改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不过,中国各大门户网站已广泛转载该篇报道,也有好些境外媒体发现报道中的上述错误,对此进行报道。

该网文转引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消息称:新华社的内部调查后倾向认为,导致错误的原因是发稿编辑在改稿时,以拼音输入法输入“最高”(ZG),手误输入了“最后”(ZH)。

涉事编辑李凯(48岁),1992年进入新华社,曾经在香港做过驻地记者,一年前刚获提升为新华社对外部港台发稿中心主任,此前曾长期担任两会新闻报道的发稿编辑。

联合早报还说,李凯的这次错误被新华社高层定性为“政治错误”,“影响恶劣”。除了李凯以外,该社对外部领导和分管领导,也分别被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不同的责任追究。

笔者本人一般不使用拼音输入法,读罢上则新闻后好奇试了试拼音输入法,发现如果只打Z和G,首先跳出来的是”中国”,然后是”这个”,”照顾”……,当然,如果自行设置把“最高”放在首选也是可以的。

其后再用拼音输入法敲击Z和H,发现如果自行设置,也可以令“最后”一词成为首选。

也就是说,这位李凯先生为他的“最高领导人”码字的时候,输入到“最高”两个字的时候,心情一激动,把左手的食指向右移了一公分,于是,原本想敲的”ZG”变成了”ZH”, ,意在“最高”,结果却是”最后”.

如此解释下来,这位李凯先生一不小心制造出来的”最高领导人”变成”最后领导人”的事故,绝对是纯技术性的错误,为何就会因此不但失去了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工作的权利,而且连己的”政治生命”也就此完结,好容易才争取到了预备党员的资格也被取消了.

在中国大陆上凡是”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的人士都清楚,被开除党籍的要想重新入党,几无可能—–除非是被”组织上”承认是被”错误处理”的.而在”积极要求进步”的过程中,一旦受过被”取消预备党员资格”的处分,再想成为预备党员,也是难上加难.

至于被李凯的无心之过所连累的他本人的两个顶头上司既然也已经被决定要进行党纪处理,那么行政上被处理的结果最轻也是调离现在工作岗位.日后政治上再受重用,行政上再被升迁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因为一个纯技术性的错误,竟要被追究如此严厉的政治和行政责任,不但外界媒体为此惊呼”何以致此”,据说新华社内部已经有不少人私下串联要为李凯等三人”击鼓鸣冤”.殊不知,李凯先生的这个无心之过,正好是点到了他本来是一心一意要歌德和颂扬的”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最痛感神经.当今中国最高领导人最担心的是什么?当然是政权不稳,而政权不稳的后果是什么?那就是”最高领导人”可以在一夜之间变成”最后领导人”.

所以,假如李凯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在歌颂习近平的稿件中不小心把习近平的名字输入错了,或者是把他的职务弄错了,那怕是犯了把”中国最高领导人”输入成”美国最高领导人”的错误,应该都不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他的顶头上司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党纪和政纪处分.

再说了,说你李凯冤,你李凯真可能内心挺委屈的,但你多年来已经歌颂过千百回的”最高领导人”在被你输入成”最后领导人”之后,似乎也有理由质问你,既然是你打字时的左手食指不小心从字母键盘的G右移到了H上,那么为什么没有把你原本想要输入的”最高”变成”最好”呢?

为了歌颂”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方便,你李凯可以把自己电脑里拼音输入法的”ZG”的首选设置成”最高”,那么为什么没有把”ZH”的首选设置成”最好”而偏偏要设置成”最后”呢?拼音是H打头的汉字多了去了,比如”黑”,”黄”,”花”,”红”,”好”,”坏”……,你那怕把你电脑里的拼音输入法中的ZH的首选设置成”最黑”,”最花”,”最坏”什么的,也比设置成”最后”的责任要轻一些.

试想,还是那位倒霉蛋李凯先生,假如他的无心之过是一不小心把”中国最高领导人”输入成”中国最黑领导人”或者”中国最坏领导人”什么的,那位”最高领导人”还真得不会大动肝火,”境内外敌对势力”成天骂共产党”洪洞县里没好人”,”最高领导人”都从不在乎,怎么还会追究你李凯一不小心”骂”了一句的责任呢?但你李凯把”最高领导人”弄成”最后领导人”,这性质就比不小心”骂”了一句要恶劣千百倍,严重千百倍了.哪壶不开你提哪壶,最避讳什么你偏说什么.没看见你这”无心之过”刚一上网,无数家境外媒体都在以”习近平是中国最后领导人”为题大肆渲染?

“中国最高领导人”每天都在梦想要把它复兴的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说法,所以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哪怕是用了”三字经”,也不过是骂人而已,但要说谁谁谁是”绝户”,那就是恶毒诅咒了,其性质当然要比一般的骂人恶劣千百倍.

就在这”中国最高领导人”变成”中国最后领导人”第二天,外界又炒出”习近平两会结束掉头就走,根本不理李克强”的”中国两会现场观察”,从文章配发的抓拍照看看,真好象是那么回事.但笔者断然不信天天高喊”党的利益高于天”的习近平会在中外记者的”长枪短炮”面前不惜公开暴露他和自己的第一副手李克强之间的矛盾.要知道”对外公开’党内分歧’”的错误近几十年来只有赵紫阳一人犯过.

依笔者之见,当时的习近平”掉头就走”,只能证明他当时肯定是心情不好,”气不打一处来”.但应该不是因为当时的李克强哪个动作或者哪句话令他不受用了,而有可能的原因之一就是铺天盖地的”习近平是中国的最后领导人”令他怒火满腔,好容易忍到会议结束,那里还有心思和下属寒暄?

于是,新华社对李凯等人的严厉处分就出台了,技术错误被上纲上限为”政治错误”,而且是”影响恶劣”的政治错误.

说的也是,全世界一时间都在讨论”中国最高领导人”何以成为”中国最后领导人”,此影响不恶劣,还有什么影响算得上”恶劣”呢?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