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乌教授 男 50岁左右 魔术师

  梅一鸣 女 35岁左右 魔术师助手

  梁 良 男 20岁 学生

  郝 芳 女 20岁 学生

  边 德 男 20岁 学生

  周 佳 女 20岁 学生

  其他男女学生若干

  地点:任何地方

  时间:任何时候

  第一幕

  [一间普通的教室。可以装饰的繁琐一点,神秘一点。面向观众的是教室的侧面。

  一排排的课桌。面对课桌的一面是讲台,有黑板,讲桌,一把椅子。讲台旁边是进教室的门。通往幕后。

  [幕启。

  [梅一鸣坐在第一排课桌的一把椅子上。课桌上放着几本书和讲义之类。显然她刚刚哭过,正在擦眼泪。听到有脚步声,梅一鸣急忙将眼泪擦净。装作正在整理讲义的样子。

  [乌教授上。他走到梅一鸣面前。梅一鸣站起来。梅一鸣 乌教授您好。

  乌教授 [看着梅一鸣,似乎很不满] 你在干什么?

  梅一鸣 我, 我在整理讲义。[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乌教授 [仔细观察她] 很好。梅一鸣。你知道,今天新的学生要来了。

  梅一鸣 是的。乌教授。新的学生。

  乌教授 你跟随我多少年了?梅一鸣。

  梅一鸣 乌教授,十五年三个月另外加七天。

  乌教授 [小声重复] 十五年三个月另外加七天。哼 [不由自主哼一声] 你记得如此清楚,说明什么?

  梅一鸣 [忐忑不安,掩饰自己。] 这个……这个…… 能跟随老师我很……很荣幸。

  乌教授 [看着她] 荣幸?哼。在这里的每一天你都记得如此清楚。你在数着日子过。是吗?这也是荣幸? [盯着她]

  梅一鸣 乌教授……我…… [躲避他的目光]

  乌教授 你哭了。你说话的声音在发抖。[停顿片刻,来回走两步] 每过一天你都记得如此

  清晰。你难道不记得你当年的誓言吗?

  梅一鸣 记得。

  乌教授 是什么?

  梅一鸣 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乌教授 [原地走个来回。看着梅一鸣,声音柔和] 这就对了。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伸手为她擦眼泪] 当然,我也要求你陪伴我。

  梅一鸣 [想躲开他的手,可是没成功] 乌教授,这是教室,让学生看见不好。

  乌教授 你付出的不是没有回报。是不是。你的待遇是魔法教室除我以外最高的。是不是?

  梅一鸣 [小声] 是。是的。

  乌教授 [擦过眼泪,手还不离开,在她脸上摸来摸去的] 十五年过去了,你依然年轻,充满活力,皮肤如此细嫩。可我老了。[感叹。] 这个魔法教室将来就是你的。 那时你就是梅教授。

  梅一鸣 是的。那时是梅教授。

  乌教授 你还想离开吗?

  梅一鸣 这个……这个…… [小声,勉强] 我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乌教授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所以,现在你陪我这个老头子并不吃亏。是不是?

  梅一鸣 是的。[声音颤抖] 并不亏。

  乌教授 [突然生音变得严厉] 那你还哭什么?

  梅一鸣 我……我……没有……

  乌教授 好了。[拍拍梅一鸣的肩膀,表示大度] 从今以后你要打起精神,振作起来,迎接新的学生。

  梅一鸣 是,乌教授。迎接新学生。

  乌教授 我还要去准备新学生的演讲。你要做好一切准备。上好第一课。

  梅一鸣 是。做好一切准备。上好第一课。

  [灯暗,幕落。

  [片刻,幕启,灯亮。

  [梁良、边德、郝芳、周佳等学生若干,在教室中嬉戏打闹。

  梁 良 [走到讲台前,手拿魔法棒。面对大家挥舞着,模仿魔术师] 安静,安静。我是著名魔法大师梁良。现在开始变魔术。[ 挥舞魔法棒。]

  边 德 [从教室后面拿了一把破笤帚,一瘸一瘸走到讲台前。把笤帚夹在两腿之间。] 我才是著名魔法大师边德,现在开始变魔术。我可以骑着笤帚飞起来。我就不是瘸子边德了。[ 一不小心跌倒,引起哄笑。]

  郝 芳 [把围巾摘下来,挥舞着。] 我是女魔法师郝芳。我可以坐在围巾上飞。围巾就是我的翅膀。我有翅膀了,我有翅膀了。[ 挥舞围巾绕着课桌跑一圈。]

  周 佳 [周佳跑到门边向外窥视,回身向大家挥手。] 嘘,嘘。安静,安静。梅巫婆来了。

  [所有人迅速跑到座位上坐下。

  [门开,梅一鸣上。腋下夹着讲义和书本。大家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梅一鸣目不斜视,挺胸抬头走到讲台前,显得很威严。她把书和讲义放好,注视着学生,显得神秘莫测。学生们面面相觑。片刻。]

  梅一鸣 同学们。你们终于来到魔法教室,这是多么大的荣誉。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树立一个理想。知道是什么吗?[环顾教室] 梁良,你说。

  梁 良 [犹豫不决地站起来] 梅老师,嗯,嗯。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学习变魔术。成为魔法师。嗯,嗯。

  梅一鸣 [摇头,不满意] 梁良你坐下。这不是标准答案。不是标准答案。[环顾教室] 郝芳,你说。

  郝 芳 [同样犹豫不决,站起来] 梅老师,嗯,嗯,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一个优秀的魔术师。优秀的……

  梅一鸣 [摇头] 你坐下,你坐下。这也不是标准答案。也不是。[很不满意地拍一下讲桌] 你们的回答很让我失望。知道吗?很让我失望。

  边 德 [举手,欲说话] 梅老师。

  梅一鸣 [指着边德] 好吧。边德。你说。

  边 德 [拄着拐,吃力地站起来] 我要当出色的魔法师,然后挣很多钱。然后就是买别墅,买好车,周游世界,还可以养好几个女人。不挣很多钱,我就不好意思来见老师。我绝不给老师丢脸。

  [有人偷笑。]

  周 佳 [不等同意就站起来] 梅老师,我的理想是成为魔法师,也挣很多钱,我要买很多奢侈品。名牌包,名牌时装,名车,周游世界。养很多小白脸。也绝不给老师丢脸。

  [有人偷笑。]

  梅老师 [略微点点头] 边德和周佳,你们俩说的至少符合一点标准答案。[满意的点头。] 基本符合标准答案。但是,总之,你们还没有领会魔法教室的精神。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将来你们要继承这一事业。知道吗?

  [学生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梁 良 梅老师,其实我也是和边德和周佳的答案一样,只不过没说出来。

  郝 芳 是的,梅老师,我也和他们想的一样。只不过没说出来。

  梅一鸣 你们为什么不说出来?

  梁 良 按照以前的标准答案,都要说一些……说一些……

  郝 芳 就是说一些那样的话,才是标准答案。

  梅一鸣 哪样的话?

  郝 芳 就是那样的……看上去……有点……

  梁 良 就是……就是看上去很假的话才是标准答案。

  梅一鸣 [严厉地。] 你又错了。怎么是看上去很假的话呢。那是真话。是真话,知道吗?

  你们要彻底转变观念。转变观念。要洗脑,洗脑。

  梁 良 梅老师,你告诉我们正确答案吧。就是标准答案。

  梅一鸣 好吧。我告诉你们。我告诉你们。你们记着,你们来这里是要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懂吗?魔法教室的接班人,懂吗?

  众学生 [众学生不假思索地齐声回答。] 懂了。我们要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边 德 [小声问梁良] 梁良,接班人是什么意思?

  梁 良 不知道。反正这是标准答案。

  郝 芳 知道是标准答案就足够了。问那么多不好。

  梅一鸣 你们都安静。好。现在有请著名魔法大师乌教授。[走到门边,开门。]

  [乌教授上。梅一鸣带头鼓掌,学生们热烈鼓掌。乌教授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

  学生们停止鼓掌,静静地注视着乌教授。]

  乌教授 [拿腔作势,拿出一副扑克牌,向学生展示之后。] 梁良。你站起来。

  [梁良忐忑不安地左右看看,不知道该站起来还是不站起来。]

  梅一鸣 [指着梁良 ] 梁良,乌教授让你站起来,你没听见吗?

  梁 良 [梁良站起来] 梅老师,我还不会变魔术。

  梅一鸣 谁说让你变魔术了。变魔术还轮不到你呢。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

  乌教授 [一边熟练地洗牌,一边走到梁良座位边。] 你想一张牌。并且把这张牌告诉同学。

  不要让我知道。

  [梁良有点茫然地看看同学,再看看乌教授。]

  梅一鸣 乌教授让你想一张牌,并把这张牌告诉其他同学。

  梁 良 好吧。我想……想好了。

  乌教授 你心中想着那张牌。

  梁 良 好的。我想着。

  乌教授 你把这张牌告诉别的同学。我暂时出去。[说完从门下。]

  郝 芳 快点告诉我们。

  周 佳 是什么牌?

  边 德 梁良,快告诉我们。

  梁 良 [看看大家,小声地。] 是红桃10 。

  众学生 红桃10 。红桃10 。

  [所有人默念红桃10。]

  梅一鸣 现在,你们都知道了。可以让乌教授进来了吗?

  众学生 可以了。可以了。

  [梅一鸣开门。乌教授上。很自信地走到讲台上,扫视大家。学生们都看着他。]

  乌教授 你们想着那张牌。不要分心。

  [众学生做思考状。]

  乌教授 郝芳。你想着那张牌。

  郝 芳 是的。我想着。

  乌教授 [指着学生] 你们都想着那张牌。不要分心。

  [众学生做思考状。]

  梁 良 我们都想着那张牌,没分心。

  [乌教授将牌洗得眼花缭乱。然后走到梁良身边,从扑克牌中弹出一张。 ]

  乌教授 就是这张牌。红桃10 。

  [教室里一片惊呼。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那张牌。梅一鸣带头鼓掌。大家鼓掌。]

  梅一鸣 这是第一课。这就是魔术。记住,你们心里想什么,魔法大师一清二楚。知道了吗?

  [学生们面面相觑。]

  乌教授 因此,你们要明白,你们从此不要有想法,只要记住标准答案,不要有别的想

  法,不要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想法是罪恶,是邪恶,是犯罪,知道吗?你们心

  里有什么想法我全知道。我可以知道你们的思想。

  学生甲 [害怕] 这,这,我从来没有什么想法。从小我们只知道背诵标准答案。

  学生乙 [害怕] 我也是,从来没有思想过。只知道背诵标准答案。

  梁 良 从小学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思想过。从来没有。标准答案都背不过来呢。

  郝 芳 考试从来不考我们的想法。只考标准答案。

  边 德 我的大脑只是摆设而已。从来没用过。

  梅一鸣 [摆出说教的架势] 这就是当接班人的条件之一。不要有自己的想法,思想是很讨厌的东西。没有想法才能学好魔术,才能当好接班人。这间教室就是你们的未来。

  乌教授 你们的学习才刚刚开始,记住,你们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有了我全知道。到那时你们的后果就严重了。[使劲挥手] 后果很严重。

  [乌教授扫视一圈教室,器宇轩昂的下。梅一鸣送乌教授下。]

  [静场。片刻。]

  梁 良 [看看其他人。沮丧地。]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魔法教室的接班人。虽然我没有想法。

  郝 芳 [把围巾扔在课桌上。] 不管你们怎么想的。我反正从来没相信过能成为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梁 良 可我们都这么说。既然都不相信,我们为什么还要说成为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边 德 [很轻蔑地。] 你连这都不知道,真笨。因为那是标准答案。

  周 佳 你不按照标准答案说,就完蛋了。傻瓜。

  郝 芳 标准答案虽然没用,可那是标准答案。

  梁 良 是的,说说而已。喊喊口号而已。谁还把标准答案当回事呢。

  郝 芳 我们都假装能成为接班人,

  周 佳 假装很重要。不会假装就成不了接班人。

  边 德 成不了魔法教室的接班人没关系。只要挣很多钱就行。反正我要挣很多钱。周游世界,养很多女人。

  梁 良 [不屑地。] 这也好意思说。

  周 佳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看来你是落伍了。这也是标准答案。至少是标准答案之一。

  郝 芳 这也是标准答案?

  周 佳 当然了。

  郝 芳 我们没有理想,只有欲望。

  边 德 [指着郝芳。] 你这是有想法了。你有思想了。这是很危险的。

  周 佳 没错。很危险。 [指着郝芳、梁良。] 你们居然想这些东西。

  郝 芳 [有点恐惧地看着大家] 这……这……不算有想法吧?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 佳 或许……大概……可能……不算吧。反正我也说不清。

  [沉默。片刻。

  [梅一鸣上。拿着一张报纸,走到讲台前,注视大家。大家坐好,等待梅一鸣讲话。]

  梅一鸣 [把报纸展开] 现在开始上课。这是一张报纸。一张普通的报纸。 [说着她把报纸对折撕开,然后再对折撕开。将撕开的报纸折叠成小方块。再将报纸展开,又成为一张完整的报纸。大家惊呼。] 你们看到了吗?

  [大家惊叹]

  梁 良 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周 佳 梅老师,教我们怎么变这个魔术吧。

  梅一鸣 这个以后会教你们。

  郝 芳 一张报纸,这只是一张普通的报纸。

  边 德 魔术很神奇。可是我从来不看报纸。

  周 佳 我也从来不看报纸。

  梁 良 报纸上都是谎言。

  郝 芳 没错,都是谎言。

  梅一鸣 [生气,大声] 你们安静。听着。 [挥舞一下手中的报纸] 你们说的没错,撕开的报纸,每一部分都是谎言。但是,拼成一整张报纸的时候,就是真理。这就是辩证法,这就是魔术。你们懂吗?

  [沉默。片刻。]

  梁 良 [小声地] 可我们看报纸是一篇一篇文章读的。

  郝 芳 是呀。我们是一篇一篇文章看的。

  梅一鸣 [使劲挥舞报纸] 所以魔法就是把一部分一部分的谎言变成一个完整的真理。这就

  是魔法。你们在这里学习的就是怎样把谎言变成真理。

  [沉默。]

  边 德 [大声] 我们懂了。这就是魔法。

  周 佳 [大声] 我们要当魔法教室的接班人,要把所有的谎言变成真理。

  梅一鸣 [点头,表示满意] 嗯,很好。你们的领悟能力不错。

  梁 良 [举手] 梅老师,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梅一鸣 好吧。你问吧。

  梁 良 我……我……我想……我想离开这里,不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静场。大家面面相觑,然后都看着梁良,在将目光转向梅一鸣。]

  边 德 [犹豫不决,还是举起手。] 老师,我也想……我也想离开。

  [教室里开始议论纷纷。]

  梅一鸣 [用教鞭敲桌子。] 安静安静。你们都安静。 [指着梁良和边德] 你们怎么能有这种想法?这是绝不可以的。进了魔法教室就出不去,这本身就是魔法。知道吗?

  郝 芳 [忐忑地] 老师,你想过离开吗?

  梅一鸣 [看着学生,坚定地] 没有,从来没有。你们也别想离开。你们要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懂吗?

  [灯暗,幕落。]

第二幕

  [幕启。

  [如前,教室。讲台当中的讲桌换成一个大铁箱子,铁箱子上有铁链子,还有一把大锁,与一般逃离魔术的铁箱子道具相仿。

  [梅一鸣似乎在研究这个箱子。围着箱子转来转去。她似乎在下决心做一个很困难的决定。站在箱子边渐渐陷入沉思。

  [乌教授悄然出现在门边,梅一鸣没有发现他,他在静静地观察梅一鸣。片刻,他走到铁箱子边。梅一鸣发现乌教授。

  梅一鸣 乌教授。[有点慌乱] 我没听到你进来。

  乌教授 梅一鸣,[观察她] 你在想什么?

  梅一鸣 [掩饰自己的情绪 ] 没想什么。就是在检查这个道具。

  乌教授 没想什么?检查道具?你一直盯着这个铁箱子。你在研究它。[威胁的口气] 别忘了,你的想法我都知道。

  梅一鸣 [慌乱,掩饰。] 是的。我没想法。我只是在准备上课。我在想一会儿怎么给学生上课。这节课是关于……关于……

  乌教授 关于逃脱的魔术。

  梅一鸣 是的,是的。关于逃脱的魔术。

  乌教授 我知道你在想这个,因为你也想逃离。不是逃离这个箱子,而是逃离这个教室,是不是? [ 盯着梅一鸣]

  梅一鸣 乌教授,不是,我怎么可能……我不是……我是在……

  乌教授 [挥手打断她 ] 这个铁箱子是魔咒。你别对这个铁箱子抱有幻想。

  梅一鸣 是。我从不抱有幻想。

  乌教授 这就对啦。马上就要上课了。你准备一下。今天我亲自上课。

  梅一鸣 是。

  [灯暗,幕落 ]

  [片刻,灯亮,幕启。]

  [ 梁良、边德、郝芳、周佳等学生若干,都显得无精打采。他们围着铁箱子显出几分好奇。他们不停地拍拍铁箱子,掀起盖子看看,把铁链子弄的哗啦哗啦响。最后都回到座位上。]

  梁 良 无非一个铁箱子,今天是什么课?难道把我们关进去吗?

  边 德 这又不是冰箱关大象。 [ 自己尴尬地笑笑] 再说这个箱子只能关一个人进去。

  郝 芳 我看过关于箱子的魔术,就是把人关进去,再逃出来。

  周 佳 [沉思状 ] 我想,这大概是一个逃离的魔术。

  边 德 我看是把正常的人关进去,不正常的人出来。

  郝 芳 我们都是不正常的人。要不然怎么来学魔术呢。

  梁 良 注意,我们不能有想法。我们要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

  [大家都无精打采,安静下来]

  [梅一鸣上,走到铁箱子边,扫视学生。学生们都坐好,看着梅一鸣。]

  梅一鸣 [显得精神不集中] 你们都坐好,嗯,准备上课了。嗯,今天上的是关于……

  梁 良 梅老师,你今天还没让我们喊口号呢。

  边 德 梅老师,你忘了要我们喊口号。

  梅一鸣 是的。是的。[慌乱] 嗯,忘了。那就重新开始。[大声] 你们的理想是……

  [众人齐声回答,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但是显得无精打采。 ]

  梅一鸣 好了,现在开始上课。今天上的是关于逃离的内容。

  边 德 老师,就是从这个铁箱子逃离吗?

  梅一鸣 [看看铁箱子] 是的。

  郝 芳 你给我们变这个魔术吗?

  梅一鸣 不,不是我。是乌教授。有请乌教授。

  [乌教授上。他器宇轩昂走到铁箱子边。扫视学生。等学生们都安静下来。]

  乌教授 今天我给你们教的这个魔术叫“险境逃离”。梁良,请你看着时间。

  梁 良 教授。我看好时间了。

  [乌教授对梅一鸣做一个请的动作。梅一鸣优雅地打开铁箱子盖,示意大家箱子里是空的。然后乌教授进入箱子,蹲下。梅一鸣将箱盖盖上。并且用铁链子锁上。梁良在给大家报告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屏息盯着铁箱子。梅一鸣始终仔细观察乌教授的动作。现在紧紧盯着铁箱子。]

  梁 良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三分钟到了。

  [梅一鸣和学生打开箱子,里面空空如也。学生们面面相觑,梅一鸣仔细查看箱子。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很有把握地表情。]

  周 佳 [惊奇] 空的。箱子是空的。

  郝 芳 [惊奇] 人呢?乌教授到哪里去了?

  边 德 人没了。人居然没了。

  梅一鸣 [指指窗子] 你们到那里往外看。

  [众学生涌向窗子,往外看。]

  梁 良 [惊奇] 在那里。你们看,在大门外。正往里走呢。

  周 佳 乌教授怎么到大门外面去了?

  边 德 乌教授正往教室走呢。

  [众人惊叹,议论。片刻回到座位]

  梅一鸣 大家静一下。这就是魔术。铁箱子是密封的。从箱子里变到大门外面去,这就是逃离魔术。

  [教室的门打开,乌教授从外面轻松自如地走进来。全体学生惊得目瞪口呆。周佳

  和郝芳,边德走到讲台上,仔细查看铁箱子。学生们回到座位上。周佳和郝芳也回到座位上。]

  边 德 [摊开双手] 太神奇了。这怎么可能?

  郝 芳 乌教授是怎么出去的?

  周 佳 我仔细观察了,他是真的。

  梅一鸣 同学们安静。请乌教授给我们讲课。

  乌教授 你们别对这个箱子抱有幻想。这个神奇的箱子已经魔咒俯身。只有我才可以变这个魔术。你们记住,别对这个箱子抱有幻想。

  [说完转身意味深长地看看梅一鸣。然后下。]

  梅一鸣 [回避乌教授的目光,面对学生。] 你们听清了吗? 你们记住,别对这个箱子抱有幻想。

  [众学生回答,听清了,别对箱子抱有幻想。]

  [静场,片刻。]

  梁 良 [好像忘了刚说过的话] 我要是学会这个魔术就可以把自己变到外面去了。[手往外一挥] 消失不见了。

  边 德 [一瘸一瘸] 我要是学会,我就跟你们说拜拜了。

  周 佳 可是我们学不会。乌教授不教我们。而且他知道为目的想法。梅老师也不教我们。

  郝 芳 我们可以自己学。你们刚才没有仔细观察吗?

  边 德 我观察了。可是乌教授说这个箱子有魔咒,警告我们不要抱幻想。

  梁 良 [指着大家] 你们别幻想了。我们的想法教授都知道。你们忘了那个扑克牌的魔术了吗?

  边 德 [忐忑不安] 糟了。刚才我也有逃出去的想法。教授不会知道吧?

  郝 芳 [故意大声] 我从来没有想法。只知道标准答案。再说,为什么要出去呀?这里多好呀。我们还要当好年接班人呢。这个教室的人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出去。 [突然小声] 你们说,怎么才能逃离这个教室? 我想了一个办法。

  周 佳 [悄悄地对郝芳小声地] 你真的这样想吗?不能说出来。

  郝 芳 [小声的] 教授不是知道我们的想法吗?你就这样说,假装是我们的想法,故意让他知道。

  周 佳 [恍然大悟,有点激动] 你真聪明。我也这样说。

  郝 芳 小点声。别让人知道了。

  周 佳 [故意大声] 我们为什么要出去呢?这里多好呀。我们还可以当接班人呢。 [然后小声,对郝芳] 你有什么办法?

  郝 芳 还没想好。

  边 德 反正我没什么想法。[无精打采] 没什么想法。

  梁 良 我也是没什么想法。[围着铁箱子转一圈,回到座位。小声对边德。] 你说,我们要是学会了这个魔术,能不能出去?

  边 德 [摇摇头] 不好说。关键是不敢说。

  [学生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梅一鸣始终在认真听,并且时不时看看那个铁箱子。]

  边 德 梅老师,你能教我们这个魔术吗?

  梅一鸣 [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个……这个嘛……现在还不能。以后或许……下课。

  [灯暗,幕落。]

  [片刻,幕启,灯亮。]

  [教室。大铁箱子还在讲台上。学生们坐在座位上,无精打采。梅一鸣刚给学生讲完课。]

  梅一鸣 [意犹未尽]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现在由我来给大家示范一下。[她看看铁箱子] 我给大家示范一下。

  [学生们顿时活跃起来]

  梁 良 [兴奋] 好。梅老师教给我们示范逃离的魔术吗?

  梅一鸣 是的。

  边 德 太好了。我一直想学这个。

  郝 芳 梅老师,你真的能变这个魔术吗?

  周 佳 梅老师,这个魔术很难吧?

  梅一鸣 [有点情绪激动。环顾四周,似有恋恋不舍之意。] 同学们,你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魔法教室的接班人。当年我来这里也是这样说的。今后,你们……

  梁 良 梅老师,你真能变到外面去吗?

  边 德 梅老师,你变到外面还回来吗?

  郝 芳 梅老师当然回来了。[意味深长的看着梅老师] 梅老师,你说是吧?

  梅一鸣 [看看学生,没有回答] 同学们,今天我给大家示范。是为了希望你们……希望你们……是为了你们以后也能变这个魔术。

  郝 芳 梅老师,这个魔术要几分钟?

  梅一鸣 不管几分钟,你们不要打开这个铁箱子。知道吗?

  梁 良 知道。我们不打开。

  边 德 这样梅老师可以变得远一点吧。

  周 佳 梅老师是为了把这个魔术变得完美。

  梅一鸣 是的。变得完美。

  郝 芳 梅老师,我们等着你。

  梅一鸣 [有点言不由衷] 我会回来的。 [声音有点颤抖] 现在开始吧。 梁良,你上来打开箱子。边德,当我进去关上盖子之后,你就开始计时。

  [梁良来到讲台铁箱子边。边德准备计时。梅一鸣有点犹豫,她不安地看看铁箱子,再看看教室。]

  梁 良 梅老师,可以开始了吗?

  梅一鸣 [下定决心] 开始吧。

  [梁良优雅地打开铁箱子。梅一鸣进去,她又看看教室,然后蹲下。梁良将箱盖关好。用铁链子锁好。边德开始计时。与此同时,所有的学生都涌到窗户边,向外张望。边德依然坐在座位上计时。他过一会就大声报告一次时间。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学生们焦急地等待着。]

  郝 芳 怎么还没看到梅老师?

  周 佳 是呀,怎么还没看到梅老师?

  梁 良 梅老师,比乌教授变得慢吧。再说,梅老师要变得远一点,远一点。再等等,梅老师肯定能变到大门外面去。

  [边德依然大声报时间。四分钟,五分钟。他看看铁箱子,有点焦躁不安,然后他一瘸一瘸也来到窗户边,向外张望。]

  边 德 我估计梅老师就要出现了。

  梁 良 说不定梅老师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周 佳 胡说,梅老师肯定回来。

  郝 芳 梅老师怎么会不回来呢?

  [这时铁箱子发出敲击声,大家吵吵嚷嚷,遮盖了铁箱子发出的敲击声。似乎还传出梅老师的声音,救救我,救救我。我出不去了,我快憋死了。但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窗户外面,他们始终在争论着。逐渐的敲击声越来越低,最后终于没声音了。]

  边 德 都十分钟了。都十分钟了。[他显得焦躁不安,回到座位坐下] 都快十一分钟了。[他看看铁箱子]

  梁 良 [回到教室,围着铁箱子转一圈] 梅老师不会出事吧?[对边德] 你说十一分钟了?

  [敲敲铁箱子] 这里肯定没人了。

  郝 芳 [失望的回到教室,也敲敲铁箱子。] 这是怎么回事呀?梅老师居然就不见了。也就是说,梅老师走了。不回来了。

  周 佳 [依然在窗户边,扭头说] 别着急,再等等。说不定梅老师一会儿就回来了。

  梁 良 [坐在铁箱子上] 我估计梅老师再也不回来了。她走了,真的逃走了。

  边 德 [看看表] 这么长时间了。真的走了。

  郝 芳 [没好气地坐下] 还教育我们做魔法教室的接班人呢,她自己先逃走了。

  [这时,乌教授急忙冲进教室,他看看学生们,又看看铁箱子。学生们都能站起来。梁良从铁箱子上站起来。]

  乌教授 梅老师呢?快说,梅老师呢?

  梁 良 [吃惊地,指指铁箱子] 梅老师……梅老师……

  乌教授 [指着铁箱子,大声] 在这里吗?

  边 德 在……在这里……梅老师说……

  郝 芳 梅老师给我们示范,逃离魔术。

  乌教授 多长时间了?[说着,他就拉铁链子,铁链子哗啦哗啦响,给教室增加了不安的感觉。]

  边 德 十三分钟,差不多十五分钟了。

  乌教授 [焦急] 快打开,快打开。钥匙呢?快打开。[他把铁链子弄的哗啦哗啦响。]

  梁 良 梅老师说不让我们动这个铁箱子。

  乌教授 [急迫地] 胡说。快点打开。

  [梁良急忙跑向座位,拿到钥匙,往回跑。没跑两步被课桌绊倒。他连滚带爬来到讲台铁箱子边。由于手抖得厉害,钥匙插不进锁眼。乌教授一着急,一把把钥匙抢过来,把梁良推到一边。铁链子哗啦哗啦响打开铁箱子。乌教授看到箱子里面,瘫坐在地上。 其他学生一拥而上到铁箱子边。]

  [静场,片刻。]

  梁 良 [惊呼] 梅老师没出去。

  边 德 [声音颤抖] 梅老师死了。

  郝 芳 [有哭腔] 梅老师憋死了。

  周 佳 [哭着说] 梅老师怎么没出去呢?

  乌教授 [伤感地] 梅一鸣,你不知道吗,这只是个魔术。[对学生] 你们不知道吗?这个铁箱子有魔咒。

  梁 良 梅老师太想出去了。逃离这里。

  边 德 我们也想出去。

  乌教授 你们出不去,外面的世界比魔术还要糟糕。知道吗?

  [灯暗,幕落。]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