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统高克20日访华。因高克曾在统一前的东德从事过民运活动,以往人权谈得比较多,西方舆论及人权组织希望这个老“民运分子” 到中国大陆再发余热。高克倒也不寻常,见了一些想见的人(当然也有想见却不能见的人)。

环球时报很生气,3月22日发题为《西方人权组织莫逼访华的高克总统》社评。社评一面贬低高克谈人权是“应付西方媒体的虚事” 是在“安抚” “哄着” 西方媒体,一面又老生常谈地向高克总统兜售大陆官方及主流媒体的“老三样” 人权观。

一, 生存发展权当务之急论。环报社评讲:“人权显然是人类的共同价值,但不同社会有不同的侧重和当务之急……”“13亿中国人在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些对第三世界国家构成重大挑战的人权领域取得长足进展,不带偏见的人都应对此高度肯定。”不错,近几十年中国生存发展人权因拿来西方一些“资本主义” 因素有了较“文革” 时期的一些变化 ,但人除了有干活、吃穿的权利外,还要有做人的尊严、自由、政治权利。这几十年正因公民政治权利的缺失,使公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存在有限性和极大的差异性,想当年东德在“社会主义阵营” 是发展水平最高的,可东德人为什么还要拼命往西德跑呢?生存发展权与政治权不可分离,有政治权才有生存发展的话语权、选择权、决策权、保障权。没有政治权,“恩赐” 的生存发展权不但有限,而且可能得而复失。争取政治权利正是中国(大陆)当务之急。

二,异见人士非人权问题论。环报社评讲“目前西方把中国极少数异见人士因触犯法律受到依法追究的情况当作中国‘破坏人权” 的主要证据,……”异见人士就是以身试法,是衡量法对人权是真保护还是假保护的标尺。这少数人没有言论、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政治自由权,大多数人会有吗?苏东未巨变前几百万异见人士被枪杀、囚禁、流放,造成了无数人间悲剧,这些高克总统比我们更清楚!

三,中国人权制度是中国人民的选择论。环报社评讲“中西人权之争表面上像是人的‘政治权利之争’ ,其实是政治制度和国家道路的分歧。”“这一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付出长期痛苦实践后的历史性选择。”平等自由是人权的普世价值,人权制度就是政治制度。在现代政治中,各种制度都要由人民通过公投或选票来选择。中国长期经历“一党专制” 的痛苦实践,少数提出“异见” 的人都被杀鸡儆猴地镇压了,人民有选择新制度的权利吗?明明是暴力的强加,却说是人民自己的选择,这天大的谎言能哄过身为“过来人” 的德国高克总统吗?

北京 查建国 3月23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