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十八日,新界东部选区进行立法会议员的补选。之所以要补选,乃因原先的公民党议员汤家骅辞职所致。汤家骅大律师是公民党主要创始人,也一直连任立法会议员,但是他自认越来越不能认同党的路线,要走比党还要温和的、与北京妥协的路线。他没有在表决政改方案时投靠敌营,还算保持他的绅士风度。

新界东补选泛民总动员

因为这原来就是泛民的席位,新界东也是泛民的票仓,泛民拿回自己席位理所当然,加上本来他就是公民党党员,其他泛民政党也就礼让公民党推出自己的候选人杨岳桥。杨是公民党新东支部主席、年轻的大律师,各方表现甚佳,这次的推选,是泛民中最没有任何争议的一次。

但是年轻的本土派并不是这样看法。他们认为公民党也是“左胶”、“大中华胶”,也曾经支持建制派在立法会打压泛民的议案,因此他们推出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竞选。而建制派自然不会放过这次出缺的机会,派民建联周浩鼎空降参选,当然也还有几个名气不大的人参选。

如果基本上是杨岳桥与周浩鼎的对决,杨的胜算绝对没有问题,但是梁天琦的参选,就出现了变数,因为杨、梁票源重叠。然而当时杨的名气远远大于梁,因此胜算应该没有太大问题。然而年初一晚出现旺角骚乱的“鱼蛋革命”,本土民主前线声名大噪,梁天琦公开宣示“抗争没有底线”,得到激进年轻人的热烈支持与拥护,加上梁本人形象不差,他是香港大学哲学系的四年级学生,因此对杨的当选带来重大威胁。

杨岳桥体现改革精神新风貌

杨岳桥脑筋非常清楚,他不但亲自去迎接被警方扣押的参与抗争的年轻人,而且对自己的竞争对手梁天琦没有口出恶言,甚至还赞扬他。这样的胸怀体现了民主派年轻人的改革精神与新的风貌,因此让他稳住了许多来自非建制派的选票。

为了支持杨岳桥当选,所有泛民政党与团体进行总动员,只要数得出的名人,几乎全部给他站台辅选,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他们的口号也不是针对梁天琦,而是不让建制派取得否定重要议案的关键一票,亦即泛民必须保住三分之一议席才能否决建制派的重要议案。

选举结果,杨岳桥得票百分之三十七点一九,周浩鼎百分之三十四点七五,梁天琦百分之十五点三八。杨、梁加起来超过一半,绝对超过建制派。杨岳桥在胜选后也坦然表示,有些选民是含泪投票给他的。亦即因为他们更认同梁天琦,只是为了不让建制派多得一票而使用策略性投票(弃梁保杨)的手段。这也是杨岳桥的清醒认识与谦虚表现。

梁天琦表示有意建立第三势力。在年轻人中有相当影响力的学民思潮则解散另组政党参加立法会的选举。

泛民中毛孟静与范国威是温和本土派,毛是公民党非主流派,范是从民主党分裂出来的。温和本土派对中国没有那么切割,也主张“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而激进本土派更倾向港独,并且主张以“勇武”来对抗暴政。

接下来的九月立法会选举,泛民与本土派的整合问题更大。即使年轻的一辈,情况也很复杂,因为“伞兵”不止本土民主前线,在区议会选举中,已经出现许多小政党、小团体,但是梁天琦无疑已经成为他们的重要代表人物。

公民党改路线本土优先

以杨岳桥的表现,应该可以成为改革泛民的带头人,并与激进本土派协商如何妥协合作。三月十五日,公民党藉成立十周年的机会,发表了《为香港而立:本土、自主、多元》为题逾三千字的宣言,表示公民党曾相信与中央紧密沟通有助建立在一国两制下,真正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新制度。可是回归近十九年,北京强力之手以各种方式伸进香港不同领域的制度、组织和规章,侵蚀了香港原有基础,故公民党别无选择,必须与香港市民站在一起,重新思考香港的未来,并立志不懈不倦,捍卫港人权益。

其实,从宣言的标题,就明白显示公民党路线的重大改变,那就是把“本土”放在优先了;第二位是“自主”,接近自决;第三位的“多元”,是民主的内容。而在十年前的《创党宣言》里,争取民主政制改革是公民党的第一诉求。这种“价值”的变化如此明显,对其他泛民政党,尤其是作为“老大哥”的民主党,不能不说是一个冲击,何况现在公民党与民主党在立法会的席位平起平坐。

对公民党的路线改变,有些激进派持否定态度。这也不必如此。当然,现在“本土”时髦,连建制派也要喊本土,但是应该给公民党机会,因为从杨岳桥的表现,的确与老泛民有别,不能因此一概否定。至于是“港独”还是“勇武”,应该允许有适当的不同主张,有些是理念的差异,有些仅仅是策略的不同。

但是要协调激进与温和的分歧并不容易,这是相互信任的问题。梁天琦百分之十五的选票,如果加上弃保因素,或者有百分之二十的选民主张“港独”,尤其赞成用“勇武”的手段进行抗争,这或者是香港未来的新局。

本土壮大考验泛民北京

香港各个大学进行学生会的改选,新选出的学生会大都继承原来的本土路线。新任香港大学学生会主席孙晓岚在接受访问时,坦诚如果民意支持“港独”,她也会支持。她还表示,如果为了理念,坐牢她也愿意。学民思潮也宣布停止运作,组织政团投入立法会选举,显示香港年轻一代要在立法会发出自己声音的决心。

对此北京也看在眼里。三月初北京召开政协、人大两会,北京领导人对香港已经放软身段,没有跟着梁振英指责旺角事件是“暴乱”,对一国两制也是老调重弹,即使没有什么人相信,可见他们担心太过强硬会激起更大规模的抗争。但是根据特首梁振英的透露,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支持他的镇压行动,可见北京在玩内外有别的“革命两手”。这是共产党的本质,所以香港人,尤其是泛民,不要轻易对北京有幻想,否则势必被兴起的第三势力所边缘化。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4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