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笠2016a“给我买个玉猴吧。带红线的。我戴在手上”
你的声音从城隍庙人海中飘来
肃穆的表情。皱纹
哦,你也已接近知天命的年龄!

我仿佛突然走入一座做礼拜的教堂
一朵朵战栗的烛火
它出现了,从昏暗中
如傍晚天际的金星:一张孙行者的脸

但,一只从石里蹦出的猴子
一个进入水帘洞成为“美猴王”
一个拜菩提为师学会七十二变的大猿王
它和你,一个不信佛的西方人,又有何关?

一个被炉烟炼就的火眼金睛
一个发现受骗离开天庭回到花果山自封
齐天大圣的醒悟
它,和你又有何缘?

一个因酒醉大闹天宫,偷吃太上老君的金丹
一个与十万天兵天将较量
但与如来佛祖斗法失败
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的无奈

一个经观音点化,被唐僧救出
一个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
它与你,一个根本不信
命运的女外交官,又有什么关系?

你微笑着,把礼物带在胸前
对着客厅的镜子,把红线换成了金链

 

我要把诗写成明代家具

我要把诗写得像明式家具那样
简练严谨,适度优雅;让意和象的比例
成为家具局部与局部的比例,匀称协调
让词语与功能相符。没丝毫累赘
你读到的将是一根流畅的线
挺而不僵,柔而不弱
你读到的是精妙如榫卯结构的词语关系
不用钉子,这自卑的雄辩
让两个陌生物在一个连词上相遇
仿佛它们早在一起,如冰和火
虚实相并,如椅背透雕,或李白的“浮云游子意”
写物与抒情相杂,如镜台花纹
凝重,圆润,如“感时花溅泪”
把思绪化作紫檀木纹路中细若游丝的精微
偶尔也用形容词
就像床榻或书桌的边角用珐琅或玉石
但决不堆砌
我要把每首诗都写成明式家具
让木材的纹理流出隐秘的诗意。给人遐想

 

接轨

1
脚下,河流在咆哮着奔腾
一个浑浊的漩涡。我噗通跳了进去
我必须体悟没经历的东西
我随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下沉,下沉……

2
记忆浮出: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
我渴望进入她。“你是我的一切!”
我给她写信。用火焰的语言
结果:冰冷的拒绝。天鹅向云霄飞去

3
2001年王维扮成特朗斯特罗姆走入故宫
他的轮椅在阳光下投下日晷的影子
他坐着,平静,如在波罗的海岛上
自己屋里。海重的诗行如旭日上升

4
故宫是一个比诺奖更具体更现实的造物
世界向她涌去。精子涌入子宫
故宫没想过要出国远游。她
躲在墙后,像自大的龙椅。做着永生的梦

5
探讨诗歌如何走出去的会议一直开到夜晚
北斗星高挂在金字塔和长城上空
北斗星说:“对于我不存在进出
我在宇宙的高度。我是迷途的梦

来源:诗网络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