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全球核安全峰会于三月三十一日至四月一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包括联合国四大理事国在内的五十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出席了峰会。在人类发展史上,没有任何一种新科技像核能那样既令人类雀跃不已、又令人类深怀恐惧。核能既为人类打开了一扇通向崭新世界的大门,也为人类打开了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一只潘多拉盒子。由于核电泄露与污染、核武扩散、核恐怖袭击这三道阴影始终挥之不去,寻求核安全已成为全人类的共识和瞩目的焦点,故中国央视将本届峰会比喻为“共寻(核)保险拴之会”。

核武/热核武:高悬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核恫吓退潮,核遏制抬头

核武器具有非常可怕的巨大杀伤力、破坏力,并能造成长时期、大范围的核污染。以俄罗斯万吨级“新莫斯科斯克”号战略导弹核潜艇为例,它一次能齐射十六枚潜射型洲际弹道导弹,每枚导弹能携带三至七枚核弹头,这些核弹头足以毁灭半个地球,并在很长时间内使这些地区内所有的生物都难以正常繁衍。人类已在核武器的阴影下生活了七十一年,核武器始终是高悬在人类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果爆发全球性核大战,人类和地球物种将从这颗星球上消失。

自核武器问世至冷战结束的这段历史,是核武器发展和威胁的高峰期。核武器最容易绷断具有不同意识形态大国之间脆弱敏感的神经,也是最能压垮这些大国之间战略平衡的最后一根稻草。冷战结束后,核武器的发展呈现两大趋势:一是拥有全球百分之九十核武器的美俄之间不再剑拔弩张,且各自都拥有广阔的战略纵深,具备了足够对对方发动核反击的能力。为让对方放心,它们都将核武器仅作为自保的最后手段,不再热衷于以核武器恫吓对方。核武大国美俄已全部销毁了库存的氢弹,英国和法国也早在上世纪就宣布不再生产氢弹。在一系列良好气氛烘托下,美国总统奥巴马于二○一○年在捷克首都布拉格郑重提出了“无核世界”的构想。然而,随着乌克兰危机拉开了俄国与美欧新冷战的帷幕,美俄之间新的互不信任破坏了它们之间原有的“核默契”,核遏制的思想再度在两国抬头。俄国没有出席本届全球核安全峰会,是一个不好的兆头。不过,回顾历史可知,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至今七十一年来,冷战和大国冲突之所以没有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核武器“居功甚伟”,大国之间新的冲突同样不可能以搬出核武器来一决雌雄。

二、核武扩散的阴影

冷战结束后核武器发展的另一大趋势是:与曾垄断核武器的大国对核武器越来越意兴阑珊不同,其它大国甚至中型国家都越来越热衷于发展核武器。印度、巴基斯坦、朝鲜都先后试爆了原子弹,伊朗和以色列都曾大力发展核武器,日本、韩国都是既有强烈愿望、又有实力开发核武的国家。随着拥核和可能拥核的国家越来越多,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安全。有鉴于此,早在一九六八年七月一日由美英苏和其它五十九个国家签署、一九七○年正式生效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在走过了四十八年的风雨历程后,仍然是全球核不扩散制度的基石。至今签署该条约的有包括五个核武大国美俄中法英在内的一百八十九个缔约国,是得到全球最广泛加入和认可的多边裁军协定,没有签署该协定的国家只剩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和退出该条约后自行发展核武器的朝鲜。可喜的是:如伊朗、伊拉克、利比亚这类综合实力有限的中型国家终于明白:拥有核武未必能自保并随意攻击敌对方,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政权被推翻、领导人被杀的最大动因,至今只有朝鲜在拥核的歧路上一意孤行越走越远。

伊核与朝核问题是本世纪全球面临的两大核问题。如今伊核问题终于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但朝鲜于二○○三年一月退出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一意孤行地全力发展核武器,今年一月六日更试爆了“氢弹”,朝鲜拥核成为朝鲜半岛爆发激烈冲突的最大隐患,更可能把中美俄日韩朝六国统统拖下水。由于六国中的中美俄是联合国实力位列前三的常任理事国,日本和韩国分别是世界第三大、第十一大经济体,朝鲜半岛爆发的任何冲突都将对世界局势造成十分严重的负面影响。如果朝鲜拥核的问题久拖不决,势必加强日本和韩国发展核武器的决心,美国也可能在韩国重新部署核武器。另外,由于朝鲜核试验造成的核污染会波及中国东北,朝鲜半岛爆发的核冲突将对中国东北、华北地区造成广泛危害,故朝鲜拥核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构成了相当严重的威胁和挑战。如果中共仍然出于一党私利姑息养奸,纵容朝鲜发展核武器,它将成为历史的罪人。一个阻止朝鲜发展核武的有效措施,是国际社会向朝鲜传达清晰而明确的信息:金正恩若不弃核,国际社会将迫使他提前退出历史舞台。只有如此强硬的态度才能阻止金正恩的最后疯狂,避免在朝鲜半岛爆发把六国统统拖下水的第二次朝鲜战争。

安全利用核能,防止核恐袭

核安全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如何更安全地和平利用核能,二是如何防止恐怖分子破坏核电站、窃取核武器以发动核恐怖攻击。

一、安全利用核能,防止核泄漏

核能发电因成本低廉、正常发电时几乎零污染,已成为全球一项重要的能源。但核能发电与热能、水能发电截然不同的是:一旦发生放射性核泄漏,后果不堪设想。二○一六年是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特大核泄漏事故三十周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严重核泄漏事故五周年,这些惨痛的前车之鉴值得后人深刻警惕。

核电站的安全问题对今天的中国尤其重要。为大幅降低碳排放、减少空气污染,中国正在全力发展核电站,世界新建核电站的百分之七十将落户中国。中国已建核电站十一座,在建核电站三十座,待建核电站五十九座,中国又获得了一顶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桂冠。必须指出的是:这些核电站大部分集中在中国东部人口稠密、经济发达地区。由于中国在基础建设领域一向有重数量轻质量、重速度轻安全的“光荣传统”,人们有理由担心:一旦这些核电站因施工中偷工减料、轻视质量,或因管理不善乃至遭到恐怖攻击发生核泄漏、造成核污染,其危害程度将不亚于遭到核武器攻击。习近平在本届全球核安全高峰会上发言称:“核安全没有止境,也没有捷径”,真诚希望中国各级政府真正重视国内众多核电站的安全运营、防止恐怖攻击。

二、防止核恐袭

震惊世界的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发生后,“恐怖组织之父”本·拉登曾放言:“我们已经拥有了化学武器,我们还要争取拥有核武器”。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自一九九三年至二○一五年,全球共有超过两千一百多起涉及核放射性材料遗失、盗窃和非法获取事件。这些核材料若落入国际恐怖组织手中,将造成灾难性后果。

现在从网络上就可以找到详尽的制造原子弹的技术和工艺,国际恐怖组织还可以劫持或绑架各国核武设计、制造人员,胁迫这些人为恐怖分子工作,核武器尤其是小型核武器、“髒弹”已不再是国家才能拥有的专利。“基地”组织已经能够制造“髒弹”,“伊斯兰国”更是处心积虑地想窃取高端核武器。无独有偶的是:其它恐怖组织也对核武器情有独锺。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曾试图从俄罗斯购买核弹,该组织还企图在澳大利亚的牧羊场自行提炼浓缩铀以制造核炸弹。恐怖组织的核武野心是全人类的噩梦。

随着拥核国家越来越多,防止国际恐怖组织从拥核国家窃取核武器的努力变得越来越困难。作为一个穆斯林国家,巴基斯坦国内与国际恐怖分子沆瀣一气者为数不少,该国是国际恐怖组织窃取核武器的最佳目标地。几年前巴基斯坦政局动荡时,美国就曾想动用武力接管巴基斯坦的核武库。国际恐怖组织窃取核武器的另一个目标是朝鲜。一旦金正恩在政变中被杀,朝鲜陷入群龙无首、社会动荡不已,就是国际恐怖组织动手窃取朝鲜核武器之时。如何防止恐怖分子窃取核武器,已成为各国反恐机构工作的重中之重。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