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学很少唱国歌

樱花烂漫的三月底、四月初,正是日本的学校毕业典礼和入学典礼最盛的季节。每年到了这时候,也会有几条花絮新闻吸人眼球,比如,今年有多少国立大学没唱国歌、没挂国旗之类。

一般来说,毕业或者入学典礼这些隆重场面正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最理想、也最能让人亢奋的时候,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会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不会放过这一大好时机的。但在日本却很少讲究这样跑龙套式的虚摆饰,处在象牙之塔最顶端的东京大学既不挂国旗,也不唱国歌。

根据日本文科省(相当于文化教育部)的统计表明:全国八十六所国立大学中,东京大学以外,不唱国歌的居然占七十二、七十三所,这就是说,唱国歌的是极少数。也许有人会觉得不可思议,国立大学拿着国家的经费,花着纳税人的钱,如此一个由国家包办包养的地方不但不听国家指挥,甚至连国歌都不屑一唱,究竟为的是哪般?

这首先还得从国歌《君之代》本身说起。

当代日本人不喜欢《君之代》

《君之代》,一首选自十世纪的古诗集《古今和歌集》的短歌,单纯就语言上来说,歌词本身典雅优美,无可挑剔。但是,作为一首现代国家的国歌却有失偏颇。用现代人的观点来衡量,会发现其中潜在的宣传忠君的意识,即要求国民效忠天皇,宣扬“皇统永续”的思想。这一以君皇为主的主张,使战后长期在民主主义教育中成长起来的国民显得窘迫,有如身上穿着西装,脚下却拖着木屐走在大路上一样:以君主为主的思想与以民为主的时代明显地格格不入。当年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就曾直率地说过:“我讨厌《君之代》。就个人观点来说,歌词的内容含有灭私奉公之意。重新再作一首国歌不行吗?”

其实对于国歌里所讴歌的忠君思想,即使是当今的天皇也持有不赞成的意见。在民主主义环境下成长的天皇虽年事已高,但体贴民心民意、关心民生,也经常访灾民、慰问贫民困难户,所以深受国民爱戴。几年前,在天皇主办的例行游园会上,有个东京都教育委员当着天皇的面讨好说:让全国的学校挂国旗、唱国歌是我应尽的职责。天皇答道:“还是不要强制为好”。这一冷冰冰的回应,让这位御用教育家碰了一鼻子的灰。

就此意义上来说,国家的意志与国民的自由思想存在着难以逾越的沟壑,所以,围绕着有关毕业、开学典礼时要求唱国歌是否有违宪法规定的“思想良心上的自由”的诉讼一直不断。

正因为《君之代》的陈腐内容与民主时代的格调不符,所以,长期以来一直遭到来自精英和培育精英的大学的抵制。

日本宪法保障思想自由和批判精神

政府归政府,大学是大学,大学并非政府的御用工具。

当然,一个政府在国家管理上,为了贯彻自己的政策,要让国民产生一个政府的政策总是正确的、政府办事都是在为国民服务的错觉、假象。所以,最为理想的状态就是培养“看齐意识”。无论在政策国策上,还是经济、思想、学术上,在一个“国定”的标准尺度下行事最为便捷省力,所以,需要统一思想,排除那些不赞成政府的所谓异端邪说。殊不知长此以往,整个社会最终会产生一个唯上、唯权、唯党、唯己的思维方式,与此相反就会打击不同观点和思想,不允许有不同声音的市场,或者没有在野党生存余地的恐怖的社会体系。

感受到这些危机的就是在大学、高等学府的精英们,他们懂得大学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所以,便充分利用宪法的保障来捍卫独立思想的尊严。

日本宪法保障大学在学术上的自由和批判精神,学术的独立性不容侵犯。比如,两年前日本共同社就有过此类的报道,说防卫省在研制最新式的军用运输机的尖端技术上曾要求东京大学协助,但遭到拒绝。校方的理由是东大禁止军事研究。此事令防卫省尴尬,想通过文部省向东大施加压力,但是在宪法保障下的大学不是军队,大学有自治权,文部省也不得不予以尊重,最终压力无效,不了了之。

在一个高度民主的国家里,政府要让大学屈从已非一件容易的事。高压手段、蛮不讲理只存在于那些无视民主、无视法律的国家,日本政府能操纵大学的伎俩实在有限,唯一能抓住国立大学的地方就是靠国家的经费在运行的这一环节上作文章,所以只有用财政来诱导走向,造势说国家养活了大学。

但是,有学者反驳说,国家为什么要对大学提供经费?是为了让他们挂国旗、唱国歌吗?是为了让他们唯命是从地听政府的命令吗?不,是为了在大学作学术研究的人员自由地进行研究活动而提供的,以求社会在不断发展中有连续性。大学如果屈服于政权,大学的研究也会成了阿谀讨好政权的御用工具。

所以,近来政府干涉大学事务管理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关注,年初全国有一百多位宪法研究者谴责现任大臣的“国立大学不唱国歌是丢脸”的发言有违宪法。因为宪法第二十三条明文规定大学的自治,有思想和言论上的独立,保障学术自由。

一个社会的精英阶层没有应有的独立精神和担当道义的职责,屈服于政权,就称不上是民族的脊樑、时代的良心,不过是一群御用文人、文化傀儡。唯上、看齐的行为在一个国民有尊严的民主社会是行不通的。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