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前副教授)

风声鹤唳本是天籁之声,可是一旦听者主体陷入埋伏,处境危殆,发生幻视幻听,天籁之声也可能听成围追堵截的喊杀声。北京政权建立已五十多年,按自然人的寿命计算已进入盛年,按西方某种政治生理学说(一个国家立国五十年,大体能走上正道),也已进入成熟状态。

可是这个政权在许多方面始终都是一个怪胎,它精神方面的健康状况也同样糟糕,甚至尤其糟糕。半个多世纪以来,它一直处于这种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惊恐疑惧状态,看甚么都像它的伏击者,显得非常脆弱,非常可怜。最近北京新闻圈又流传一例这样的虚脱幻视症。某报记者在一篇报道里引用《圣经》一句话,吓坏了报社的头头脑脑,讨论来讨论去,编委们最终决定枪毙此稿。理由是:我乃堂堂党报,岂能引用《圣经》!

相拥扑向地狱

外人也许不太了解甚么是党报。狭义的党报指中共各级党委机关报,中央级的是《人民日报》。地方各省有各省的党委机关报,如河南省委的是《河南日报》。广义上,大陆的所有报纸都是党报,正如大陆普天之下莫非党民一样。大陆没有私人办报,所有报纸在管理上都有自己的(党)组织隶属关系。社长、总编辑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国家干部。现在传说中的这家报纸就属于这种广义上的党报。

广义上的党报是非常勉强的党报,以党报的名义抵制《圣经》更显得滑稽。莫说是一家广义党报,便是纯正的党报《人民日报》,以这样的理由枪毙一篇稿件也是荒谬绝伦。这说明近期中共官方意识形态系统已再次到了风声鹤唳的失态程度,新闻官动辄得咎,谁都不愿个人出现任何闪失;至于整个社会出现闪失,非所关心。于是大家相率以左示人,以左攀比,宁左勿右。如果说这种势头是一辆扑向地狱的火车,大家只求确保在火车上的相对利益和地位,地狱就地狱,无人愿意加以制动。

比慈禧还反动

中共意识形态在饮食方面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只吃母乳的时期。它们的母乳就是马克思、列宁的阶级论和专政论,人对人是狼,其他精神食粮一概加以拒绝。《圣经》在人类文明史上,其重要性最起码与中国的四书五经和古希腊哲学处于同一阶梯。可是中共立国五十多年来,一般出版社从来不许出版《圣经》,新华书店从来不许销售《圣经》。

如果以对《圣经》的接纳度为指标,中共领导人比一百年前的慈禧太后还要反动,还要保守。慈禧太后六十大寿那年,她本人接受过一本由女性信徒募捐特制的寿礼《圣经》。现在中国基督徒如果赶胡锦涛寿辰凑分子送他一本特制《圣经》作贺礼,准被定为政治大案。罪名大致可以猜出来,无非是海外势力插手、意识形态渗透、和平演变或颜色革命等。张罗其事的首恶分子必以图谋颠覆罪判刑二十年上下。

共产党太偏食

大约是一九九八年,我与埋葬在北京西城的利玛窦、汤若望和南怀仁邂逅。此后我又数次拜谒他们的墓地。他们死后不得安息,屡屡遭劫,太可怜,也太不公。在中西交通史上,他们比玄奘还要玄奘,比鉴真还要鉴真。我自觉是他们的精神子嗣,有义务去缅怀他们、传扬他们,于是将汤若望的故事编排成上、下集的电视剧本,联系拍摄。不料中共意识形态审查机构却说:传教士题材一律不得以影视体裁展现。

有一天共产党死了,如果有人问它是怎么死的,我的回答是:孬死的,饿死的。因为它的心眼太坏,又太偏食。

文章来源:新世纪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