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曾经受日本殖民统治51年,所以现在的还台湾留下很多日据时代的建设,比方说现在博爱特区的政府办公大楼,如总统府、司法院都是日据时代的建筑。有些日本人来到台湾,看到台湾的地名,就觉得特别有“家乡味”,像是松山、板桥、神冈、美浓、高雄…之类的,因为国府光复台湾后,并没有改这些地名。甚至在日常生活习惯,台湾人计算房地产时,仍在使用“坪”为单位,这单位就是从日据时代一直使用到今日。

由于日据时代留给台湾这些硬体建设,让很多人也相信日据时代留给台湾的精神建设,还存留在今日的台湾人身上。十几年前有个日本人小林善纪还画了本书“台湾论”,要在台湾找“日本精神”。后来有个叫蔡焜灿的台湾人,也写了本跟风之作“台湾人的日本精神”,一样是诉求台湾人与日本人很像。这些亲日的立场在政坛上,大部份都集中在即将成为执政党的民主进步党,他们也认为这一层与日本的关系,是未来执政的优势。

这些说法似乎有些道理,但是长期以来一直欠缺验证。好巧不巧,近日台湾与日本出现渔事纠纷与岛屿争端,我们可以趁此机会检视,这些自认继承日本精神的民进党人士们,到底像不像日本,或者哪里继承日本精神?

距离台湾1600公里的太平岛,是目前中华民国最南方的领土,面积0.51平方公里,上面有天然淡水供应,并且有海巡队员驻守。由于菲律宾向国际仲裁法庭提交仲裁,要将南沙群岛都降格为“岩礁”,其中就包括中华民国仍拥有的太平岛。

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于是在民国105年1月28日向国际媒体发出说明:“太平岛是可供人居住的岛屿,绝非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经济生活的岩礁。”。

马英九总统并且亲自带领着国内外媒体登上太平岛,邀请这些西方媒体饮用太平岛的淡水与自产的食物。这些做为,都是为了捍卫我们对太平岛的主权,也避免菲律宾方面片面的矮化太平岛的岛屿地位。

但是这些捍卫主权的做法,却遭受到民进党的强力反对,并且不分地位轻重,都是同一种调性。

民进党立委赵天麟说:“马总统登太平岛,民进党不接受,予以谴责。”

民进党立委黄伟哲说:“马总统宣示主权,朝野都同意且支持,但若宣示主权会破坏区域和平稳定、增加区域紧张,作法就不适当。”

民进党立委林俊宪批评“太平岛离我们那么远,是守不住的。”

这些人物都是民进党非常资深的立委,绝对具有指标性,并且包括蔡英文准总统的民进党中央,也都没有提出过反驳的意见,着实令人耐人寻味。

到了5月,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毛治国与现任经济部长邓振中,国安会副秘书长赵克达等人再一次飞去太平岛宣示主权。

民进党立委们再一次的强力反对,并且删除公务预算的部分,因此这趟行程,是由郝柏村前院长自费进行的。

民进党立委叶宜津表示:“美国向来打着捍卫民主自由的大旗,在国际上到处申张其利益,碍于现实,部分国家跟美国结盟;但南海这么有争议的地方,台湾不能逞匹夫之勇,到处比拳头,不论是不是美国战机,都显示周遭高度敏感,台湾应在国际法庭上争取,而不是去散散步、做做运动就可说哪一块岛礁是我们的。”

民进党立委陈其迈说:“除了C-130的油料,空军还派护卫机,还有海巡、海军,整个专案恐花费超千万元;用千万元代价,不但没达到宣示主权效果,也引起周边国家紧张,这只是满足少数人的无聊举动,对釐清太平岛主权没任何帮助。”

也在同一时间,台湾的渔船东圣吉16号,在沖之鸟礁海域遭到日本海上保安厅扣押,并且要船东交付170万的保证金才可释放船只与船员。

要先说明清楚,沖之鸟礁是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以战胜国之姿从德国政府接收到的2块礁石,仅有7.86平方公尺与1.56平方公尺小,满潮时只有1.5公尺高,距离日本本土1700公里。日本曾经在2008年向联合国大陆棚界限委员会申请大陆棚划界案,要将沖之鸟礁为基点的200海浬以外大陆架,却在2012年遭到联合国否决。

日本在扣押的过程中,还曾下令东圣吉16号的船员们脱光衣物检查,并在身上绑上绳索以免脱逃。

日本此一行为,激怒中华民国政府,总统马英九下令派出海巡舰巡护九号与宜兰舰到该海域进行“自由航行权”,并且保护该海域的台湾渔船的作业自由。

此一命令,却引起民进党立委们的不满。

民进党立委叶宜津抨击:“马政府让人觉得莫名其妙,软弱了8年,最后2周突然神勇起来,碰到谁都要比拳头,这是暴冲的反应;她要提醒马总统,应从国际法层面努力,停止这些幼稚的行动。”

即将派驻日本的民进党前党主席谢长廷:“台日若有争议及冲突就当是偶发。”

马英九总统进行捍卫领土的宣示与保护渔民的政策,都受到民进党的批评与嘲弄,似乎马英九总统做的一切都是愚蠢并违反国际惯例的举止。

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日本的对海外领土的反应,日本内部并没有人说“沖之鸟岛太远,是守不住的”,也不会有人说“派那么多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在沖之鸟岛海域巡航燃料费惊人。”

日本人对领土是寸土必争,属于自己的领土一定要保护,不是自己的领土也要想办法扩张。绝不可能说出“守不住”、“浪费钱”、“去是作秀”、“幼稚行为”…这种话。就算联合国已经否决申请大陆棚划界案,日本政府照样在那边对台湾渔民进行“执法”,完全不理会联合国的裁决。

以这次沖之鸟礁事件为例,日本在沖之鸟礁海域至少就有4艘船只在巡航,而且一直轮班。单是维持这样的执勤能量,所付出的燃料成本就是台湾2艘船的好几倍。现在日本的经济持续衰退中,但是他们的政界并不会抨击这些公务支出,不会动辄换算成“学童营养午餐”,并鼓动民众支持删除这些预算。

但是台湾那些自认为亲近日本的泛绿人士,不论是政治人物还是媒体人,都能很轻易的说出抛弃领土发言,或是为了斗争政治对手而要讨好外国势力。

日本并没有对民进党做出任何承诺,要给民进党多少好处,或是利益交换。民进党就单方面,努力的给足日本政府面子。

日本对民进党这些行为当然是非常满意,因为民进党的论述完全符合日本利益。民进党却还能沾沾自喜的“骄其国人”说:日本政府对民进党比较信任,台日友好。

其实,只要比较对于领土的珍惜程度,就可看出亲日的泛绿人士与日本人完全不像,他们没有寸土必争的精神,没有面对强国不卑不亢的尊严,没有任何斗志。泛绿人士连一点点的“日本魂”都不具备。

《公民议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