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被三个恶灵追赶,四肢无力难以躲避时,一条生路横亘在身后。不,那不是生路,是死路。万丈悬崖。

是生路,能够逃脱恶灵的追赶。是死路,逃生的出口是一条万丈悬崖。

只有死了,才免于恐惧。

就这样半夜从恶梦中惊醒,恍惚之间,看见魏则西、雷洋、范花培分别站在床头。

魏则西先开口:

“我,魏则西,4月12日被恶灵追赶跳了崖。

追赶我的恶灵,第一种,莆田系医院及投资人。第二种,百度竞价搜索及投资人。第三种,武警北京市总二医院及领导。”

接下来雷洋:

“我,雷洋,5月7日被恶灵追赶跳了崖。

追赶我的恶灵,第一种,昌平分局。第二种,北京市公安局。第三种,公安部。”

范花培最后:

“我,范花培,5月10日被恶灵追赶跳了崖。

追赶我的恶灵,第一种,惠济区政府。第二种,惠济区公安分局。第三种,郑州市公安局。”

问三鬼魂,来者何意?

三鬼魂说我们要查看你的手,有没有沾血。

我说傻啊,哪有亲自动手的。你们仨我看是傻死的。

三鬼魂问哪为什么功劳的时候归功于党中央的好领导,罪责却是下面人自己扛。

我坦白说,所以都绞尽脑汁百般手段力争当最高领导人。

三鬼魂默然,却又不愿离去。

我得想办法哄他们走:毕竟三位都是有文化的,请你们相互比较,作个总结。

魏说:我们仨都死于军队之手。我病死,军队间接犯罪;雷打死,警察过失杀人;范杀死,警察故意杀人。结论:军队警察比政府官员更腐败更野蛮。

雷说:我们仨对社会现状缺乏了解。魏,对企业误导欺骗用户缺乏警惕;我,对警察蹲点敲诈勒索缺乏认识;范,对政府拆迁野蛮性缺乏预见。结论:社会安全处于严重危险程度,任何人都可能随时丧命。

范说:我们仨都是对生命漠视的牺牲品。魏,医疗对生命的漠视;雷,警察对生命的漠视;我,政府对生命的漠视。结论:草菅人命,吃人的社会。

我提醒道,都说完了吧。暗示他们可以走了。但他们还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只好罪己作检讨,反正中国人民被蒙在鼓里听不见。

我检讨说,共产党已经完成从人民大救星到大杀星的蜕变。

话还没说完三鬼魂就消失不见。可见鬼魂具有心灵感应能力。你的念头一动,对方就感知到了。这可能就是量子缠绕效应吧。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