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某老子称他10岁的小子自小熟读三国,三国人物三国事件三国走向无所不知,不信哪天请老酒检阅。

我告诉这某老子,把你家小子叫来,我只提三个问题,能答一个我算他极格,答二个我批他神童,三个全答出老酒收为关门弟子。

那老子似有所疑,我说奶奶的当年上海大名鼎鼎的草愤诗人兼民运先锋胡可师自诩饱读诗书,一次他向我放言能背一百首唐诗,我说本人可背一千首,于是站着神侃的可师君当场温水服药。我说问可师可能背出《三国演义》卷首《临江仙》一词,我料他背不出,因为那年还没三国连续剧,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还没家喻户晓,而且我知道,没几个读书人敢象本葫芦这么过目不忘。

——你能一字不拉的全文背出?

一看便知并不服气的一脸可师狐疑是希望他五十步能笑我百步,至少他希望拉个诗人大才子陪他一起输。典型的中国文人小算盘,中国文人是需要台阶的。也该倒霉的可师遇上我,我偏要抽掉这古老的台阶让他三步起跳。我说敬请第三方打开《三国演义》展开卷首开始页,弹指间但见滚滚长江一壶浊酒都付笑谈中。

从此可师见我一不敢谈诗二不敢谈酒,三不敢谈三国四不敢谈天下大势,其实他最不敢和老酒谈女人。

多年后的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本人在百无聊赖之际把那首三国千古临江仙醉填酒版花词艳赋,从此可师听到老酒威名就想吃药,看到老酒行文就想睡觉,想到这老酒大厮至今色心不改就念念有词意走丹田,那是后话。

滚滚红尘东逝水,
浪花淘尽芳容。
是非恩怨转眼空。
文章依旧在,
几度红颜红。

诗家遥指江天外,
笑堪秋月悲风。
一壶老酒喜相逢。
古今风流事,
都付烟雨中!

清末有说“开谈不讲红楼梦,虽读诗书也枉然”,今天老酒说读红楼读不出“四大皆空”四字,任你苦读红楼千百遍,只能也是白读。再我说那老子,你家贵小子比起饱读诗书一世临风的可师大人,过不了老酒神仙关,哪怕读三国百遍也白读。

一问周瑜和孔明的母亲分别贵姓?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通查,其实很简单周瑜母亲姓季孔明母亲姓何,因为周瑜曾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谐音)。

二问三国各次大战取胜的妙招何在?

给你三年时间访遍天下真假名士以求半解,老酒只需二字便可作答:阴损。所谓三国几乎所有大小战事都靠阴损,也几乎没一次是光明正大的力量型搏杀战胜对方,一部三国史差不多就是一部集阴损于普天大成之阴损流史。

三问为何曹操总在上风频频出招号令天下,而孙刘老是偏安一隅难成大业,给你十年让你倒背三国正史野史,天上人间寻找三国玄机。

其实这更简单,曹操是一统天下从一开始就是普世的并且先声夺人,孙刘先天缺钙的天下三分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局部的撑不起整个天空的,单意识形态孙权刘备就当仁不让的见曹矮三分。

这就像当今世界,一些人是普世的另一些人是唱红的,一些人是歌颂爱情的另一些人是穷兵黩武的,一些人正在奔向未来而另一些人是要返回祖先的。

2016-05-22/深夜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