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纳粹和赵国纳粹,皆为反人类的恐怖组织,都一样要杀人,区别所在,是德国纳粹杀的是外国人,赵国纳粹杀的是本国人。德国纳粹为了德国的利益而远征,赵国纳粹为了集团利益而窝里横。

德国纳粹与赵国纳粹,都有杀人后“物尽其用”的怪癖。德国纳粹要死人堆里的头发、手表、金饰……赵国纳粹要不同信仰者的器官。在迫害也能领赏的赵国,新纳粹一向不择手段地经营受害者。

德国纳粹主张“承认一切宗教、信仰的自由”;赵国纳粹只全面承认红色宗教、信仰自由,对于别的颜色的宗教或信仰自由,则或予以有限承认,或予以全面的限制、镇压,对其实行群体性灭绝。

德国纳粹和赵国纳粹,都同样将公民社会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就像大学生联合会不能见容于德国纳粹一样,凡是秉持开放原则的公民社会团体,譬若人权研讨会等等,都不能见容于赵国纳粹。

1933年,新闻记者雷蒙·阿隆看到德国纳粹于柏林大街上焚书,由此慨叹于“火焰是权力野蛮的象征”。赵国纳粹也在焚书,只是未用明火,不少教授、作家、记者、艺术家等等,都在受苦受难。

德国纳粹有宣传部,赵国纳粹有宣传部。纳粹德国的戈贝尔说:“谎话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纳粹赵国大大小小的戈贝尔们,则创造出了“宇宙真理”,“真理”之一是杀人都能统一宣传口径。

德国纳粹建立了集中营,强迫被其迫害的犹太人,在胸前都要戴上醒目的黄色五芒星;赵国纳粹建立了黑监狱,冤民集中营的墙头上密布着铁丝网,部分人群的二代身份证,有无形的黄色五芒星。

德国纳粹为凸显“繁荣和昌盛”,耗费巨资举办过柏林奥运会;赵国纳粹为炫耀“崛起”,也重金承办过废都奥运会。当时的德国国民没有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可免费接受高等教育。

德国纳粹制定并公布过《二十五点纲领》,该纲领有显见的反动性,相对于德国纳粹的这一行为指南,赵国纳粹的某些所作所为,甚而更具反动性和危害性。对国民权利的蔑视和践踏,尤为如此。

德国纳粹“要求国家应供给公民工作及生活为其首要任务”;赵国纳粹的“首要任务”是在国民的生存之路上设伏,将吸管深深插进每个家庭的心脏,以流氓手段将一些人一步步逼入生活的绝境。

德国纳粹认定“一切德意志公民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赵国纳粹以种种行为模式认定赵国的异姓者只有被压迫、被剥削、被掠夺、被杀戮、被凌辱的“义务”,而不能与之享有同等的权利。

德国纳粹“要求严厉镇压那些危害公共利益的人”,对其“必须处以死刑”;赵国纳粹与“危害公共利益的人”成了犯罪共同体,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不论是杀人、整人还是抢人,皆可逍遥法外。

德国纳粹认定“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赵国纳粹非但没有“保护母亲和儿童”,还要因为某些政见的不同,令一些母亲和儿童不时受到骚扰和惊吓,株连、毒打甚至是虐杀异议人士的孩子。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