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五月份以来,魏则西事件在中国闹得沸沸扬扬,以致政府疲于奔命、官媒频频灭火。公正地说,魏则西患的晚期滑膜肉瘤是一种目前无法治癒的绝症,即使他不被百度上的虚假广告欺骗,他能康复的机会也十分渺茫。该事件之所以仍引起广大民众的强烈反响,是因为民众在借机宣泄长期积压的对中国大众医疗体系、医药界乱象、环境污染和政治体制的种种不满。魏则西事件折射出的,是当今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

大众医疗体系的种种弊病和乱象,环境污染导致人夭亡

一、唯钱是命、利欲熏心

据媒体和网民披露,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及医生在魏则西的整个治疗过程中,医生并不把魏则西的生命和利益放在心上。他们把一种不再进行临床实验的治疗方法,包装成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研发的“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中国整个医药领域的可悲现状是:普遍缺乏医德,利欲熏心。许多医院和医生为了获取最大利益,不给大多数患者最好的医疗方法和药物,除非患者是医生的亲朋好友、或塞给医生足够大的红包。在这种“潜规则”氛围下,类似魏则西的遭遇在中国各地每天都在发生。中国政府医药监管机构早就对中国医药领域的现状心知肚明,但它们就是毫无作为、不想作为。如果不是借助网络的传播和网上的滔滔民意,魏则西的死亡激不起任何涟漪,李则西王则西们只能前赴后继地步魏则西的后尘。归根结柢,政治体制是造成上述种种弊病和乱象的根源,但政府和官方喉舌就是不允许民众和舆论对此做进一步的深入讨论,于是中国的整个医疗体系只好继续烂下去。

除政府的监管部门外,美国各家医院都设有负责监管医药事务的道德伦理委员会,尤其对生物治疗这类前沿医学有更谨慎的管制监督。美国医生不能像莆田系及武警二院那样,私相授受进行治疗,否则轻则吊销医生执照,重则面对司法。相比之下,中国医疗监管部门远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却无人因这种渎职被追究。

二、医疗资源严重不平衡

在中国有限的医疗资源中,相当一部分只为占人口很少一部分的官僚特权阶层服务。占人口最大部分的普通民众按人头分配到的医疗资源,根本无法与官僚特权阶层相比。一个泱泱大国靠本为公益事业的医疗事业榨取广大民众的钱财,提供的又是如此低劣的服务,这个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究竟在哪里呢?

三、环境污染

魏则西年纪轻轻就得了罕见的不治之症,值得所有人反思。近十几年来中国各类癌症患者人数逐年增加、越来越低龄化。各类癌症患者的死亡人数占世界癌症总死亡人数的百分之三十至五十,大大超过了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百分之十九的比例。这与各地大面积的水污染、空气污染、土壤污染和食品污染息息相关。

政府/军方的责任主次不同

一、百度应负次要责任

在魏则西事件中,百度成为众矢之的。一贯以“利”字当头的百度当然要为推出“医学信息竞价”负一定的责任,希望它能从此事件中汲取教训。但世上所有的搜索引擎无不以提供海量信息为己业,搜索者自身应对搜集到的信息有一定的判断力、对错误的信息有一定的免疫力。完全要搜索引擎承担过滤和评估海量信息的责任是不可能做到的,若如此没有人敢提供搜索服务。二○一一年全球搜索引擎的龙头老大谷歌因为类似魏则西的事件被美国政府罚款五亿美元,这既说明“天下引擎一般黑”,也说明美国政府网络监管部门监管及时到位。相比之下,中国网络监管部门除了迎合上意,拼命删除“不利于安定团结”的贴文、为各种“敏感”词设置重重搜索障碍外,可曾做过几件有益于广大民众身体健康的善事?

二、政府应负主要责任

按人均拥有公务员计算,中国公务员的人数是美国的N倍,以致常常“三个和尚没水吃”;美国公务员的办事效率、监管力度和服务态度均是中国公务员的N倍,这反而促成了“一个和尚有水吃”。尸位素餐、只看上级脸色行事的中国公务员实在太多了,他们普遍作威作福、推卸责任,思忖如何从民众的口袋里捞油水,这常常使政府的施政充满了荒谬。

魏则西事件披露后,在汹涌澎湃的舆论压力下,中国国家网信办迅速会同国家工商总局、中国卫生计生委联合组成调查组,大张旗鼓地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表面上看三大主管衙门的行动轰轰烈烈,不过笔者想问一句:百度充其量只是一家民营机构,杀鸡焉用牛刀?莆田系的重重黑幕连许多普通民众都知道,难道官方不知道?如果你们真的不知道,至少应先治你们的渎职罪,然后才是拿百度开刀。三大衙门反应如此迅速、如此大阵仗,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是想抢先将屎盆子全扣到百度的头上。在百度成为众矢之的、百口难辩之际,无人再会想到追究三大衙门的责任,官老爷们的乌纱帽自然也就保住了。

三、官媒欲盖弥彰,军方威吓露骨 五月六日,《人民日报》在《魏则西留下的生命考题》一文中,要人们“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是最理性的选择。”这番话由最高官媒发出,听上去十分彆扭,与提倡“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并不合拍,更有“反正你要死了,就别再给我们添麻烦”的话外之音。五月二日,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下属的中国军事网发表了署名“士言”的评论文章称:“任何人都不能以‘魏则西事件’的个案,来诋毁和抹黑人民军队”,这话有“此地无银三百両”之嫌。六四开枪、郭伯雄徐才厚等一大批将官因大规模腐败被拉下马、军队医院全面开放面向民间牟利等,桩桩件件的丑闻丑行难道还不够“诋毁和抹黑人民军队”吗?

封闭的教育体系和信息环境造就的一代人

如果魏则西懂得网上“翻墙”技术,在谷歌上用英文搜索治疗相关疾病的信息,一定能得到与百度搜索完全不同的结论。即使他最后仍然不治,至少他得知了真相、没有多花冤枉钱,不会感到太多的遗憾。作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电脑、希望到美国深造的高才生,魏则西绝不是个网盲,但他却从未听说过用“翻墙”技术上谷歌搜索,这折射出中国教育体系和信息环境的双重封闭。中国政府应该允许谷歌搜索重返中国与百度竞争,打破百度一家独大的局面,为民众提供更多的选择,更全面的网上信息。有那个受千百万国人诅咒的“长城防火墙”存在,所谓中国“融入世界”、“与世界接轨”云云,都是天方夜谭式的笑话。

以上所述都是在中国短期甚至长期内无法根本解决的政治体制性难题,中国医疗领域真正出路是在医疗领域引入竞争机制,鼓励社会资本创办非盈利性医院。台湾学者、台湾行政院国际医疗管理工作小组委员洪子仁说: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台湾的非盈利机构所占的比例已从过去的百分之十五上升到现在的百分之八十五。洪还指出:台湾大部分非盈利性医院与莆田系医院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都是由资金雄厚的社会大企业创办,这些企业在医院的投入上不追求短期利益,更看重中长期回报。中国医院协会医疗法制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郑雪倩也表示:中国政府应该在税收等政策上吸引和鼓励社会办医,尤其应鼓励社会资本创办非盈利性医院,并使民间资本办的非盈利医院有机会得到公立医院在技术、品牌、人力上的帮助。若能如此,是中国人之福。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