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极权专制的本质就是典型的国家恐怖主义。为了维护与巩固这种恐怖统治,首先依靠的是暴力镇压,同时必不可少谎言欺骗。二者是支撑共产极权专制的两大支柱,相辅相成。

“阶级敌人”是最大的谎言

在专制当局诸多谎言中,所谓“阶级斗争”和“阶级敌人”是他们最爱用的大谎言。马克思用偷换概念的手法,刻意把“劳动”狭隘地定义为体力劳动。于是“劳动者”、“工人阶级”便只限于体力劳动者。而管理者、经营者、甚至科技工作者和文学艺术工作者,这些对创造社会财富有巨大贡献的群体,都被马克思划入“剥削阶级”、“资产阶级”一族。所谓的“阶级斗争”、“阶级敌人”完全是以马克思偏狭谬误的见解为基础而炮制出的一种谬论,藉以煽起社会族群间的仇视与争斗。

在中共夺取政权以后,毛泽东更将任何不赞同它一党独裁、进行极权专制的人群通通定为“阶级敌人”,但斗来斗去最后连它们的副党魁刘少奇、邓小平等人都未能幸免。这场闹剧,实在“演”不下去了,才在毛泽东死后而羞答答地收场,暂停了所谓的“阶级斗争”,而代之以“改革开放”。可是随着权贵资本的恶性膨胀,红色权贵与各级官员贪得无厌的掠夺,使当局制造的“太平盛世”景象也越来越难以欺世骗人。随着官民矛盾愈演愈烈,统治危机日益加深,当局已疲于奔命,穷于应付。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终于又想到了多年前骗人的“法宝”──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为纲”论的翻版

二○一六年四月十五日,中共当局挖空心思地搞了个“国家安全教育日”,虽名为“国家”,实则是假所谓国家安全之名,为中共政权自身“维稳”、实施镇压,找寻“合法”的藉口。一向扮演反民主急先锋角色的《环球时报》更借此大作文章,发表了共军少将杨毅的一篇评论,公然把当年大搞阶级斗争的那些歪理邪说又改头换面地搬了出来,只是不再叫“阶级斗争”或“阶级敌人”而改称为“敌对势力”。当局自己也清楚,今日如果再提什么“剥削阶级”,那么中共官员就是最大的剥削与掠夺者;故而只好把一切不认同共产极权专制的人称为“敌对势力”。按照《环球时报》上这位共军少将的说法,“各种敌对势力并不愿意看到我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顺利推进,必然千方百计地进行破坏,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这里所谓的“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顺利推进”,就是要维护中共一党极权专制的别名而已。这完全是毛年代那个早已破产、臭不可闻的“阶级斗争为纲”烂调的翻版,只是换了一个用词,把“阶级敌人”改成“敌对势力”。在这位共军杨少将的眼中,正如毛时代处处存在着“阶级斗争”、遍地都有“反革命”份子一样,这“敌对势力”也是无处不在。

首先他认为“境外敌对势力派遣大批间谍,以经商、旅游、学术交流、非政府组织、基金会援助项目等为名渗透到我们社会的各个角落,用各种手段腐蚀拉拢党、政、军官员,发展间谍、寻找代理人”。其实国际间存在间谍活动,本是“古已有之”的事,中共在这方面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它在窃取别国(特别是美国)的经济、科技、军事情报,策反、收买相关人员方面,不仅从不“手软”,且卓有“成效”。更有不少共谍已在美国落网。中共还以诸如“孔子学院”之类的名义渗透他国。杨少将此番高论只不过表明,他是只许中共“放火”、不许别人“点灯”而已。

接着这位共军少将更加危言耸听地宣称:“意识形态领域内的斗争也是异常激烈的,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善良的人们往往容易放松警惕。冷战结束后,特别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国人对意识形态的观念逐渐淡化。但是,西方国家在意识形态方面不但没有淡化,反而在强化‘攻势’。他们以推广经过包装的西方‘普世价值’为名,企图挖空、否定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所谓的“国人对意识形态的观念逐渐淡化”其实岂止淡化,而是根本不相信当局用以愚民、骗人的那一套所谓的“核心价值观”。因为当局说一套、做一套,高喊社会主义,奉行的却是权贵资本主义;满口“为人民服务”实行的则是化公肥私,大肆贪腐搜刮,上至中央常委,下至芝麻小官,只要有权,无官不贪,贿赂公行。一个小官都可动辄贪污上亿,高官更是天文数字,还要存入外国银行。民众要他们公布财产,他们就定人家为“寻衅滋事”抓捕判刑。这样的“价值观”如何能取信于民?

制造敌人与“依赖”敌人

独裁专制政权,为了自身既得利益,一贯的作派就是绝不“下诏罪己”,只知诿过于人。中国大陆因为各级政府官员以权谋私,严重侵犯、损害民众利益,从而导至官民矛盾冲突不断加剧。在一党集权统治下,由于权力无制衡,全国各地因官商勾结、滥权枉法、坑害民众的事件多如牛毛,经常引发大规模的民众抗议事件。官方则罔顾民众利益,一概以暴力镇压,不惜酿成流血冲突。面对此种现实,这位共军少将,则完全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将正义的舆论也归为“敌对势力”;说某些人以“为民请命的面貌出现,企图达到煽动社会动乱的目的”;更说“他们利用各种社交网站,通过微博、微信传播谣言、虚假信息,通过一些语言生动的‘段子’,编造令人难辨真伪的信息,在虚拟空间上广泛、快速传播”。这样的“上纲上线”,棍帽齐飞的伎俩,与当年以“阶级斗争为纲”制造“敌人”,诬对方为“蒋匪、美帝的走狗”的手法如出一辙。

由此可见,专制政权不但需要不断“搜索”、“制造”出“敌人”,来证明他们统治民众的“合理”性,同时还要不断“依赖”他们制造出的敌人来证明他们进行极权专制的“必要”性。单是国内的“敌人”还不够,更要树起美国、日本、欧盟、澳大利亚、菲律宾、越南等诸多外敌,以此证明如果没有它这个“强大”的专制政府,中国民众明天就要当“亡国奴”了。所以无论官员、奸商强徵你的地、强拆你的房、强覇你的妻女、毒食品、地沟油、杀人疫苗……怎样坑害你,你都得默默忍受,“政府虐我千万遍,我待政府如初恋”,癡心不改地去继续做“中国梦”!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