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八日,中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新政实施,海淘新政最主要是提高了进口税。谁也没有想到,海淘新政实施之后,跨境电商平台在保税区仓库积压大批货物,海关同步严查旅客入境物品。海关虽原规定每人携带自用商品五千元人民币以下免税,但过去有人携带譬如单件价值数万元的奢侈品,通常也人性化的予以免税通过。这次却格外严格地执行五千元免税规则。于是,不少人乾脆把物品丢弃在海关。

商务部原来预计今年六点五万亿元的跨境电商交易额,看来将难以完成。不过,在新政执行后的一周,实施细则下达,似有松动。

提高税率对中国经济不利

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近年来发生两个大的变化。一是原来出口交易为主变成进口交易居多,二是跨境电商交易额迅速上升,电商平台和“剁手党”瞬间大幅度增长,短时间内掀起一股“海淘”热潮。

“海淘”热潮的兴起,当然是与互联网及互联网企业的创新分不开。然而对于海淘一族来说,之所以有浓烈兴趣去“海淘”,归根结底有两条,一是同类商品,进口的比国产的质量更可靠,尤其是婴幼儿食品用品,消费者对商品质量更是上心;二是价格便宜,非但比国内的专卖店、大商场内同牌同类同款的进口商品便宜,比出境带回来的同牌同类同款商品也要便宜。

究其原因,还是过境海关的税收在起作用。

过去,中国对低于一千元的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按物品徵收行邮税,其中多数商品完税税率为百分之十,并对税额低于五十元的进口物品予以免税。那只是在法律层面上的规定,实际上许多“海淘”均是无税。如今,新税制提出,在限值以内进口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关税税率暂设为百分之零,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取消免徵税额,暂按法定应纳税额的百分之七十徵收。

这意味着中国在跨境电商进口发展初期实施的按个人物品徵收行邮税的低门槛、低税率的政策红利结束,尤其是取消五十元的免税额政策,表明昔日购买五百元以下低价母婴产品、食品、保健品、化妆品等个人消费品的“免税时代”也宣告终结。

表面看来,此举是为了贸易公平。过去跨境电商贸易比一般实体进口商税负轻得多,网上跨境贸易不是依靠互联网来减少销售环节降低贸易成本,而是通过少缴税收的方法来获得成本的降低,这是不公平的。互联网在中国兴起之后,中国互联网创新企业层出不穷。但如果创新企业都是依靠在不公平的环境中成长,那么这样的创新少一些也罢。

不过,提高“海淘”的税率,不见得会增加国内专卖店、品牌店的销售额。鉴于大陆消费者现阶段基本上还是处于一个注重价格的阶段,大幅度的提高海淘商品价格的结果,多半不是分流一部分销售额去了实体进口商品店,而是整体的消费进口商品额的下降。

这,无论对于减缓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还是对于平衡中国外贸、对于中国经济全球化应该给普通民众带来实惠,都是不利的。

谁在搞贸易保护主义?

中国是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获得巨大好处的。中国自加入WTO之后,GDP翻了一番。但是,自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各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严重,这也成了中国对外出口增幅长期下降的原因之一,由此也深深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当前中国经济一方面要转型,另一方面还是要增强对外贸易。几年来中国一直叫嚷欧美市场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目的就是要打消中国商品出口的障碍。

中国要求别人去掉贸易保护主义,自己则首先应该去掉贸易保护主义。中国虽然平均关税水平已降到百分之九点八以下,且这次海淘新政也明确关税为零,然而这次不管以什么名义的税收,实际上还是在提高进口税。这不是标准的贸易保护主义吗?

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的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多以环保、技术壁垒名义行之,不管其用意如何,对消费者总是有好处的。可中国乾脆提高进口税率,岂非徒予人口实吗?

为了公平规范跨境电商,也为了继续扩大中国对外贸易达到贸易平衡,让中国的普通民众也能得到中国经济全球化的实惠,为什么把海淘电商进口税提得那么高?相反,为中国经济长远的良性发展,倒可以把实体进口商的税费也降下来。

为增加政府收入自挖坑?

有人说,此举是为了钱,为了增加中国政府收入,中国经济眼下很不景气,且看不到可以转型的希望。所谓“新常态”其实就是不景气长期化。一方面中国政府收入相对可能减少,另一方面为了减轻经济下行压力还必须减税。因此,中国政府定要想办法增加税收。

提高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税收新政实施,如果二○一六年跨境电商交易额还能达到预计的六点五万亿元,那么粗粗计算一下,就可以有二到三万多亿元的进账。即使达不到六点五万亿的交易额,上万亿元的政府增加税务收入还是有的。要知道,去年中国创造了最高纪录的税收总收入也仅仅只有十一万亿左右,而进口税的占比从来只是排在各税种的第四、五位的。

对于这次海淘新政,有人在窃窃私语,认为是李克强有意为之,有意为难习近平。

窃以为,此项决策不大像出自李克强之手。从李克强个性上看,似无挑战一把手的魄力和勇气。更重要的是,李及许多团派大员,如汪洋、胡春华等,一向高举改革开放大旗,一向标榜要市场化改革,如今却要自毁形象?

相反,习近平却是渐显毛泽东强硬路线,相信政府万能,相信个人集权。他成立中央深改组,并自任组长,实际上已经夺取了国务院及总理李克强的相当权力。推出海淘新政,完全可能是习近平及其智囊团的决定。

而李克强及其团派大员,既不敢破釜沉舟,又不存在死党团结,积极设局陷阱习近平的可能是很小的。然而习近平自己挖坑之鲁莽,却很难说没有。

习近平上台以来,从发表“后三十年不能否定前三十年”言论起,到限制外资谘询企业、全面封锁网络,再到这次提高跨境电商商品进口税,向国内外一次又一次地展现反改革开放的政治形象。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