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张健文,想到当年法国大革命200周年纪念活动上,让中国队走在最前列,给予中国八九学运和六四死难者以历史性的最高名誉,迄今让人感动。当时邓丽君还参加了巴黎的六四纪念活动,并演唱《血染的风采》,泣不成声,可惜我与她失之交臂,过后我还特意写了她与六四纪念地专文,然国人也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当时我创作的诗《白玫瑰组曲》,由许多音乐家参与谱曲和演唱演奏,1990年“六·四”一周年时,该组曲在德国斯图加特的莫扎特音乐厅举行首次公演,有30多人合唱队,6位独唱、领唱演员,50多人大乐队伴奏。
此后几年中我又创作了另一组诗《自由之歌》,在1999年“六·四”十周年时,在波恩的贝多芬音乐厅举行首次公演。

过后许多朋友知道这些音乐会,但没有亲身听过这两场音乐会。去年,我陆续将这些歌的当时音乐会磁带录音转换成MP3形式。值又一年六四祭日,兹传上《白玫瑰组曲》的第八首“玫瑰花魂”(独唱),供各位试听赏析。当然,因为计算机喇叭音质较差,最好用耳机或扩音机试听。

钱跃君 于德国法兰克福

———————————————

玫瑰花魂
——《白玫瑰组曲》之八

钱跃君 词
徐倩 曲
张(博士)演唱
德国图宾根大学乐队 伴奏

夜深了,恐怖的广场上,笼罩着层层阴影,笼罩着一片墓地般的死寂。昏暗的月色,稀落的路人,在那带血的泥土里,缓缓地伸出几朵惨白的玫瑰。一丝幽灵从花中渗出,随着夜风恍惚地飘荡,飘荡……
没有人类的语言,没有可见的身影,只有一片恐惧的梦幻,只有一缕轻轻的旋律,飘忽在凄凉的夜空……

朦胧的月色凄凉的风,
恍惚的身影恐惧的梦。
随风飘来,沿路而去,
轻纱一缕,碧草丛中,
玫瑰花魂……

我是洁白的玫瑰,
生长在带血的泥土里;
我是不散的花魂,
飘荡在花草丛中。
寒风里轻轻呼唤,
梦里的家园,家园;
月光下默默地招手,
梦里的自由,自由……

朦胧的月色凄凉的风,
恍惚的身影恐惧的梦。
随风飘来,沿路而去,
轻纱一缕,碧草丛中,
玫瑰花魂,玫瑰花魂。

(《白玫瑰》组诗共九章:(序曲)/黄土地之歌/风曲/告别/自由之歌/中华惊醒曲/恐怖的夜/怒潮曲/玫瑰花魂/白玫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