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18日

万里

中共元老万里日前过世。

这是一个老兵凋零的时代,八零年代曾经叱吒风云的改革家,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告别人世。前有乔石,继有万里。他们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彻底退出,即改革时代的彻底退出。中国走到了新时代的门槛,新时代的主题已经不再是传统的改革,而是转型,从政治到社会的全面转型。

也就因此,他们受到某种嘲笑和鄙视。甚至对他们的追思,对他们的称赞,都一起被嘲笑和鄙视。据说他们属于不知不觉,没有打倒推翻的远大理想,所谓改革无非为了维护党的统治。这些批评政治上当然无比正确,但总让我不禁想起我中学时读过的历史课本,谈到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为什么总归于失败,官方答案无一例外地都归结为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共产主义的伟大追求。这二者的逻辑,何其相似乃尔。

其实,人都在历史中,都只能在给定的时代条件下努力。那些改革家无论有着怎样的局限,只要在当时的条件下有过努力,就都值得尊重。如果说我们今天比他们看得更透走得更远,并非我们真的先知先觉、真的比他们高明,仅仅因为我们站在时代制高点,而这制高点都建立在前人的肩膀上。没有理由嘲笑和鄙视自己得以立足的前人的肩膀。前人的不足只能供我们自己反思和警惕,而不是据此道德优越傲视天下。

对前人的努力多一些温情的理解,这是做人起码的谦卑。没有这点谦卑的人,也一定会同样被后人所嘲笑和鄙视。这叫播什么种子,就结什么果。每一代都几乎全盘否定前一代,每一代都推倒重来,历史总是这样不断地强拆,只要这个坏传统还在延续,我们民族别说三千年历史,就是三万年、三十万年历史,也不可能有任何有益的积累,我们就只能永远停留于断层,永远从零甚至从负数出发。一个缺乏谦卑的民族,註定了不会有出息。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