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23日

脸书上看到一张照片,中国大陆军人列队向张自忠将军铜像敬礼。铜像前是几个士兵用手拉开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我很诧异,不禁有点小激动,马上就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转发了。

随即有朋友提醒,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半信半疑,网上搜索才发现果然上当。大陆军人祭张自忠确有其事,时间是两个月前即张自忠殉国日。我看到的脸书图片,即为现场新闻图片,只不过原图并没有青天白日满地红,而是中共党旗即镰刀斧头旗。我转发的图片,显然经过了好事者的篡改。

我哭笑不得。但很快陷入沉思: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篡改者?

众所周知,作为国军将领,张自忠将军效忠的是中华民国,跟中共没有任何关系。那么理所当然,陪伴他的只能是中华民国国旗即青天白日满地红。就此而言,图片的篡改者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过是还原真相。相信这也符合张自忠将军的遗愿。

倒是那面猩红的中共党旗,才是真的篡改,真的强加于人。强加于人是这个体制的本性,它坚信自己作为先锋队垄断了全部真理,掌握了人类命运的秘诀,所以有资格控制一切,有资格主宰人类命运,反对它不仅不法,而且不义。但这套逻辑过往只对活人有效,今天居然强加给地下的亡灵,倒属于罕见,真令人歎为观止。

中国大陆军人列队向张自忠将军铜像敬礼,现场实景。(陈敏转发)

中国大陆军人列队向张自忠将军铜像敬礼,现场实景。(陈敏转发)

本来,从过去谈抗战避谈国民党和国军,甚至彻底妖魔化国民党和国军,到后来部分肯定国民党和国军的抗战功绩,再到现在公开祭奠国军抗战阵亡将领,客观上是一个进步。对张自忠将军的祭奠令人欣慰。但偏要给祭奠仪式塞进一面镰刀斧头旗即中共党旗,而且居然摆在正中心,那么抢眼而突兀,令整个祭奠仪式的气氛逆转,堂堂正剧一下子变成了闹剧。

对镰刀斧头旗即中共党旗到底怎么评价,不是本文的任务,相信历史会有公论。但无论如何评价,至少一点是肯定的,这面旗跟张自忠将军无关,跟整个祭奠仪式无关。把它塞进祭奠仪式属于典型的强加于人,凸显出整个体制的自恋、自私与霸蛮。

其实,一部抗战史之所以被歪曲,很大程度上,也基于这种扭曲的心理。这必然埋下两岸的积怨,中华民国国防部发言人、前行政院长郝柏村直至总统马英九,最近都有措辞严厉的讲话,抨击中共篡改历史,把抗战领导权归于自己名下,把抗战主要归功自己。七七事变纪念日更闹出一桩笑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午才去卢沟桥发表讲话强调勿忘历史事实,下午郝伯村也去卢沟桥参观,当场批评中共歪曲历史,而中国大陆媒体居然不着一字,郝柏村的批评仿佛对空气讲的,大陆舆论根本就波澜不惊。

古语说满则损,谦受益。还有个说法是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所以中国古画都忌讳铺得太满而特别强调留白。留白怎么留得恰到好处,是一门学问,是一种艺术,更是一种智慧。政治上也是如此。聪明的政治家都知道克制,知道把权力限制在适当的边界内,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样才合于规律,顺乎人心,才可能长久。

但体制的逻辑恰恰相反,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现实归我统治,历史我也要占有。活人必须无条件服从,地下的亡灵也得听我摆布。总之必须无限权力,必须控制所有,不留任何余地。张自忠祭奠仪式上镰刀斧头旗的横空出世,因而毫不足怪。

没文化,真可怕。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